【祖宗】尹作家的秘密

#短,完结 


朴泰实做了五年的出版社编辑,手里也有过《汉江》这种大卖的作品,自身就是本格推理小说的爱好者,因此当拿到《点燃》的原稿时,朴泰实说实话底并不看好,想着这样的东西能赚到钱吗?但当同事透露说作者是一年前电视报导的原型时,朴泰实心动了。

虽然伊甸考试院事件的热潮已经过去,但朴泰实直觉地认为这部小说依然有掀起讨论风波的力量。于是在一月冬季的午后,他终于在编辑部见到了尹宗佑本人。那是个态度温和,寡言少语的男性,说着说着就会走神,然后莫名其妙地扯到别的话题上去。但朴泰实并未因此而感到不悦。因为青年温吞说话的样子还像个咿呀学舌的小孩,而且长相圆润,看着就是好人家出来的规矩样子。...

【祖宗】今天怎么又在和徐文祖上床?

#短,完结


尹宗佑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里,他刚洗好头,还没来得及吹干,湿漉漉的鬓角贴着圆润的侧脸,他十分随意地甩了甩脑袋,顺势将刘海捋到后面。徐文祖猫似得靠过来,日常打招呼般叫了他一声亲爱的。对方的声音低沉,透着股慵懒味道,像是随意打了个哈欠,散漫得让人难以琢磨。两瓣臀肉被抓得生疼,宗佑忍不住哼哼出声。嘴上虽然不满地发着牢骚,身体还是配合地绽开。徐文祖刚开始还算从容,絮叨着和他调情,宗佑却嫌他啰嗦,一用力,就彻底把徐文祖埋了进去,两个人互相拥着连绵了好几下。


宗佑还记得第一次和徐文祖上床,他又哭又叫还眼泪汪汪,身体抖得像害怕挨打的孩子,捂着脸根本不敢看徐文祖。宗佑...

【祖宗】非人

短,完结


大婶推开地下室的房门,扑面而来是一股难闻的恶臭。只有一扇天窗将太阳光折射下来,在阴暗潮湿的密闭空间里,只有徐文祖站立的地方蕴着光圈,然而这束微弱的光亮愈加让徐文祖的面孔晦涩不明,他站在那里语气平淡地说,“大婶,我饿了。”


白色上衣早已溅了绯红,像还未干涸的颜料正沿着褶皱淌下来。他十分不满地啧了一声,厌恶地甩了甩双手,这份厌恶并非来源于自己所犯下的罪,而是他被弄脏了,不得不去澡堂洗干净,这对他来说是件很麻烦的事。

那是个极不优雅的开端,宛如人类失去了某部分自我,挣脱社会给予的道德约束,显露出非人的一面。因为对暴力的过度推崇,很快就带出显而易见的问题,徐文祖还没习惯掩饰张扬...

【敬必】山中事

#短,完结


“公子,该起身了。”婢女在床头已唤了他两三回。李必翻了个身,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

屋里燃了熏香,闻着应是上好货色,一缕缕地从玉雕的莲花小坛里冒出。这山中小筑外头看着简陋,内里布置得却十分精巧,只懂行的人才能看出这其中的门道。

李必嗅了味儿醒转过来,那是他从前在靖安司惯用的熏香,是檀棋不知从哪个商铺买来的,现已所剩无几,李必磨磨蹭蹭地去批外衣,惊觉他此刻已不在长安,跟前的婢女也已不是檀棋。

李必匆忙道,“小桃,把香灭了!”

被叫做小桃的婢女十四五岁的样子,身段匀称,面容姣好,檀棋入宫后怕无人照料他的起居,便指了个丫头过来,这个丫头就是小桃。

李必言语上有些着急,小桃...

【敬必】遗兰

#短,完结


张小敬是个死囚。他刚吃了顿饱饭,洗了个冷水澡,按理说他应该对李必客气些,毕竟对方刚给他谋了份差事,这份差事有望将功补过,把他从一个死囚变成一个普通人。可张小敬非但没有感恩戴德,反而拿冷眼去看李必,激得一向沉稳冷静的少年略失了分寸。文人最是麻烦,总拿些狗屁不通的言语来搪塞武人的嘴。

张小敬一皱眉,提了嗓门道,“听不懂,说人话!”

“我要当宰相!”少年气呼呼地盯着他,像是把一生的孤勇都用尽了。


张小敬听过李必的名头,那是连圣人都陈赞过的聪明人。

张小敬喝了一声,道,“蠢!”

那愚蠢孩子的面上露出失望的神色,像是好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又被抢了回去。张小...

【祖宗】今晚不偷看亲爱的会die

#短,完结

在母亲的催促下女孩顺从地张大了嘴巴,徐医生用器具查看着她的牙齿,偶尔能撇到女孩如蚁穴般大小的悬雍垂。


“医生,有静的牙齿还好吧?”


徐医生抬头,被白色口罩遮挡的脸孔看不出什么波澜,唯眼角露出一丝笑纹,“有静的后槽牙像牡蛎刚形成的珍珠呢!”


年轻的母亲立刻雀跃起来,“这孩子去别的牙诊所都不肯乖乖听话,只有在医生面前才会特别显乖。”


检查完毕的有静从治疗椅上跳下来,像往常一样躲到了母亲的身后。


“哎呀,有静怎么又害羞了?因为徐医生太帅气了吗?”


有静没有搭话,只是拽住母亲的衣裙,眼神中闪烁着罕有的紧张。


“妈妈,徐医生……徐医生看上去有点可怕...

【祖宗】今天徐医生又不好好上班

#短,完结

仁美依旧像往常一样踩点到了诊所,她在徐医生这里已经干了三年,对方除了上下班会和她打招呼外几乎不会有多余的话。同一个诊所的恩智说徐医生是个工作狂,眼里只有客人没有其他。

“宣珠的妈妈你知道吗?”

仁美点点头。每次来都会精心打扮,挎着不同名牌包包的年轻母亲。

“听说……她对我们徐医生有意思。”

仁美吃了一惊,用手捂住嘴巴低声问,“可她不是有夫之妇吗?”

恩智望了里屋一眼,说,“她好像故意拿妇女联会做借口,经常邀请徐医生参加社会活动呢!”

仁美叹口气,“我们徐医生太招人喜欢了。”

徐医生今年临近四十,状态却保持得很好,皮肤异常白净,个头也高,因为太瘦的关系显得肩胛骨微驼,...

【忘羡】羡羡,三岁了

#短,完结


蓝忘机生气了,原因……不知……

魏无羡挤破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本以为晾他个几天就好,可这都过了月中,他还是冷着张脸。虽然他不笑的时候也好看得紧,但魏无羡明显更乐意他颧骨高升,眯眯眼望着自己。那样笑起来的蓝忘机看起来有点傻,因为喜欢自己而变得有点傻,这极大地满足了魏无羡的私心,所以他扯了蓝忘机的衣袖,故技重施道,“蓝二公子,你理理我呗!”


一个男子通常是不会对另外一个男子撒娇的,大抵是因为面子撩不开的关系,可魏无羡全无顾忌,只想骗了蓝忘机开心,语气软糯,眉眼温存,蓝忘机很吃这套,又或者说自从两人有了肌肤之亲后,蓝忘机就不怎么会拒绝自己,一副冰块脸渐渐融了,化出春色的...

【洋灵】凌晨三点,你在哭泣

#非典型性ABO设定

#短,完结


木子洋轻手轻脚地下了楼,客厅里黑漆漆地他也敢不开灯,两只手摸索着去开抽屉,还没等拿出里面的东西,客厅一下敞亮,就听见有人说:

“洋哥,发情期提前了吗?”

那声音再明亮不过,带着他熟悉的少年味道。

灵超从背后搂住他,嘴唇蹭过木子洋的耳廓。对方的身上香气扑鼻,有点类似于发情期的信息素,脑补像是受到了强烈的暗示,木子洋感到手指微微发颤,他望着这个业已成年的Omega,不断提醒自己,Omega天生就不会散发信息素。

“这是你最喜欢的香水味。”像是要得到他的称赞,灵超特意说道。

对方的手掌覆盖了上来,沿着下颚伸进他的胸口。带着冰凉的触感,却让木子洋的身...

【野尘】旧梦

#短,完结


姬野安静地躺在床榻上,身边的婢子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他已经很多年没生过这样的大病了,便如一个坚强的战士轰然倒地,将养起来几乎废了大半年的光景。

他醒过来的第一句是问:《南淮城志》编好了吗?

西门博士在他近处回,“大都护病倒后未再进行下去。”

姬野望了对方一眼,“西门,我是不是很固执?”

“固执,也并非一桩坏事。”西门淡淡地说道。

“西门,我好像……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我和什么人在偷花跳板打枣子。”姬野的声音沉得有如一口嗡嗡作响的老钟。


“我叫阿苏勒,意为长生。”

瀚州的少年带来了陌生的草原味道。姬野从没出过东陆,他最...

1/27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