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麻将

#民国AU,短,完结

那位慕容公子是从海外归国回来的慕容家小少爷。

说起他们慕容家,祖上是清朝年间的皇亲国戚。他太奶奶是位出身显赫的格格,他们慕容氏一族从来都是有头有脸的名门望族。

执大少却与他不同,打小就跟着他爹经商,他爹原本做着小本买卖,这世道一变天,就开始发了点不义之财,做着做着,生意就跟滚雪球似的越做越大。

也是他爹胆子大,心够细。这不,才过了几年便成了这大上海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了。只论起出身,到底差了一截。可俗话说的好啊,英雄不问出处嘛。

这小公子一回来,正碰着他爹又娶了房新姨娘。他心里头就有些不太乐意,好歹现在是民国了,他在外面受的又是一夫一妻洋人思想。于是就和他爹闹脾气,他爹结结实实数落了他一顿。慕容公子脑子一热,就去了百乐门。

那百乐门的舞小姐哪里见过他这样的,干干净净,白白瘦瘦,一副又乖巧又可欺的模样,出手还特别阔绰大方。一个个忙不迭地过来献殷勤,倒叫那小公子手足无措脸红耳赤。

这时百乐门的领班招呼着走过来,拨开那几个舞小姐,扯着嗓子喊,“去去去,没见过男人啊!猴急得跟个猫似的,都要把人吓坏了。”

语毕,就说楼上雅间有人请上去说个话,交个朋友。那小公子心情不悦,也不多加思索,随领班上了楼。一个精致的小包间,两把椅子,一张八仙桌。里面坐着一个男人,后面站了四个高头大马形似保镖的青壮汉子。

领班对坐着的男人点头哈腰,说是人请上来了。那男人穿着件黑色西装,一根点缀着星点图案的领带,架着二郎腿,随手扔了一叠钞票给领班。小公子顿时觉得不舒服了,总觉得这男人和他应该不是一路的。

执明瞧着他,心想:还以为慕容家的小少爷是个什么样的,原来竟是这样的。

他挥了挥手,保镖和领班就退下了。小公子知道自己必然是躲不过,也就大大方方地坐到了执先生对面。从包间开着的的窗户望下去,正好是个舞台,舞台上歌女正唱着夜上海。小公子一边听一边想,他爹娶的姨太太好像跟这歌女差不多的年纪。

他一只手搁在椅子的扶手上,下巴则不知不觉靠在了手背上,歪着头,出了神。

执明看到他发呆,也不出言唤他,只是盯着他瞧个不停。看得久了,手指头一下两下地点着自己的下巴。那是执明的习惯,手底下的人都知道。他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就会做这种动作。

好半天,慕容公子才回头过,见执明瞧着他还露着笑容,不由愣了愣,问道,“这位先生请我上来,所谓何意?”

执明就说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吃顿饭交个朋友。慕容公子刚回国不久,还不知这大上海的几方势力派系,他小心翼翼地说,前几日刚从美国回来,今日来百乐门不过是见识见识,承蒙这位兄台不嫌弃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堆。到最后才点了正题,我现在要回家了,你我可交换个名字,日后定当拜会。

执明显然知道这是对方的推脱之词,换了别人他绝不会轻易就这么算了,但既然是慕容公子。他点点头,报了自己的名字,还说改日一定登门。这才客客气气地把人送到门口,叫了辆黄包车。

慕容黎回了府上,他爹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通,说是出息了,敢跟自己老子甩脸色了。他娘在一旁战战兢兢地看着,面色煞白,手里的丝帕不停地绞着,只不敢多说一个字。

他爹骂得难听,他看在他娘的面上,也就忍。忍完了,被他娘拉着回了房间,想着如果哪天自己要讨媳妇定要对她好一辈子,也断不会娶旁人。

第二日刚用了午膳,下人来报,说是什么执大少来访。他爹问,“是不是那个执绍年的儿子?”

下人连连点头。他爹急忙说快请快请,请进来一看,竟就是昨天在百乐门遇到的那个男人。

执明先是客套了一番,然后说我昨日与小公子一见如故,当下就起了结交之心,今天是特地过府想请他赏个脸吃个饭云云,他爹点头称好,冲慕容公子频频使眼色。慕容黎嘀咕,这姓执的到底是什么来路,就连他爹都要卖几分薄面。

两人出了查府的门,一辆黑色轿车就等在外头。执明替他开了门,他猫了进去。执明坐在他旁边,一路上他也不吭声,执明的手忽然摸了上来,他吓了一跳,想要抽回去,却被牢牢地握住了。

他不悦地闷声道,“你有完没完?”

他瞪他的眼睛看起来又亮又圆,执明觉得喜欢,凑上前就亲了。

慕容黎就弄不明白了,“你干嘛亲我?”

执明理直气壮地回,“喜欢你我就亲喽。”

慕容黎又问,“那你喜欢什么姑娘小伙子都……亲啊?”

执明想了想,说,“我对喜欢人,只亲过脸颊。亲嘴巴的,你倒是头一个。”

慕容黎摸了摸自己的嘴巴,“我只听过情人间才亲嘴,你这样的,分明是耍流氓!”

执明笑了,“那我也只对你流氓过,不如这样,你做我的情人,如此,我就不算耍流氓了。”

慕容黎,“啊?”

 

 

今天是慕容他爹五十岁的寿辰,家里宴请了不少达官贵人,客人络绎不绝。

他娘忙着招呼,慕容因一向不善此道,自己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翻看着外文书。这时下人来报,说是执家大少过来了。

执明这些日子三天两头往自己这边跑,自那天说了要做情人的话便不断地开始献殷情。慕容他爹自然是乐观其成,还说了不少关于执大少的光荣事迹。

说他在生意场上有的放矢,比他老爷子精明多了。逮着机会也不一味地蛮横,有时也放低姿态许别人些好处,让人占点便宜既损不了他根基也博了好名声。故此很多人提到这位执大少,都说其后生可畏。

这年头,有力量的人自然会被推崇攀附,旧朝贵族早已入不了那些商贾军阀的眼了。所以他爹对执明格外看重,吩咐慕容要好好拉拢这位执大少。慕容不置可否。

执明对他,很是不要脸。四下无人时就喜欢胡乱摸他。慕容生气,瞪他几眼,执明就油嘴滑舌地说,“你生气的样子更勾人,搞得我骨头酥软。”

听得慕容脸上一阵绯红,大骂他不要脸。

前几日执明请慕容去大光明看电影,进了大厅才发现包了场。

“执大少可真是财大气粗啊!”

他言语间全是讽刺之意,执明却不恼,非但不恼,笑得还很贱。摸他的时候也很贱,开场不到十分钟,手就放到他大腿上,不会儿滑至大腿根部,在那处使劲按了按。慕容哪里能忍得,冷不丁站起来。

他没被人这般撩拨过,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好。骂执明登头浪子吗?

执明拉他坐下,捏了他的下巴说,“我那时真心实意喜欢你,你不懂吗?”

说完就亲了他的嘴,还没来得及反应,舌头跟着伸进来,卷了他的舌尖,尽情吸吮起来。

执明的动作虽鲁莽些,但不乏柔情。慕容被他亲得手脚发软,最后被执大少笑着抱进了轿车。

“你若再动我,我就……”

“你就怎样?”

坏笑得厉害。

又能怎样,对方无赖起来的样子活像个不肯听话的孩子,任性又甜腻,倒叫慕容生生对他恨不起来,百般的痴缠也说不出讨厌二字,只嘴上逞能骂上几句,看上去更像调情似得。

执明这日来大包小包送了不少东西,客套的话也说了一箩筐。慕容他爹面上有光,人人都当他好手段,结交了这当下的新贵。

慕容懒懒地不愿搭理执明,手里端着酒杯半天也没喝上一口,恰好他表姐过来说,“我和莫市长的太太和你姨娘在里间搓麻将,正好三缺一。”不由分说拉了他过去。

他这位表姐是古墓的女儿,性子素来豪爽。

谁知,执明不一会儿也摸了过来。那姨娘见了这样的人物,忙让了位置出来说自己累了,要出去透透气。执明也不客气,直接坐下来就闲话家常了。

莫市长的太太,平时就是个包爱打听的,边打边问了执明不少话,执明也顺水推舟套了表姐不少慕容的事儿。

说到慕容小时候不听话挨揍时,慕容顿时急了,“表姐,你怎么什么都跟他说呀!”

他表姐倒还奇了,“执大少不是你朋友嘛,有什么不好说的,况这里又没什么生分的人。”

慕容无奈地哎呀了一声,继续去看手里的牌。

忽然,一双脚缠了上来。这桌上垫了层绢丝的底布,故桌底下被挡着,若发生了点什么,这旁人可看不出来。执明趁机钻了这空子,一双脚蹭来蹭去。

慕容将牌用力一丢,发出点不小的声音,把两位女士吓了一跳。

“哎呦你这孩子,做啥啦!”

执明收了脚,对他表姐道,“许是这几天干燥,惹得。”

慕容以为这会子他该消停了,谁知没过多久他借着牌掉了,故意钻到桌子底下,在慕容细瘦的脚踝上重重咬了一口,然后像个没事人似得直起身,坐会沙发椅上。

慕容的脸立刻变得一阵红一阵白,摊了牌说,“不打了不打了,我认输。”随即站起来扭头就走。

“哎?这是怎么了?”他表姐刚要上前问个究竟,执明拦下道,“待我先过去看看。”

三步并着两步追上去,拉了慕容直接上了二楼,打开左转第二间的房门,啪嗒上了锁。

慕容狐疑,“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

“有钱能使鬼推磨。”

“这些贪财的下人,是嫌慕容家给的工钱还不够么?”

嘴还未合上就被执明亲了上去。

执明边亲边顺势把他推倒在床上,心急火燎地去扯他的衣服。

慕容慌了,挣扎着扭动了几下。执明抚上他的胸口,在樱红处打着圈圈,又用膝盖顶开他的双腿,在那要紧的地方反复磨蹭。慕容哪里受过这连番刺激,才一会儿就软了。

执明解了慕容的皮带,扒了裤子,慕容下身一凉,急得叫道,“你别胡来!”

执明的手指喂了进来,又用舌去含了他的耳垂。

慕容呜咽了几声,咬着牙道,“你……你简直……不要脸……唔——”

执明呵呵一笑,“若得了你,再不要脸的事我都干得。”

当下两个人颠鸾倒凤,慕容被弄得情动非常,主动抬腰迎合。执明扣着那细腰窄臀,刺得更深。

一番胡闹后,执明搂着慕容说,“往后你便是我的了。”颇是自傲。

慕容心下不快,背过脸去,“谁是你的了!你方才对我用强的……我……我厌恶得很!”

执明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你若厌恶,高声呼救便是,你却没有,还唤着叫我快些,足见你是真喜欢我。”

慕容被他冒冒然说了心里话,顿时词穷,支吾着说,“我……我……”我不下去了。

后来执明成了他表姐的牌搭子,每回麻将凑局,必定叫上他,他又常拉着慕容同去。四人一桌,他表姐赢得次数最多,赢了钱就做东上馆子。

执明酒足饭饱后就带着慕容去马斯南路的小洋房,听说是他什么法国朋友租借给他的,谁又知道呢。

有时执明忍不住,在客厅就和慕容乱弄起来。

就见那慕容黎两条雪白长腿缠在执明的腰上,被执明顶得嗯嗯轻喘。

“你如今可算是我的小情人了吧。”

慕容也不肯言语,拿着双醉眼儿去看他。

执明真觉得此刻连命都可以相付。


评论(11)
热度(106)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