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小孩

#短,完结

凡子大概挺喜欢小孩的,所以在婴儿手推车旁走过来走过去,也没见要走的意思,还冲着老岳说,“巨可爱。”

“弟弟难道不可爱?”老岳存心逗他。

凡子很正经地回道,“弟弟也可爱,可有时候太皮了,爱捣蛋,一点都不乖。”

“小孩子哭闹起来也烦死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睡时是天使醒时是恶魔。”

凡子没在意老岳说了什么,一个人蹲在婴儿车旁卖力地唱着两只老虎。

老岳也跟着蹲下来,“你说现在五六岁的小孩哪个还会唱两只老虎,这游戏不是为难咱们嘛!”

凡子只顾逗着孩子,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老岳搭腔。

老岳终于等得不耐把他给拖走了。

凡子依依不舍地又回头看了好几眼,“哎,你瞧那小脸粉扑扑的,面颊像水煮蛋又软又白的。”

老岳一路上都在听他叨叨,说到后面直接掏了手机塞他手里说,“不如淘宝买个充气娃娃吧。”

凡子急忙拒绝,“别别别,老岳!你可别折腾我!要被洋洋和弟弟笑话死的。”

老岳不理会他,解屏后开始找淘宝APP,“我看你那床头空落落的,买个娃娃慰藉一下你。”

凡子一把抢了手机勾住老岳的脖子,贴着他耳旁说,“好岳岳,我有你慰藉还要别的干嘛!”

凡子和老岳差了四岁,都说三岁一个代沟,思想和做事都有很大不同,可凡子觉得挺好,因为他可以仗着老岳比自己年纪大,有恃无恐地冲对方撒娇。

 

比如上周他们去买水果,凡子想吃西瓜,拉着老岳的衣袖,直接了当地诉求,“我要吃瓜。”

老岳也没细想,回说,“你自己挑呗。”

选了个黑皮红肉,切半没买整,价格都贵得让老岳肉疼。

他暗搓搓地对凡子说,“超预算了。”

凡子哎了一声,见老岳已经有把西瓜退回去的打算,顿觉吃瓜无望。这到嘴的鸭子眼睁睁地就要飞了,凡子当然不甘心,非常厚脸皮地说要在老岳面前撒泼打滚。老岳并不理睬他,直接爽利地把瓜放回摊子上。

凡子立马贴在他身后,急切地唤到,“哥~我要瓜,我要嘛!”

尾音居然拖得黏糊得不得了。

这一米九的大块头现在就像个赖皮的孩子,一口一个哥,叫得老岳心里一阵肉麻。

“打住!”老岳只想捂了自己的耳朵。

“瓜!”凡子伸出手。

 

老岳是那种很难拒绝别人的类型。

就像弟弟挑食总吃糖,老岳他们会把糖藏到弟弟找不到的地方,弟弟急得去央求老岳,吸几下鼻子老岳肯定忍不住悄悄会塞给他一颗。

凡子大概是吃准了这点,知道他心软,每次处于下风就会腻歪他,哀求他,老岳到最后都会弃械投降。

凡子拎着西瓜心满意足,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后立刻亲了老岳一大口,“岳岳,你真好。”

老岳十分嫌弃,“你都多大的人了,能别像个小孩成不?”

凡子眨着眼睛,特别无辜地说,“哥,可我比你小啊,在你眼里我可不就是个小孩嘛!”

这话,带了点恭维的意思,老岳寻不出什么错来反驳他,唯有吃瘪。

 

半只西瓜被四人一扫而空,凡子还颇自得地说,“这可是我争取来的。”

洋哥和弟弟非常木然地哦了一声,凡子一副你们怎么也不夸夸我的问号脸。

弟弟说,“某人好幼稚哦。”

洋哥紧跟着说,“是挺幼稚。没办法,还是个小孩嘛。”

凡子像是要求证什么似地问,“岳岳, 你喜欢小孩吗?”

岳岳想起凡子逗小孩的情形了,怕是恨不得上手去捏一捏那小手和小脸。凡子抱孩子该是什么样的光景呢,大概会慌乱得不知所措吧,小孩太柔嫩了,仿佛不小心就会被弄疼。

脑海中勾勒出这样的画面后,怎么想都觉得好笑,老岳也的确笑了,笑得牙白都露了出来。他忽然觉得凡子怪可爱的,虽然那张脸怎么都跟可爱沾不上边。

老岳有点好奇他孩提时又该是怎样一副光景。脱口问道,“凡子,你小时候是啥样的呀?”

“我?混世魔王。”

凡子眉飞色舞地把他那些丰功伟绩捡几个精彩的说给老岳听。

老岳听了一半忍不住说,“凡子,你真cute。”

 

凡子从来没觉得自己cute过,年少时从来都不喜欢乖乖听话,长了一个倔强的性子,想做的事怎么都要去做,不想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动,可他对温暖柔软的事物又偏生喜爱。

“老岳,你小时候又是什么样的?”凡子好奇地问。

“跟大部分小孩一样啊,能有什么分别。”老岳平淡地一语带过。

凡子不信,“连个思春期都没有?”

老岳捧了凡子的脸,“我的思春期就是你呀,傻犊子。”

语毕,轻轻吻了凡子的嘴角。

“你刚不问我喜欢小孩吗,我还挺喜欢的。”

凡子觉得老岳太狡黠了,拐弯抹角一点都不爽快,可这就是老岳。

在你还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站在你身边,随时随地等待你伸向他的手,当你握紧的同时,他毫不保留地将所有的温度都传达给你。

凡子一把抱住了老岳,把他死死地锢在自己怀里。老岳搂了他的肩,很自然地与他亲吻。

凡子抱他进了房间,左脚踢了房门,不一会儿又探了脑袋出来喊,“洋洋,不许过来搅事!”

弟弟在客厅里拣毛豆,回头问凡子,“搅什么事?凡哥你不做菜了吗?”

洋哥把他的脑袋瓣回来,“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弟弟哼了声,不满地说,“凡哥才是小孩子,总是趁人不注意偷偷霸着岳岳。”

 

凡子不像弟弟,对糖有着独特的迷恋,但是吃甜食会令心情愉悦,就像现在,他脱着老岳的衣服,就像剥开了糖纸似得开心。

也不是第一次进入老岳的身体,可这次凡子表现的十分急切。不知是之前的老岳说喜欢刺激了凡子,还是他现在激烈地主动迎合。

凡子一边弄他一边说,“岳岳,替我生一个呗。”

老岳抓着凡子的手心,含糊地问,“生……生什么……”

“孩子呀!”

老岳呜咽了一声,“你……你这混账!男人……生什么孩子!狗屁!”

老岳骂得越厉害,凡子就愈发折腾他,直弄得眼前一片花白,生生要了他命似得。

凡子托了他的下巴,吻上汗湿的鬓角。

“老岳,深一点,再含得深一点。”

他明明说着极下流的话,眼神却是如孩子般赤诚。

老岳细细地颤抖了一下,尽数去了。

 

弟弟趴在洋哥的膝盖上睡着了,洋哥捋了捋他的头发,心想:虽说弟弟是小孩,可凡子只要对着老岳,就比小孩更像小孩。


评论(7)
热度(131)
  1. 几兔~sakuraam 转载了此文字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