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小黑蛇报仇记(上篇)

上回说到慕容离为与执明王两个人恩恩爱爱过着神仙眷侣般的日子去了。然而,慕容离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那条还留在瑶光浮玉山,一直沉沉地睡着,已经睡了将近500年的小黑蛇慕容黎了。

慕容黎因仗着自己比慕容离早爬出蛋壳,就自称是哥哥。可他这个哥哥从一出生就特别懒,懒得修炼,懒得动弹,故此修炼了500年也没化成人形。

他家弟弟忙着去报恩的日子,他就进入了冬眠状态,一直睡啊睡啊的又睡了500年,等到睡醒了才发现慕容离早不见了踪影。

他如今是条千年蛇妖,忽地一阵黑烟过后,化成了与他弟弟面容长相一般无二的少年。他得意洋洋地摆了摆手,想着既然自己已能化形,那么就该寻思着怎么去报仇了。

恩,说到报仇,那也是500多年前的事了。有一日他在林子里溜达,结果碰到个路经此处的猎户。那猎户一把捞了他,自言自语地说,“可以做蛇羹吃了。”

他急得都快哭了,只能拼命地吐着蛇信子。好在当时他弟弟就在不远处,使了个法术让那猎户松了手,他这才得已逃脱。

那个该死的猎户,长得人模人样的,居然想把他宰了炖汤?!真的是此仇不报他就不叫慕容黎!

于是,他兴高采烈地下了山,一下山就到了个镇子,用法术弄了点钱,吃香的喝辣的好不痛快。还是当人好啊,天天都有那么多好吃好玩的,难怪他弟弟成日里都在想着要化形呢!

忽然,他见到一个小孩,被他娘牵着,手里玩耍着一个小玩意儿。咚咚咚地还会响,立刻来了兴致,左顾右盼地找寻起来。终于在一个小摊上见着,忙拿起来问,“这是什么?”

小贩说,“这……不就是拨浪鼓嘛!”慕容黎道,“我就要这个了。”他随便掏了几个铜板丢给小贩,自己笑嘻嘻地摇着拨浪鼓朝前走。心思全在那小玩意上了,哪里还会抬头看路,这不才一转身就撞了个人。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手一松,拨浪鼓就掉在了地上,被对方硬生生一脚踏上去,踩扁了。

慕容黎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才买的,还是新的!崭新崭新的!他抬头就嚷,“你赔我!”

哎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人的长相不就是那500年前差点要把自己炖汤喝的猎户吗?可是,他怎么脑袋光溜溜的了?不仅光溜溜了,还冲自己作揖,倒是变得客气了不少。

慕容冲他伸手道,“你赔我的……我的拨浪鼓!”那人看了他一眼,将脚挪了回去,捡起被踩过的拨浪鼓,轻轻摇了摇,勉强还能发出点声音。

“施主,尚可用之。”说完,将它递还给慕容黎。

慕容打开了他的手,那拨浪鼓随即被甩出老远。好死不死地砸在了一个年轻书生的头上,那书生哎呦了一声,“是哪个不长眼的啊?”

慕容定睛一看,那书生,居然也是只妖怪。看这样子,大概道行不高,也不过500多年的光景。化形倒是化得不错,俊俏得很。

他上前一把拉了那书生,道,“同门同门,走一个吧。”不待书生回话,使了蛮力就朝前走。

那书生被他生拉硬拽,才走了没几步,就问,“阁下这是要拉我去哪儿啊?我一没犯事,二没碍事。”

慕容将他领至一偏僻的小胡同,那书生一见情形不对,忙用手遮了自己的上半身,“这位兄台你是要劫财?小弟我没几个碎银子啊……”

慕容拍了拍他的肩,“行了,别装了。你我是同道中人。”说完,他略微显了下原形。

那书生一见,噗通跪下说,“原来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恕晚辈有眼不识泰山,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前辈多多见谅。”

慕容将那书生搀扶起来,说,“客气客气。”

那书生拱手道,“在下姓方,单名一个夜字。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慕容也拱手,“你可以叫我慕容大哥。”

方夜急忙道,“万万不可,我还是称呼您慕容公子吧。”

见他执意如此,慕容也就随他去了。两个人出了胡同,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聊了起来。

原来,方夜是一条修炼500年的狗精。为了报答此前主人的收留之恩,化成人形后特地回来报恩的。

慕容起了玩心,问,“你要报恩的那家主子是何人?”

方夜说,“主人已亡故多年,他第一个孙子……第二个孙子……”

慕容嫌他啰嗦,举手喊停,“讲重点!”

方夜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他现在的后人名唤萧然,是当朝少将军。”

慕容当然不认识什么萧然少将军,只听得少将军三个字,想着应该是个挺大的官职。又问,“他如今身在何处?你又怎么会到这么一个僻远小镇来?却不守在他身边?”

方夜解释说,“此前他在京城,我一直在暗处看着他。后来,他因为这里闹鬼,旁人一直无法查清真相,皇帝没有办法就命他前往。”

慕容捏着下巴,有点不怀好意地问,“你在京城,怎么没下手啊?”

方夜咳了咳,“高门大院的,我这种妖怪怎么敢轻易出手,只是变作一只流浪狗的样子时常与他亲近罢了。好在,他对狗,还是极喜爱的。”

慕容好奇心重,免不了又问,“那你是变一只大狗还是一只小狗啊?”

方夜吞吞吐吐地回他,“自然……自然是小狗。”

慕容就笑了,“你长得清秀,变了小狗大概也极惹人怜爱的。”

一条蛇和一只狗相谈甚欢,慕容虽然懒,但很爱惹事,就说要帮着方夜一起报恩。方夜实在推辞不掉,只能由着他去。

“恩公明日会去五里外的墓地。”方夜很积极地向慕容回禀道。慕容摆摆手,“什么恩公恩公的,你要习惯叫萧将军。等以后你们见了面,难道你还恩公恩公地叫他么?”方夜连连称是。

当天晚上,两只妖寻了块空地,慕容随手就变了座小宅子出来。方夜连连赞叹,不愧是……大妖怪啊!那朱红色大门上还挂着块匾额,上面题着慕容府三个大字。

第二日,慕容就和方夜一起去了墓地。两个人蹲在树上朝下看。来的人,好像只有少将军一个,另一个,另一个居然就是之前踩了他拨浪鼓的秃驴!!

慕容心想,他怎么把这秃驴给忘记了!于是,随便使了法术,窥探了一下对方的前世。果然,还真的是500年前要抓他的猎户!哎呀!这真是,感谢如来佛祖,感谢观世音菩萨!终于……能报仇了!!

慕容正想一跃而下,忽听得那萧然道,“大师,你看这里可有妖怪留下的痕迹?”

对方的手里,托着个金钵,慕容一看,眼镜都直了,那可是个收妖的大法器啊!!那秃驴看着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有如此贵重的东西?他本身的道行……应该不高吧?不然当时怎么没看出他这个妖怪?

他还在疑惑重重,对方收了金钵,摇摇头道,“此处并没有妖怪的痕迹。”

萧然点头道,“那大师,我们再去威员外的家中看看。”等两人走远后,慕容和方夜从树上跳了下来。

慕容问,“那个秃驴是什么来头?”方夜回道,“那位出家人姓执,名洺。是觅山寺的得道高僧,听说他小小年纪就被云游的方丈一眼看中,说他与佛法有缘。出家后,百万经文张口即来,很是玄妙。成年后,方丈就把觅山寺的镇寺之宝金钵给了他。他一路凭借此宝收了不少妖怪。”

慕容听后生疑,“他当时和我相遇,应该早看出我是妖怪,何故没有收了我?”

方夜想了想说,“他收服的,只是作恶多端的妖怪。像我等未加害世人的,他大概就睁一只眼闭一眼吧。”

不收作恶的妖怪,哎呀,那敢情好啊!只要自己不伤害无辜,那么,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了吧?

方夜见慕容一边沉思,一边笑得还很诡异,不知这位大前辈在想什么,又不敢贸然相问。

只听得慕容缓缓道,“一个和尚,如果犯了戒律该当如何?”

方夜也不知他何出此言,犹犹豫豫地说,“大概……会被赶出山门吧?”

慕容暗自拍手叫好,妙极妙极!

两只妖怪又尾随去了张员外家,和尚依旧故技重施,可奇怪的是,那金钵还是没有任何感应。

萧然道,“难道……并非妖怪作为,而是普通人?”

萧然这回倒是有点担心,妖怪于他,倒还好办,毕竟觅山寺出来的高僧足可抵挡,可若是人为,那人心有时往往比妖怪还要可怕。他二人并未查出什么端倪,只得再回落脚的客栈。

一路上,慕容还在想,得寻个什么时机,什么办法才能接近那个秃驴,倒是把要插手方夜的事给忘得七七八八了。

方夜跟在他身后,似乎想到了什么,问,“慕容公子,可否帮萧少将军查案?”

慕容额了一下,想想自己帮忙的话有什么好处,好处就是能直接和秃驴面对面,脸对脸,相看两生厌?哦,不,相互认识。况且方夜又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他立马爽快地回道,“帮!我一定帮!”

于是,第二日和尚和少将军就接到秘报,说是当时的案件,有目击证人。而目击证人,却是一个书生和一个少年公子。那少年公子看起来一副不屑的模样,见了和尚还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书生在暗地里拼命拉扯他的袖子,那少年公子才稍微有所收敛。

两只妖两个人非常客套地介绍了一番,又非常客套的絮叨了一番,才开始说重点。

萧然对那书生倒是很有好感,除了案件,又随口多问了几句。方夜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了隐瞒自己的身家是个妖怪。和尚认出了那慕容公子,当日在大街上,因着一只拨浪鼓,与他生了嫌隙。如今看来,似乎还在生着闷气。和尚和这位小公子并不相熟,只是奇怪,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

他下山前,师傅跟他说过,他虽已入道,却一直没办法提升,乃是因为他俗事因缘未了。他想着,难道这只小妖怪就是自己的因缘?

慕容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拉了方夜说,“走!我们回家去了!”

和尚是不能插手人世间的事,可妖怪却能。更何况慕容这只大妖怪,要查个凶杀案还不容易。这方圆百里有多少只妖怪他都摸得一清二楚,尘世间的事儿,总有几个爱多管闲事的小妖怪看了去。

慕容盘算着,把个凡人弄过来严刑逼供一下吐个真情也未尝不可。关键是,不要见血,不要搞出人命。

原来张员外的朋友李公子一直和张员外的小妾沈红梅暗通款曲,某日被张员外发现,那张员外向来喜爱毒打小妾,一见沈红梅躲到李公子身后瑟瑟发抖,更是怒不可遏,直接拿了自己的宝剑作势要砍了沈红梅。

李公子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反而失手误杀了张员外,他慌得只能和沈红梅抬了张员外的尸身抛到远处的墓地里。其实,这是个很好办的案子,可关键是这案子的确是有妖怪插手了。

只是那妖怪,不过是一只山鸡,被李公子养了好几年,没舍得吃,好吃好喝的供着。于是,感念他的恩德,但凡是来查案的,全都被施了障眼法。而萧将军他们,那金钵虽是好物,但对还没化形的小妖怪根本感应不到,不对,是懒得感应。

这来龙去脉弄清楚之后,慕容叹口气,“可见,这什么仙家的法器,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能收大妖怪,小妖怪耐它何。可你说这还没化形的小妖怪,还真的不能掀起什么滔天巨浪。”

方夜拿了外披给他,“今天晚上风大,慕容公子约了萧将军他们去渡口作甚?”

慕容说,“你不知道,这解决案子,一定要在晚上,一定还要有点风,佳人才子一定要抱头痛哭,这样,罪责才能判得轻点。”

方夜一脸莫名……

的确也诚如慕容所言,李公子和沈红梅在渡口的确抱头痛哭了,李公子还跳了河,沈红梅也跟着跳了河,两个人差点要去做亡命鸳鸯了。还是萧将军不忍心,硬是把两个人都给救了上来。

慕容把这萧将军的脾性算是摸透了,也是,人家毕竟还年轻嘛~心肠又软,是个好人,不似那个秃驴,居然像个木头似的,站着动也不动。

那李公子和沈红梅因为误杀,且又老实交代了前因后果,且又真的有妖怪从中作梗,然后那妖怪被李公子亲自手刃了(当然找了另外一只山鸡当替罪羔羊了)。

于是,李公子和沈红梅就被免了死罪,两个人能长长久久地一起坐牢,大概于他们而言,也算是件幸事。

慕容和方夜算是忙乎完了,和尚啥力也没出力,萧然自然是要好好谢谢两人。于是,特地请他们在这镇上最好的一品居吃饭。慕容当然不会去凑这个热闹,只买了些好看的发冠,替方夜稍微装扮了下,方夜就高高兴兴地赴约去了。慕容则单枪匹马地去找秃驴,总不能让这场两人邀约,让第三个人搅黄了吧。

秃驴见了他,倒显得很是意外。他对秃驴说,“你上次还欠我一个拨浪鼓,赔我吧。”这借口略算牵强,搞得慕容很不讲理。不过他也不在乎,反正他是妖,不用守人间的条条框框。

和尚反过来问他,“施主为何如此喜欢拨浪鼓?”

慕容扯谎道,“我和我哥哥都没有爹娘,我小时候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有爹有娘,还有拨浪鼓玩,就很羡慕。”

他说得,十分地声情并茂。他们蛇族,向来聪明,学着沈红梅娇滴滴哭唧唧的样子,是个男人,都会动心。可和尚是出家人,出家人六根清净,断不能动心的。和尚只淡淡地说了句,“我赔你。”


评论(16)
热度(77)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