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牵手

#短,完结

那时候好像还没怎么真正牵过弟弟的手,因为那时候弟弟腻歪老岳比腻歪他多得多。

洋哥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老拿哥哥的架子去使唤弟弟,亦或者是弟弟不听他的话就对弟弟凶的关系。

弟弟有一次就很无奈地说,“你是不是偶尔能稍微疼爱我一下?”

被洋哥踢了下小屁股,吼了声,“快搬!”

弟弟边叨叨边搬了东西,以后每次碰到洋哥吩咐做这做那,弟弟都很听话地只干活不啰嗦。

 


几个人在出发去韩国的时候,弟弟在候机大厅里和老岳玩得不亦乐乎。

洋哥抓抓额头,寻思着自语,“我很凶吗?”

“你不是凶,你是无情,冷酷,还无理取闹。瞧你把小弟唬得,唯洋哥命而是从。”凡子故意拿话取笑他。

他其实……也想对弟弟好来着,也想过让弟弟坐在他大腿上,贴着胸口,像个孩子一样依赖自己。

但是,洋哥这个人吧,越是喜欢越要欺负。

他踹过弟弟的屁股,捏过弟弟的脸,就是没牵过弟弟的手。总觉得,牵手是个挺神圣的事儿。不都说手掌连着心脉嘛,牵了手不就等于交了心。

凡子为此还笑话他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

弟弟更是没有主动牵过他,只有要糖吃的时候才可怜兮兮扯了洋哥的衣角。


 

分住宿房间的时候,弟弟一下挽了老岳的胳膊说,“我要和岳岳一起睡。”

被洋哥立刻打横抱起来,像夹着东西一样抱回了房间。

弟弟一屁股跌坐在床上,气呼呼地问,“干嘛不让我和岳岳一间,从前两人铺,你睡上面我睡下面,还没睡够吗?”

洋哥猛地拍了下弟弟的脑门,“说什么呢!说什么呢!以后不许再说睡这个字!”

洋哥耳畔穿来弟弟非常无辜地哼唧一声。(ˉ(∞)ˉ)

弟弟这个傻小孩,压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洋哥惦记上了,正扳着手指头等睡他的日子。

晚饭刚吃完没多久,弟弟肚子又饿了。躺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嘴巴里嚼着糖,心里想着肉。

洋哥奇怪地问,“我看你晚饭也没怎么少吃,这都消化到哪儿去了?”

弟弟拉了T恤,露出平坦的小腹。

“我还在长身体呀!”弟弟捏了捏自己的肚子,没捏出什么堆积的赘肉来,只拉出了点褶子。

洋哥被他逗乐了,“快别折腾你的肚子了,哥带你出去再买点好吃的。”

弟弟眼睛顿时亮了,“真的?!洋哥,你不是骗我的吧?!”

忽然被弟弟以一种期许的目光看着,洋哥这心里,相当地受用。


 

弟弟拎着炸鸡盒子跟着洋哥往回走,手已经迫不及待地伸进去捞了只鸡腿出来。

啊呜咬了一口后说,“洋哥,酱烧味的真好吃♪(^∇^*)洋哥,你要来一口吗?”

弟弟非常友好地递了过去,洋哥也不客气,张嘴咬了一大口,几乎把大半的肉都吞进了嘴里。弟弟有点后悔,自己就应该厚着脸皮,享受洋哥难得一次的深情大放送。

因为他们住在交通比较便利的市中心,晚上的街道依旧人来人往很是热闹。弟弟是个好奇鬼,什么都要凑上去瞧个几眼。

“你再磨磨蹭蹭的,小心我把你丢下自个儿回去了。”

弟弟不紧不慢地跟上来,“才不会,你要把我弄丢了怎么跟岳岳交代。”

“你就仗着自己是幺儿,吃准了老岳宠你是吧?”

弟弟反问他,“难道你不疼我这小幺?“不待洋哥回应,又拉高了T恤的袖管,提了提裤管,“你看我这细胳膊细腿的。”

从前弟弟可倔得很,拿话激他基本都会和你对着干,口口声声说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什么都不怕。可在洋哥那儿钉子实在碰得太多了,现在慢慢就转了性,知道不能事事硬杠,必要时须采取些怀柔政策。

哎呀,弟弟抿嘴了,还皱眉了,小模样瞧着挺可爱,挺招人的。

洋哥心里面软的一塌糊涂,嘴上却不饶人,“装,你就装吧,哪次不是你吃得最多,护食还护得密不透风。”

弟弟知道洋哥又拿他开刷,一下跳到洋哥的背上,洋哥即刻弯了腰。

“小弟,你……你能先给洋哥点缓冲的时间吗?搞这种突然袭击,是要疼死你哥的老腰吗?”

弟弟在洋哥脖子上蹭了蹭,“痛痛飞走了,飞走了。”

拿他当小孩子哄呢,大孩子哄小孩子,倒也没什么不对。

洋哥略微作了下调整,胳膊勾着弟弟的膝盖。弟弟双手搭在洋哥的肩上,兴奋地喊,“洋哥,跑起来!飞!”

气息喷在洋哥的后脖子上,怪痒的。

洋哥回,“我能带你跑,可我飞不了……”

弟弟发出爽朗的笑声。


 

弟弟真轻,比练习时绑的铅块轻多了。趴在他背上,像只猫蹲在那里,猫垫子还在不停地挠他,简直坏透了!

走上坡路的时候,弟弟怕他累着,晃荡双腿要下来,可洋哥偏不同意,“你再动弹我就直接把你甩出去。”

洋哥就是嘴硬心软,先前怼天怼地怼老岳怼自己,嚷嚷着不开心,结果往他手里塞了根可爱多立马就消停了。

凡子说洋哥凶起来的时候是很可恶,可是要好起来那也是掏心掏肺。弟弟算是明白了。

离开住处还有几步的距离,洋哥终于把弟弟从背上放下来。弟弟脚一沾地,就牵住了洋哥的手。

和想象中的有点不一样的,弟弟的手更软更小些。在握住的一刹那,仿佛被弟弟抱紧了似得。

他正牵着我的手。

洋哥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跳到了手掌心,又迫不及待地要跳进弟弟的身体里去。


 

在许多个日子过去以后,即使弟弟已经黏他黏到时不时挂在身上了,洋哥始终忘不了那个晚上,被弟弟牢牢牵着,呼吸开始带出些奶味的馨香,似乎就连夜色都散发出迷人的恬静味道。


评论(5)
热度(19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