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双蛇系列现代篇火锅之《牛肉锅》

#短,完结

相关古代篇:小黑蛇报仇记上篇  小黑蛇报仇记下篇

好不容易熬过了元旦,天气也未见转暖。因是零下的低温,慕容黎只得天天呆在家里,把自己蜷缩在暖呼呼的羽绒被中。

房间内空调的温度打得很高,执洺觉得自己活像在蒸桑拿,他一把掀了被子,就见对方光溜溜,白嫩嫩的两瓣屁股,他立刻又盖了被子,小声嘀咕了句:睡觉也不穿条裤子。

就听得耳边出来一声不屑的“切~”慕容黎打着哈欠,一条蛇尾悄悄从被子边滑了出来。

“昨天也不知是哪个扒了我的裤子,在里头横冲直撞的,爽完了也不理人,又去书房搞什么土木工程。”慕容黎说完,蛇尾又呲溜一下钻回被子里。

执洺面上没什么变化,嘴角只微微抽搐。

阿黎最恨他这点,喜欢偏不明说,只有在做的时候可劲地折腾。整天跟个闷葫芦似得要别人猜他的心思,猜了这几百年了都不嫌累。

执洺在一家上市公司任职,工资颇丰,早早就在市中心买房买车置办家当。况他长得又潇洒,每天穿着西装往电梯里一站,即刻引来嫉妒和倾慕的眼光。

作为无业游民全靠执洺包养的慕容黎,除了脸蛋长得好以外,便再也没有什么长处。他修行已近千年到头来还是只妖,都是这秃驴害得,什么执经理,也就穿个西装人模人样罢了,世人眼睛都是瞎的!

几千年前,他央求执洺与他同修,这秃驴就是不肯,脾气倔得跟头牛似得。问他为什么,也不说,真想撬开他的牙关,掰直他的舌头或者劈开他的脑袋看看到底藏了些什么。

“你若不愿,随你生老病死去吧!”他赌气回了浮玉山,一晃五十载,再见时对方早已两鬓斑白,垂垂老矣。见着慕容也不惊讶,像久别重逢般道了句,“你来啦……”

慕容黎哭得稀里哗啦的,埋怨他不听自己的话。执洺仙逝后,慕容黎对他施了咒术,吸取了执洺的记忆。每一次他转世,慕容便去寻找,将记忆重新灌入,每一次又被他拒绝同修,反反复复历经几世,慕容黎终于觉得疲累。

他想好了,若执洺此次再不答应,他就再也不去寻找,乖乖回山上修炼,早日飞升做个清心寡欲的神仙去。

阿离说过心里头放不下的话是成不了仙的,他就问为什么你能成仙,阿离答仙家若都无情那哪来的慈悲心去救芸芸众生。他觉得仙家也挺矛盾的。

执洺回来的时候,慕容黎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午饭叫的外卖,鸡骨头扔了一茶几。执洺叹口气,勤俭持家好像是不可能了。

执洺问,“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慕容黎说,“你帮我洗。”

他笑起来的样子有点贼,眉眼弯弯瞳孔亮亮的。慕容黎是好看,是他见过的男子中数一数二的好看,也是一等一的懒。

可能因为他是蛇精,总是悠悠然,不紧不慢。尤其是冬天,正说这话呢,忽然之间头一歪靠在他肩头睡着了。

执洺有时候会忘记他是条蛇,因为他是那样的鲜活,大大咧咧,和普通额人类全无两样。他记得慕容黎扑过来吻住他,大量前世的记忆像潮涌般侵入自己的脑海。记忆与记忆交错的瞬间让他头痛欲裂。

慕容黎捧着他的脸,一遍又一遍地确认道,“执洺,是我,阿黎,是阿黎……”

执洺鬼使神差地搂住了对方,在狭小又昏暗的储物间里拥抱了那具柔软的身体。

轻吻他汗湿的脸颊,将手指伸进口腔,抚弄内壁,本能又熟悉地挑逗,直到对方央求着快些,方才为所欲为。后来执洺自己都觉得滑稽,竟然会对着一副完全陌生的身体如痴如醉。

阿黎生气时还是会叫他秃驴,嘴上骂着,蛇尾却悄悄缠上来。也会懒懒地说自己走不动,硬要执洺背他,背着背着打起了哈欠。他这种地方极惹执洺的怜爱,所以,他包养了阿黎,由着对方撒娇胡闹。每到情人节全公司的女生都羡慕他的女朋友,其实,他没有什么女朋友,他只有一个小男友。

浴缸放好了水,慕容舒舒服服地躺着,执洺捋了衬衫的袖口,慢悠悠地给他洗头。执洺行事说话硬邦邦的,可伺候起人来那真是温柔。慕容故意舀了水泼过去,弄得执洺一身湿,贴着丝质衬衫的肌体若隐若现。

慕容吞了吞口水,若是让阿离知道自己和执洺三天两头做床上运动,不知那张镇定自若的面孔会红成什么样。当了神仙,阿离变得古板多了。

慕容突然蹦了句,“我想吃火锅。”

吃的是潮汕牛肉火锅,雪花,牛眼,手打丸子等等点了一堆,肉一上来就迫不及待刷了片。柔嫩多汁!

慕容黎眼睛瞬间发亮,“好吃!”

好吃归好吃,正事还得谈。

“你什么时候与我双休啊?”

执洺顿了顿,故意扯开话题说,“丸子我先倒几个下去。”

慕容口气强硬地说道,“你若再不应承我,我自己当神仙去!”

执洺瞧着他,说了个“我”字便没了下文,喉头滚了又滚,没半点声出来。

慕容急了,恨恨地说,“这顿权当散伙饭,我再不去找你了!”

“不……”执洺提高了音量,“你来找我,你一定要来找我,我喜欢你来找我。我承认,自己胆小又自私,只想你拼命来缠着我。”

话到后面,他眼眶微微泛了红,急忙别过脸去。

原来,从来都不是自己在勉强,而是对方换了个法子在一直束缚他。

慕容也不知该生气好还是该安慰好,心想,执洺不是头倔牛,而是块甩不掉也不想甩的牛皮糖才对。

牛肉锅到底没能吃个尽兴。

慕容黎此刻躺在执洺高级轿车的后座上,执洺的事物一进来,他就牢牢地锢住,语带威胁地说,“你快点答应我同修,不然……勒死你!”

执洺忍俊不禁,“你那处可是快活得不想让我做神仙的地方。不是有句俗话说得好,碧桃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慕容黎觉得体内那物又胀大不少,“秃驴!你……你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混账话……不……不知检点……”

后头就顾不上说话了,被弄到咿咿呀呀地直叫唤。

虽然最后遂了慕容黎的愿,可是每每同修,嗯……

“秃驴,你把舌头伸进来干嘛!”

“秃驴,你手别乱摸。”

“秃驴,你怎么变得如此色急?”

奈何……


附图依然是来自好基友摔摔酱画的人设图,依然要谢谢我亲爱的摔。图早就画好了,奈何我一直拖到现在才写,希望今年摔摔能勤奋产图,鞠躬!

微博:摔摔小懒蛋  @-摔摔酱- 





评论(20)
热度(5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