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老岳易推倒

#短,完结

(一)

凡子第一次见到老岳的时候就很想推倒对方。

倒也不是说老岳长得是有多颠倒众生,只是,老岳温柔。

凡子喜欢看起来温柔的人。不过,他有这贼心却没这贼胆,所以在追求老岳这件事上,磨磨唧唧了大半年。

半年后,才犹犹豫豫地开口。要说这半年里他干了点啥,还真没啥,连点暗示性的苗头都没有。既没对老岳表白过,连个手也没暗搓搓地牵过。

至于这次为什么会突然搞事,因为老岳坐在床边看他的样子很撩,撩得他心里呯呯直跳。

老岳这人,平时总是会有那么一个瞬间,特别能打动凡子的心。

 

(二)

凡子一下子把老岳扑倒在床上,说,“我喜欢你。我可以亲你吗?”

老岳对于凡子的举动倒也没太大意外,毕竟凡子这样的人心里面虽然藏着掖着点秘密,眼睛明晃晃地早把自个儿给卖掉了。偏偏他还不自知,天天岳岳啊岳岳叫得格外亲昵,可劲儿地在暴露自己。

“凡子好像特别爱跟在你屁股后面。”

洋哥一语道破天机,凡子在旁边听得急了,“说谁呢?你说谁呢?我像狗吗?啊!”

凡子拼命掩饰着,连嗓门都逐渐拉高。

老岳打圆场道,“我知道,你是貂,不是狗。”

凡子那点心思,老岳心知肚明,可他也不好点破,每天只瞧着凡子在他面前傻愣愣地微笑。

培训的日子一旦觉得枯燥,凡子常常没话找话,三天前说过的梗三天后又拿出来说。

老岳陪着笑,边笑边把手臂搁在了凡子肩上。

 

(三)

凡子瞧着老岳,见对方没个反应,光看着他,两片嘴唇瓣儿纹丝不动。

凡子倾身下去亲了亲,软绵绵的,有点像抿了一口龙须糖。

凡子的脸颊微微泛了红。

从前,老岳碰他的时候他都得忍着。表面还故作镇定地和对方聊着天,心里却跟火烧眉毛似得。

手指摩擦过的肌肤简直要让凡子跳脚,恨不得下一刻就把老岳推倒,干自己想干的事。

可到底还是没有。

 

(四)

他都把手搁在凡子肩上了,可凡子啥都没干,这当然在老岳的预料之中。虽如此,还是有点不痛快。

他希望凡子干点什么。

按理说凡子一九二的个子,想压制他是易如反掌的事,但凡子从来没用过强。

其实到了老岳这种年纪,已经不会再像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少年人,精神层面的火花被点然后,身体方面的索求便迅速地紧随其后。

但是……凡子不是。

凡子在处理这种事情上更为小心翼翼,因为,他对老岳的重视程度远远甚于老岳自己。

老岳刚开始不明白这点,直到凡子哭着对他说,“岳岳,你能多疼自己一点儿吗?”

 

(五)

岳岳,是凡子先叫起来的。

这个称呼从凡子嘴巴里念出来似乎特别腻乎,老岳浑身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但是凡子喜欢,搞到后面大伙都开始慢慢叫起岳岳来。

某天,老岳很严肃地对凡子说,“能别叫我岳岳吗?”

凡子一脸疑惑地问,“为什么?”

“像在叫小朋友。”

凡子很舍不得似得哦了一声,没几天固态重萌,又开始喊他岳岳。

 

(六)

有一瞬间,老岳觉得自己喘不上气,待缓过劲来时,看到凡子整个眼眶都红了,还问他为什么不当心点自个儿。

老岳觉得被年纪小的人数落有点丢面子,可他又说不出反驳的话。

毕竟,凡子站理。

他勉强支起上半身说,“才多大点事,你怎么比我先哭鼻子了。”

凡子抹了抹眼角,非常诚恳地说,“以后让我多疼疼你吧。”

那是一句无意识的告白,听着很是暧昧,可惜凡子不觉得。

老岳听完脑子里瞬间炸了。

原来,让人动心的,往往不过是最简短的一句话罢了。

 

(七)

凡子用手指轻轻摩擦刚才自己亲过的地方。

老岳不是没被别人亲过,但凡子是不一样的,只有凡子亲他的时候,才叫自己舒服。

他拨开凡子的手,把头凑了过去。

凡子伸了舌头,撬开了老岳的嘴,搅了舌头,啃噬起来。老岳哼哼了几声,但是没有反抗,反而顺着凡子的举动辗转加深了这个吻。

在凡子身下的老岳显得异常柔和。

老岳脾气好,没怎么见过生气的模样,对人向来温柔。凡子有些好奇,想老岳的身体是不是也一式一样的温柔。

两个人纠缠了好一阵,凡子才面色通红地放开老岳。

他喘了几口气,哑着嗓音问:“我能抱你吗?”

 

(八)

老岳有想过凡子抱他的情形,只不过想想那样的光景就觉得十分滑稽。

手足无措地凡子傻愣愣地看着自己,裤子的拉链拉到一半,似乎犹豫着该不该进行下去,刚开始的冲劲马上被不知如何是好的羞耻感所取代。

毕竟,凡子没有和男人在一起的经验。

当然,这只是老岳的想象。他那时候一直希望凡子会采取些什么行动,所以有意无意地会撩拨一下凡子。

只是,他没料到凡子会突然直接吻他。更没料到,对方会直接了当地提出拥抱的想法。

老岳呃了一下,踌躇着该用什么话语来引导凡子。

但……凡子先失控了。

 

(九)

人和人之间大概天生就知道互相取暖的方法,占有或许也是一样。

凡子提高了老岳的大腿,以便更深地进入。没有一点儿的爱抚,凡子就刺了进去,惹来老岳腾然的叫声。

熟悉的老岳渐渐变得陌生,在自己的强行压制下变成凡子所不知道的样子,这大大刺激了凡子。

他扣着老岳的腰,用力穿插起来。

彼此之间并没有多余的话语,第一次品尝肉体交合带来的生涩刺痛和甘美愉悦。

从那天起凡子身上的某个齿轮好像突然咔嚓一下,开窍了。不再忌讳身体之间的接触,叫岳岳叫得愈加频繁。有时会主动从身后搂住老岳,贴着他的耳垂边说悄悄话。

一旦逮着机会就会把老岳圈在自己怀里,极尽蹂躏之事。嘴里亲热地叫着岳岳,很宝贝似得,下手却是从不见餍足。

对于这样的凡子,老岳只是一味的纵容,他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当凡子推倒自己,在脖子那处蹭来蹭去,沉着声音说岳岳,我想要时,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他像初次般安静地看着凡子,看着对方的呼吸变得急促,难耐地舔着下唇,从一个人慢慢演化成野兽。

 

(十)

老岳动情的时候会主动搂住凡子的颈脖,凑上去为他送上浅吻,温柔得像春日里最绵密的一场细雨,淅淅沥沥地搞得凡子很难受。

越是这样的温柔越像是某种不可名状的挑逗,会唤醒身体里不可预知的诉求。

他是我的!

凡子在老岳的肩头狠狠咬了一口,似乎要宣布自己的所有权。

只有我看过老岳动情的样子,因为他是我的。这让凡子觉得无比欣喜,他反复顶着老岳的敏感带,希望听到对方哭饶的声音。

凡子是一团炽烈的火,投掷到老岳身体里,烧得他遍体通红。

 

(十一)

老岳在翻看着《双城记》,弟弟把头靠在他肩上,老岳笑笑,并未言语。

过了一会儿,觉得肩头的份量重了些。扭头一看,原来洋哥也靠了上来。

凡子一手拎了洋哥一手拎了弟弟,“去去去!瞎凑什么热闹呢!”

瞧弟弟立刻皱了眉,凡子辩解道,“岳岳很容易被推倒的,你们当心点成么?”

说完,很自然地靠到了老岳的边上,憨厚地眨眨眼。

弟弟哦了一声,“老岳易推倒。”

洋哥随即附和道,“老岳易推倒。”

老岳忽然很想揍这三个人的屁股。

 

(十二)

老岳去串门子了,凡子起初不知情,直到该吃午饭了还不见老岳,一问下来才知道对方到别的寝室去了。

老岳回来的时候凡子面色有点难看。

老岳也不跟他废话,直接踮起脚跟亲了下凡子的嘴角。

凡子叹口气,抓了老岳的肩膀把他按压在门背后。

“不许给我去招惹其他人。”口气有点冲。

“你还真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推倒我么?”

“那也不可以!”

凡子一只手压住老岳的胸口,一只手伸进对方的裤头里。

没多久老岳就挂在凡子身上直哼哼。

老岳易推倒,那只是因为推倒他的那个人是凡子。


评论(6)
热度(201)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