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感冒

#短,完结

(一)

睡觉的时候,弟弟又不老实,几次三番把被子给踢掉。

洋哥起床见弟弟又踢了被子,急忙给他盖上。

吃早饭的时候又苦口婆心地对弟弟说,“你这坏习惯得改改,小心感冒。”

到了这天晚上,弟弟就睡到了洋哥的身边。

洋哥紧抓着被角,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问,“你……你要干嘛?”

弟弟轻飘飘地说,“和你睡觉啊!”

 

(二)

把弟弟整个像粽子似得用被子卷起来后,洋哥才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

弟弟觉得绑手绑脚,不耐地说,“太紧了,松开!”

洋哥摆摆手指头,“免得你睡到三更半夜又踢被子。”

弟弟说,“那你搂着我睡不就完了,搂着我还怕踢被子吗?”

那更不行!

洋哥心里暗自嘀咕:你都像块糖似的又香又甜了,难保自己不张口。

 

(三)

虽然弟弟像只蚕宝宝一样只能扭来扭去,但洋哥望着天花板还是不敢去看弟弟,直到弟弟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才感到安生。

然而……然而洋哥……睡不着了。

嘴巴里念着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念到一千只羊时都没半分睡意。

弟弟砸吧了一下嘴巴,呵呵一笑说,“洋哥……”

虽然知道弟弟睡梦话呢,洋哥心里还是打起了小花鼓。

“我要吃糖。”

我也想啊!

洋哥欲哭无泪。

 

(四)

第二天洋哥频繁地开始打喷嚏,弟弟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关切地问,“洋哥,没事吧?”

洋哥摆摆手,“没……没……阿嚏!”

洋哥推开了点弟弟,揉揉鼻头,“你离我远些,小心传染给你。”

弟弟很乖地哦了一声。

到了下午,又不听话地腻歪到了洋哥身边,“你好点没?我背包里有药,你拿去吃,还有……”

啰啰嗦嗦了一大推。

洋哥头脑发胀,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也忘了要跟弟弟保持距离,靠在弟弟的肩头眯了眼。凡子进来看到这一幕说,“这是大猫靠在小猫身上吗?”

 

(五)

洋哥的感冒拖了一段时间,半好不好的,喝了双黄连才减轻了点病症。

这几天转暖,老岳对洋哥说,“春捂秋冻,你可仔细着点。”

洋哥知道大家都关心他,不住地点头嗯个不停。

下午的时候,弟弟穿着拖鞋,露出双雪白柔嫩的脚丫子,踢踏踢踏地回了宿舍。

洋哥见他光着脚,将一双崭新的袜子塞到他手心里,“尺码大了点,你先将就穿着。”

弟弟说,“我有呢!”

洋哥训斥道,“有还不穿着!”

口气虽严厉,面上还是挂着笑的。

弟弟吐舌,“洋哥你怎么老凶我,我知道,你肯定是喜欢我才老凶我。就跟凡子他们一样,上梁不正下梁歪,对不对?”

洋哥顿时尬了,立刻夺了弟弟手里的袜子,嘴巴里嚷嚷,“不识好人心啊!”

弟弟马上扑过去抢,“哎呀,我穿,我穿还不行么!”

 

(六)

洋哥的感冒好了,却轮到弟弟不对劲了,面上和平时大不一样,像染了一层薄薄的醉红。

洋哥拽着他要去测体温,弟弟推说,“我好着呢,既没咳嗽也没喉咙痛,兴许只是过敏罢了。”

洋哥知道弟弟明天要登台,即便今天有什么也肯定强扭着不肯听的,就搂了他的肩膀说,“小弟,有什么千万要告诉哥哥,懂吗?”

弟弟回,“我懂。”

他当然懂,洋哥,最是在乎他的。

 

(七)

弟弟还是喝了药剂,整张脸皱成一团。

嘴巴里拼命喊着,“怎么那么苦!怎么那么苦呀!”

洋哥早准备好了似的,一根棒棒糖立刻塞进他嘴巴里。

弟弟含着棒棒糖,总算是消停了。

“你这感冒,该不是我传染的吧?”洋哥有点自责。

“才……才没有!”弟弟从嘴巴里抽出棒棒糖,“怪我自己不好,打赤脚出门,冻着了!”

凡子在一旁听了不由感慨,“我们这回可真的是老弱病残呐!”

弟弟硬气地说,“我很快就会好了!很快很快的!”

 

(八)

弟弟被强行戴上了口罩,刚开始还扭捏地不肯,洋哥说怕病毒性感冒传染给别人,只好暂且先戴上一阵子。

口罩戴久了闷得慌,弟弟时不时稍微扯下来一点,露出个鼻头。

凡子笑话他像恐怖片里的无嘴怪,还拉着洋哥说,“还记得上次看的那个恐怖电影吗?”

说起那个电影,洋哥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慌忙捂上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弟弟气得踹了凡子一脚,“我哪有那么可怕!”

然后一把捧了洋哥的脸问,“有这么好看的鬼么?”

弟弟的眼睛水汪汪的,让洋哥想起某种眼大头小的动物,此刻他拿这双润湿的眼一眨不眨地盯着,洋哥觉得这样看久了,估计自己会溺进去吧。

 

(九)

弟弟依旧戴着口罩在一处静静地哼着歌,洋哥进来见老岳和凡子都不在,就问,“他们去哪儿了?”

弟弟摇头,摊了下手。洋哥就坐在椅子上,听弟弟继续哼歌。

弟弟哼了一会儿说,“洋哥,你折个东西送我呗。”说完,拿了张信纸给他。

洋哥接过去捣鼓了几下,不出一刻钟的工夫就弄了朵小花递给他。

弟弟摊在手心里问,“洋哥,这形状有点像玫瑰。”

 

(十)

洋哥知道弟弟喜欢白玫瑰。

在舞台上的弟弟看起来又纯净又透亮,脸白嫩得就像一朵绽放的白玫瑰。

弟弟笑得很开心,咧嘴道,“谢谢洋哥。”

洋哥瞧他这样,心里欢喜得厉害。

盈满笑意的弟弟大概是这天底下最好看的小孩吧。

他拉了弟弟的手,弟弟抬头看他,眼睛里露了点疑惑,是充满好奇和未知的眼,带出点稚嫩的光芒。

洋哥用手盖住弟弟的眼睛,低头亲了上去。

 

(十一)

隔着口罩,洋哥感受着弟弟的唇形,总觉得经历的一切都显得格外朦胧,有点失真。

他吻着弟弟,也像一个梦。

拉着的手微微颤抖,手指头不由自主地拽紧。洋哥觉得弟弟似乎缩在自己掌心里,可爱得很。

洋哥放开了弟弟。

从前,洋哥也亲过弟弟,可那只是在面颊上。弟弟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问,“洋哥,你干嘛亲我?”

洋哥温柔地笑了,“因为我喜欢你呀,傻瓜。”

 

(十二)

自那以后,洋哥再没那般亲过弟弟。

即便弟弟摘了口罩,几次三番踮了脚跟,嘴巴也努了又努,洋哥都飞也似的逃窜开了。

弟弟很不开心,“凭什么你亲了我就不允许我亲你!”

洋哥摸着他的脑袋说,“因为你傻里傻气的,我怕亲多了会传染。”

惹来弟弟一阵打闹。


评论(3)
热度(24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