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他在向阳处

#短,完结

凡子开着车,老岳用手机查看路线,洋哥和弟弟在后座上拌着嘴。

说出来旅行是凡子的主意。问到去哪儿,凡子说,“到任何人想去的地方。”

老岳带了他的吉他,可一路上压根没什么机会弹。面包车开出北京没多久就不幸抛锚,四个人推了会儿最终放弃,可怜兮兮地在路边等待救援。

凡子问,“出师不利,还走不走?”

老岳很肯定地回道,“走。”

老岳说话的时候眼里有光,似乎给每个人吃了颗定心丸。

这样的老岳时常让凡子想起那年初次见他的情形。拖着个大行李箱,背着把吉他。低领白色毛衣,衬得人很温柔。

一月份的北京已冷得让人瑟瑟发抖,连续好几日的阴天,可老岳来时天气格外晴朗,难得出了日头。他站在向阳处,笑得很是灿烂,让凡子一下子眯了眼睛。

 

最先热络起来的不是老岳,而是凡子。

凡子会拉着他一起练rap,或谈论最近喜欢听的歌,说到自己感兴趣的话题时,老岳的面部表情总是显得很生动。

大抵拥有梦想的人看起来都是熠熠生辉的,自然而然地会吸引别人的目光。

凡子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那时对老岳存了些非分之想。

凡子问老岳吉他弹了多久,老岳说,“长长久久。”

努力不一定会有回报,这是真正努力过的人才会说的话。凡子并不认同,在他曾经待过的世界里,努力与机会是并存的。所以为了机会来临的那天,他必须努力,才会有和机会相匹配的实力。

凡子听老岳唱歌,看他拨弄吉的手指,好奇地抓了老岳的手想去看看上面的老茧。

他问老岳,“你唱一无所有的时候在想什么?”

老岳没有回答他。

老岳有时候会这样沉默,在诺达的宛如庆典的欢乐里,瞥见他从容的微笑。

“老岳,你真矜持。”

总是把喜欢放在心里头。


 

老岳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上自己,凡子不知道,他觉得自己没那么招人喜欢。他非常不确定地问老岳为什么,对方只是用适度的亲吻告诉了他一切。

亲吻的感觉很好,能够从口腔内壁摄取对方体内的温度,远比互相拥抱更令人觉得满足。

凡子抵触着老岳的舌尖,对方不自觉地微微颤抖。像是接收到了一个积极的讯号,凡子肆无忌惮地摸了老岳的大腿根,像个无耻的流氓似得,靠在对方的耳边说了些撩拨的下流话。

凡子笃定,老岳不会生气。

因为,老岳喜欢我。


 

洋哥又偷吃了弟弟的糖,弟弟高喊着说要换位子,洋哥瞎起劲地喊我也要换。

老岳无奈地摇头,“你们看得懂导航吗?”

洋哥和弟弟面面相觑,想起之前老岳带他们逛街,途中因为弟弟沉迷甜品店和老岳走散了,两个人杵在原地谁都没敢动。只得给老岳打了电话,央求着他快点来接。

老岳靠定位找到他们的时候笑着说,“像迷路的俩孩子。”

洋哥默默塞了颗到弟弟嘴巴里,弟弟默默咀嚼着,全当没抗议过。

凡子将车停到中途的加油站,老岳掏了钱给洋哥,让他去便利点买吃的,弟弟欢天喜地跟着去了。


 

夕阳慢慢隐去,夜色迫不及待地想要粉墨登场。老岳静默地看着徐徐西下的落日,余晖的光芒打在他脸上,透着淡淡的橙红色。

凡子在一旁看着他出了神。

他有阵子十分羡慕弟弟,看到他靠在老岳身上,贴着他的那份亲昵,独享着那份老岳式的温柔。他也想和弟弟一样靠得那般紧密,把头搁在老岳的胸口,听听对方起伏的心跳声。

动情是件很容易的事,人是很容易会感同身受,被情绪波动影响的个体,可这种感觉来得快去得也快,没有常性。动心很难,不会为一时的感动和哀伤左右自我,却能让动情的感觉长久地延续下去。

凡子挨近老岳,明知故问地说,“你在看什么?”

“看太阳。”

“太阳有什么好看的,不天天能看到嘛。”

“不一样,和看时的心境不同。我和你一起看,却是最高兴的。”

凡子忽然很想吻老岳。

洋哥带着弟弟屁颠屁颠地回来了,随手将一根可爱多递给老岳。

“太甜了。”老岳说。

他并不知道自己大笑的时候在凡子眼里最是甜蜜。 

洋哥曾说小弟甜,凡子其实也想跟着说老岳也甜。只是这种轻轻浅浅的甜,外人很难体会地到罢了。



四个人继续上路,等开到海滨,天都已经乌漆嘛黑了。

洋哥搂着弟弟早在后座上酣睡,凡子便和老岳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凡子说,“我想听你的吉他。”

两个人下了车,老岳调了琴弦,用手拨弹起来。老岳唱了一首凡子没听过的歌,纯英文,配合着老岳的音调,悠悠然地飘荡。

凡子静静地听着,一曲结束也没鼓掌,只低喃道,“我很喜欢。”

他觉得老岳值得喜欢这两个字,被洋哥和弟弟喜欢,被自己喜欢,被更多的人喜欢,他值得那份喜欢的愉悦馈赠。

凡子上前亲了亲老岳的额头,老岳主动给了他一个浅吻。看不真切的老岳上扬了嘴角,发出低低的吃笑,宛如某种邀请。

凡子将老岳压在了自己身下,像一个好奇的侦查者独自探究着这具身体的美妙。在自己眼前舒展身体的老岳,是春日里最先抽出的那枝新绿,鲜嫩又柔软。

凡子差点错过第二天的日出,是老岳将他摇醒。两个人仿佛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欢呼雀跃着跑向海边。海水前仆后继地盖上脚丫后又匆匆退去。

日出的太阳闪烁着无边的金光,凡子一眨不眨地盯着老岳。

他就站在向阳处,全身像打了层淡淡的光晕。凡子的内心升腾起一股希望,促使着自己牢牢抓住了老岳的手。

他觉得自己现在已经拥有去爱一个人的力量。


评论(6)
热度(10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