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笙】同居系列之《朋友》

#短,完结

能和寒江做朋友的人少之又少,倒也不是他眼界高,只是这九州大陆谁都知道他将来会和牧云笙争天下。世人要么明哲保身不蹚这浑水,要么见风使舵今日称兄道弟明日翻脸不认人。况他一个穆如家的幺子,却不屑穆如的姓氏,心甘情愿地在江湖上野着,情愿被穆如视作弃子。

朋友,倘若有利用价值的话,尚可称之为朋友吧。寒江自觉心机没那么深沉,他既然向某人做了承诺,便认定是一辈子的事。他认定了牧云笙,那牧云笙就得是他的朋友,管他愿不愿意。

寒江与牧云笙已有数年未见,初见时总觉得对方有点拘谨和冷淡。大概源于他和自己同样都是被父亲抛弃的人,没有过什么温暖的记忆。或许是出于怜悯又或者是担心,他对牧云笙说,“我保护你”。

哪知自己说了那番话又问他姓名后,牧云笙居然笑了,笑得很轻很柔软,启了薄唇说,“我叫牧云笙。”寒江那时也没觉得怎么,只是那样一个看起来冷情冷性的人,柔软起来总是叫人意外的。

牧云笙不知道这人世间还有另外一种活法,可以像寒江那样。他从未见过那样的人,原来和那样的人做朋友是件让自己如此欢喜的事。他喜欢寒江,越是了解越是喜欢,扎根在心里,想要一辈子的喜欢。

未平斋由虞心忌把守着,寒江只在远处望上一眼。牧云笙是平安的,只要他平安自己也心安。

寒江没有刻意去找过牧云笙,他不确定对方还需不需要自己。因为牧云笙已经是大端朝的太子,未来的皇帝,自然有前仆后继的穆如将士守护。而他……他不姓穆如。

你舍弃不了这个姓氏,心底里时常有这么一个声音对他说。只要你依旧想着那位朋友,你就舍弃不了穆如。

“你会和牧云笙争天下。”

“有人想要牧云笙的性命。”

如果他拿着寒彻,那么将来的某一天是否真如星运预言般和牧云笙对立?如果他放下寒彻,这锐利的剑锋不会伤了牧云笙,但同时也再不可能保护他。

“他是我的朋友。”

当寒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遭来了无情的嘲讽。

“朋友都是拿来出卖和利用的。”

他不置可否,懒得再辩驳。一旦这样的话被说得多了,他就显得有点烦躁。好像那些人口中所言都是真的星命,真的要他认命,凭什么?!

“我喜欢牧云笙,我喜欢他。”父亲听了他的话,眼眸中不是愤怒,更不是羞愧,而是真真切切的哀伤。

寒江问父亲,“为何那样看我?”

父亲回道,“我也曾年轻过。”

年轻的时候,喜欢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自然而然地被吸引,就好像渴了要喝水,饿了想吃饭,喜欢一个人也不会顾及太多,可却不知有的喜欢会断送性命,无疾而终。背负的责任越多,就更不敢轻易地再交付真心。

从寒江承认穆如这个姓氏开始,他就明白了父亲的哀伤。可他不是父亲,即使全九州都不同意他和牧云笙交朋友,他就偏偏要做给全九州看,他穆如寒江和牧云笙相知相亲。

寒江熟门熟路地到了未平斋,他此刻的身份是穆如家的三殿下,就连虞心忌都要卖几分薄面,恭敬地打了声招呼。寒江也不客气,直接了当地说要住下来。

他此行有三个目的,其一是保护牧云笙免受刺杀,其二是证明全九州都瞎了眼,其三是告诉牧云笙,他喜欢他。

入夜后,侍女来催促寒江沐浴已好几次了,全被当了耳旁风。寒江还嫌弃地说,“一天不洗又不会馊了,你们宫里出来的人全都求表面干净。”

牧云笙说,“倒也不是她们特别爱干净,只是有句俗话接风洗尘么。”

寒江啃了口水果,就当没听懂。

第一晚牧云笙睡得十分踏实,寒江却辗转反侧,第二日起来就没什么精神,瞧着牧云笙直发呆。如此四五天下来,白日里常常忍不住打瞌睡,四仰八叉地躺在牧云笙旁边。牧云笙怕他受凉又不想扰了他的清梦,拿了自己的外衣盖在他身上。

寒江低低念了声“牧云笙”,随后咧嘴憨笑道,“我要和你做朋友。”

自懂事起,牧云笙就觉得他这辈子大概是不会有什么朋友了。直到有一个少年出现,对一个未来极可能夺取性命的人说我保护你。他叫寒江,和他的名字恰恰相反,是一个暖得想对他微笑的人。只要和寒江在一起,牧云笙的心就仿佛可以变成脱缰的野马,肆意奔跑的念头一个个地浮现在脑海里。

“我想出宫。”

“我带你出宫。”

“我想自由。”

“我给你自由。”

我把心给你,你要吗?

牧云笙是谁,是大端朝的太子,毁灭九州的帝王,魅族的孩子,却从来都不是穆如寒江的朋友。

如果说三百年前的约定是穆如捍卫牧云江山,守护世间秩序,那么,牧云为什么不可以为了世间秩序,舍弃皇位,只保护心中想要保护的人呢?

牧云笙如此问了,父亲只给了一个沉默的背影。

寒江醒来的时候牧云笙正趴在他身旁,已到日落时分,许是觉得冷了,牧云笙的膝盖蜷缩了起来。他背对寒江,只侧着身露出一半的面庞。寒江伸手去摸了他的耳朵。

牧云笙是柔软的,面对自己的敌人也是。当真正在意的人受到伤害时才会强硬起来,宁可自己受伤受委屈,在这点上实在倔强得很。

寒江整个人紧紧贴着牧云笙,轻声道,“即使全九州都不愿意,我还是要喜欢你。”

被抚摸着的耳朵慢慢发烫,牧云笙蠕动了一下身子,寒江反搂得更紧,试探地问,“这回你不会把我推开了吧?”

牧云笙的沉默仿佛是一种极好的默认,寒江将手探进他的交领,反复揉捏右胸的樱红。听着对方按耐不住的低吟,隐藏在朋友这个字面下的欲念悄悄苏醒。

明知无果便不靠近。那是父亲的做法。

明知无果也要试一试。那是寒江的做法。

热烫在体内迸裂,身体的交合带动了心灵上极大的愉悦。仿佛相拥就是在完成一场穆如和牧云彼此约定的仪式,放浪又美好。

他终究如了全九州的愿没和牧云笙成为朋友,因为,他想他们在一起。


评论(9)
热度(45)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