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双蛇系列现代篇火锅之《鸳鸯锅》

#短,完结

相关古代篇:小白蛇报恩记

阿离喜辣,执明不善。每次吃火锅,必定点鸳鸯,他们两人甚少去火锅店。阿离并不大爱抛头露面,执明说他内秀。

每到情人节,执明必定讨好地送一大束玫瑰,追在阿离屁股后面唯恐旁人不知。你说他好歹也是个修行千年的神仙了,怎么做事还毛毛糙糙的。

阿离某天故意问执明,“当年我来找你报恩,你是不是在暗地里笑话我来着?”

执明赔笑道,“哪敢呢!”

信他有鬼!阿离哼唧了一下,打算先把执明晾在一边,自己隐身走了。阿离的道行自然在执明之上,若有心隐藏倒真是摸不着他落脚处。

他们俩下界已有两年,阿离一直循规蹈矩地做着他的大学插班生。白天认真听讲,晚上仔细复习,居然还想着考个研究生什么的。以往下界,都是执明拉着他逛来逛去,阿离只一味埋头研究些新鲜事物。

学东西执明不擅长,以往太傅跟前都是装装样子,得过且过。现下他老人家早作古不知几百年了,执明撒欢了想干嘛就干嘛。阿离说他修行不学无术,他还争辩道,“我也在做研究啊!”

研究有什么好吃的,有什么好穿的,这也算研究啊!

这日阿离在图书馆看书,就听见邻座的女生发出不小的惊呼声。他定睛一看,执明捧着大束的玫瑰正朝这边走来。他想着今天又不是什么情人节,闹得又是哪出?急忙用书挡脸,当没看见。

执明探头探脑了一会儿,终于寻到他跟前,把花递过去说,“约会吧!”

阿离叹口气,“我这几天忙着备考。”

执明坐到他对面,脸贴着桌面,极尽可怜地说,“每回下界你都说自己很忙,搞得人影都不见。回天庭又忙着做报告写结语应付玉帝那小屁孩。从前还没成仙的时候,跟我天天缠绵执明执明叫个没完,现在……”

阿离捂了他的嘴,一个男人唠叨起来真比女人还恐怖。

“再啰嗦,我就让你找不着我。”阿离收拾了书本,起身就走。执明只好跟在身后,想着那些道听途说的哄骗心上人的办法根本没个屁用!

“你说当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一点兴趣都没有的时候,我该怎么挽回他的心啊?”

执明蹲在墙角抽抽。

执洺有点头疼,虽说他家房子够大,但同时容纳两个祖宗,他真觉得有点吃力。他这位……准弟夫?也不知是这个月第几次跑来哭诉了。每次来,慕容黎都十分刻薄地说,“这几百年对着同一张脸,做都要做腻味了。”

“恶毒!真是恶毒!”执明向执洺投以怜悯的目光。想着他的阿离虽然冷淡了点,好歹说话还留点余地。虽是近亲,到底不同,个性生得南辕北撤。

“洺兄!救我!”执明眼巴巴地望向他唯一的救星。执洺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地抿了口咖啡,一脸的高深莫测,其实心里头万马奔腾。为什么这种家务事要让他这个高级经理人来管?

执洺看了眼慕容黎。坏笑的小崽子,只在一旁看好戏,没有横插一脚他是不是就该阿弥陀佛了。

好半天,终于蹦出句话来。

“这样吧,我改天我们约个地方吃顿饭,我……劝劝。”

这个改天很快就到了。吃的,是火锅。四个神仙围坐在一个包间,大锅的鸳鸯,室内开着冷气,火锅嘟嘟地沸腾着。

无人说话,执明暗地里踢了执洺一脚,对方干咳了一下,“听说这家的羊肉不错。”

毫无重点!

阿黎夹了一片扔进去,几秒后捞了上来,笑嘻嘻地放到执明的碗里,“不要客气。”

那羊肉是刷在辣锅一边的,执明光看着额头就冒了热汗。阿离直接伸了筷子,一口进了自己的嘴巴。阿黎瞪了自家兄弟一眼,又连刷了几样,一股脑儿地放到执明跟前。

“别跟哥哥客气啊!”

下一刻又全都进了阿离的嘴巴。

小黑蛇不开心了,“阿离!你存心跟我抬杠是吧?”

小白蛇也不相让,“谁叫你欺负他!”

闻言此,执明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

两蛇争论不下,纷纷现了原身。

饭店的服务员总觉得202包间有点奇怪,时不时传出乒乒乓乓的怪异声音,生怕出了什么事,急忙敲门喊道,“请问需要什么吗?”

执洺开了门,和颜悦色地回道,“没什么,有需要我们会叫的。”

服务员探头,六双和蔼可亲的眼神看着他,他点点头回了句,“好。”

待服务员离开,执洺呵斥道,“谁再敢现真身,拨了他的蛇皮!”

两蛇闭嘴。

阿黎舀了勺辣汤在自家弟弟面前晃了晃,“你若真这么宝贝他,那就替他喝了呗。”

倒也没什么犹豫,咕嘟下了肚。

小黑蛇叨念了句:没劲!拉了执洺扭头就走。

执洺回头看了又看,颇为不安地问,“你这样……能成吗?”

“能不成吗?阿离嘴硬心软,难道你没看见他方才一副舍不得的样子。”他双手搂了执洺的腰,“不开心,要亲亲。”

他想要撒娇的时候通常都会先搂对方的腰,也不管对方同意不同意,直接拿头凑过去。执洺知道他的坏习惯,从来也都是惯着。于是,饭店的走廊上就上演了短暂的一秒拥吻。

包间里,执明低着头老老实实地说,“我总想与你多快活些,所以总拉着你玩闹。你若不喜欢,我下次决计不那般了,我知道你从来都是如此喜欢我,这就够了。”

说完,就去动手刷肉,刷好了放进阿离碗里,问,“丸子要下……?”

话音未落,阿离的嘴就贴了上来。

哎,真是傻!都在一起那么久了,所有的喜好,习惯都摸得一清二楚,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可他就是傻,傻到一而再再而三地去试探执明的心,他的心不早就自己是条小白蛇的时候就给了嘛!

火锅还在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执明这边和阿离也正热火朝天。

执明边搅着阿离边想:这回是不是应了那句俗语,叫做鸳鸯戏水。

附图是基友摔摔酱画的人设图,谢谢我亲爱的摔。不过听说她要重新再画新的,有兴趣的旁友可以去鞭策她(*^▽^*)希望今年摔能年产888~

微博:摔摔小懒蛋  @-摔摔酱- 

评论(9)
热度(58)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