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迷路

#短,完结

老岳很尴尬地陷入了一个迷路的怪圈,总觉得这个地方刚才走过了,结果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原地。

 

老岳问凡子,“你很容易迷路吗?”

凡子昂起头想了想,“好像很少。”

老岳笑笑,“你方向感一定很好。”

凡子举起手机,摆了摆说,“百度地图不是有定位嘛,岳岳你傻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靠方向感这种东西。”

老岳一下被怼得无话可说。之前去探望洋洋,自己从停车场到房间足足耗了将近半个小时。一栋楼里还能转圈圈转了十几分钟,这种总丢脸的事情,他实在很难对凡子说出口。

 

这日休息,老岳要出门买东西,拉了凡子去充当壮丁。

凡子一路上都在不停叨叨,“你说我们在北京这些日子,去过的地方简直屈指可数,每天几乎三点一线。”

“你怎么说的跟童子军似得,哪里三点一线了?”

“训练,吃饭,睡觉,从宿舍到公司,哪里又不是三点一线了。”凡子说得非常理直气壮。也不是没和老岳单独出去过,去超市买东西办手续那都是公干,两个人单独外出潇洒那是少之又少。

反正凡子觉得挺乐呵的,出去约会谁不乐呵,不免话多啰嗦起来,老岳强行塞了包薯片给他,总算是让他闭了嘴。

拆了包装先抓了点递到老岳嘴边。

老岳摇摇头说,“那是给你吃的。”

这句话听在凡子耳里,舒坦得不得了,薯片也忘吃了,只顾着直勾勾地去看老岳。

上了环线,老岳终于忍不住了,“这位朋友,我是脸上长什么东西了吗?惹得你这样看我?”

收回大刺刺的目光,凡子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我想睡了。”便想着侧过身。

老岳轻轻踩了刹车,故意逗弄道,“你想睡觉还是睡我?”

凡子的眼睛顿时瞪得跟个铜铃似得,他没想到老岳会这样和他打趣。

老岳从来不会说暗示性的话,起码之前没有。虽然他们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老岳难免会忘形,可在言语上老岳没主动撩拨过自己。

 

主动的老岳让凡子很心动,就像豹子看上了羚羊,瞬间便露出了精光。

红灯开始频繁地闪烁,老岳扭头搂了他的脖子,在他嘴角边亲了亲。还没等凡子回过神来,老岳推开凡子踩了油门。

凡子摸了摸被老岳亲过的地方,仿佛还留着余温,似有若无的亲吻才更搞得人心痒。凡子觉得自己错看了老岳,越是温柔可亲越是狡猾不老实。

老岳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般的惬意笑容,在床上凡子对他为所欲为尽顾着欺负他,平日里他就要多欺负欺负凡子,这才叫有来有往。

凡子压着声音说,“岳岳我真没看出来,你丫蔫坏蔫坏的。”

老岳对他的控诉不以为然,十分平静地说,“我饿了。”

凡子靠在座椅上,哎哎地连叹了几声。

老岳说,“我想吃面。”并未带着征询的口吻。

凡子更想吃老岳,可这话,他没对老岳说出口,他吃不准老岳又会使出什么新的法子来撩拨他。

“你最近……有点放飞自我。”

老岳没有反驳凡子。

他故意的,用各种各样的话去激凡子,想让他对自己做点什么。老岳对凡子有欲望。他觉得这很正常,只是从前他没大好意思在凡子面前表示。

老岳自个儿心里明白,心里跟个明镜似得明白,可在恋爱这个问题上他多少还有点愚笨。说喜欢你好像显得不够重视,说爱你又觉得太肤浅。老岳想更真诚点,炽热些。

后来,大概是凡子让他想明白了。

凡子抱他的时候一点都不温柔,一股脑地只往他身体里挤压,搅得他只剩喘息的气。

我要抱你跟我很爱你,在凡子的心里大概是划等号的。

凡子在床上很不要脸。

老岳想,面子这种东西在喜欢的人面前都是狗屁。于是,他也开始变得有点不要脸起来。

 

把车子停到车库后两个人去吃饭,老岳很不客气地夹了凡子碗里的肉。

凡子二话不说把剩下的肉都挑出来给老岳,老岳本想着说谢谢,凡子凑到他耳边说,“晚上肉偿我好不好?”

老岳觉得现世报来了,这撩拨的坏模样学得还挺快。

凡子把想买的东西统统扔进了购物车里,又讪笑着去拿饮料。

“你这是存心抢钱啊?我这可是有预算的。”老岳嘟囔着把购物车里一般分零食又放回货架上。

凡子立刻把饮料递给他,“听你的,听你的,都听你的。”

两个人拎了塑料袋走出超市,没想到在底下的车库懵了圈。因为车库有一部分在修建要绕路,老岳问了人后左转右转迷失了方向。

老岳觉得他似乎又在重蹈覆辙,非常抱歉地对凡子说,“额……我好像迷路了。”

凡子贴在他背后,在他脖子上亲了一口,亲完后还意犹未尽地砸吧了下嘴巴,“岳岳,我刚发现你唯唯诺诺道歉的样子也太可爱了吧。”

“可爱个屁!这个形容词用在弟弟身上还差不多。而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唯唯诺诺了!”

凡子瞧他脸红脖子粗地争辩,还是觉得他可爱。

弟弟那是少年人的可爱,稚嫩的天真。老岳的可爱在于哲人的傲骨和偶尔孩子气的烂漫。

老岳用胳膊肘推搡着凡子说,“你如果还记得停车库的位置,带着我走吧。”

凡子牵住了他的手,“如果有一天你迷路了,我希望是我找到你。”


评论(2)
热度(86)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