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同人】断章

#短,完结

他小时候和人打过赌。

至于赌约是什么,他似乎已经记不太清了,又或者说他是故意让那个赌约变得模糊。

和他打赌的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算得上十分漂亮的女人。

女人有一双仿佛可以渗出泪水的眼睛。

他拥有显赫的身份和一个寡淡的名字,他叫无欢。

 

光明知道他叫无欢,无欢是和自己截然相反的人。光明曾经想得到他。至于原因,光明不记得,也不想去记得。

有些事,你不需要知道必须去做的原因。有些人,你也不需要知道必须得到的原因。

光明自己也承认,理智并非能决定一切。

 

无欢的理智在光明拉住他的瞬间崩塌。

不明白是因为兴奋还是愤怒,无欢的身体轻微地发颤。他瞪着光明,想从那张毫无表情的脸上看出某种端倪。

光明没有给他机会。

这个世界上,只有征服者和被征服者。光明一直想做前者。

他压制住无欢,伸手抚弄无欢的头发。

他的这种举动好象孩子般缠人,光明对此并无自觉。

令光明感到奇怪的是,无欢没有反抗。与其说是没有反抗,倒不如说是没什么反应。

“你对谁都是这样的吗?”光明问。

无欢没有回答。他的沉默好象是在纵容光明。

无欢是光明第一个拥抱的男人。

生涩的反应和年轻的肉体,进入的炙热,以及对方最后卸下防备,放浪的请求,都让光明渐渐沉迷,一刹那的沉迷。

 

昆仑第一次主动想成为别人的奴隶。

所以,当光明问他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光明并没有诧异他的爽快。他甚至是从心里蔑视昆仑的。

他和昆仑是截然相反的两种人。如果无欢是对等的不同,那昆仑就是非对等的不同。

昆仑太过卑贱,连活下去的资格都要由他人来决定。

可是,当昆仑盯着他看时,那过于直白的视线却让光明心悸。

昆仑够简单,那份简单难保不会要了他的命。

就像某些人看到蝴蝶的翅膀就故意扯断,美好的东西总能激发人内心深处的罪恶,光明的坏心思也开始作祟。

他带着戏弄的口吻问,“你想成为我的人吗?”

只是那一句话,昆仑觉得自己被拯救了。他一直等待着的或许就是那样的一句话。不管如何被践踏,如何被嘲讽,让他痴迷让他眷恋的是别人的诉求,他需要一个主人,供他吃供他喝,满足所有身体上的需要。同时,对他下达命令,让他所有的举动都有了意义,让心也跟着温暖。他觉得,光明能温暖他。

 

鬼狼的话语哽在喉间,好象冻结一般。他想到了雪国,他梦里的故乡。

在他和昆仑相遇的那刻起,他就知道自己会死。

鬼狼一直惧怕死亡。他自认没有高洁的灵魂,他只是想活着,背叛所有的族人,像个奴隶一样活着,尊严,在他面前一文不值,他只渴望生命能够得到延续。

然而,这种渴望必定要付出对等的代价。

他至今仍记得北公爵冰冷的话语,以及他投掷出的火把。

焚烧着的烈焰伴随着肉体的灼热,就在他认为将被毁灭的时候。那从天而降的袍子停顿了他的时间,保持了他的肉体。他成了叛徒,比奴隶更下贱的东西。

他不想去爱也不想被爱,只一味地裹紧袍子,与冰冷相拥。

许多人都并不知晓为什么秋天树木要落叶,冬天湖水会结冰。惟有当人落下热泪时,他才明白或许是因为自己爱上了某个人。

鬼狼抱住了昆仑,将头埋进他的项窝子里,轻缓地,痛苦地,浅尝这人生最后的温暖。爱呵,真是个残忍的东西。当你以为得到的同时,又立刻惊悟自己要失去另外一样东西。

鬼狼扯下了袍子,时间开始运转,肉体也跟着灰飞。他大概是爱上了某个人,所以才感觉眼眶发热,所以才有这诸多的不舍。

 

故事的起因大概是源于一个赌约。

 

吃最好的东西,穿最漂亮的衣服,得到最强男人的宠幸,却永远得不到真心。

 

鲜花盔甲的主人会杀了王,得到这天下最美丽的女人。一旦流下伤心泪就是死期。

 

赌约是以最宝贵的东西为代价。

而这代价在巨大命运的齿轮面前,又显得那么地微不足道。

 

无欢-----做一个坏人比做一个好人容易

 

光明-----得到一个人的真心要比得到天下更难

 

昆仑-----得到未必是幸福,失去也未必是不幸

 

鬼狼-----我企求最后的温暖,哪怕只拥有一次


评论(24)
热度(51)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