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老岳要抱抱

#短,完结

(一)

老岳在和凡子谈恋爱,手也牵过,吻也接过,互相都打过小飞机了。

可是,凡子没有抱过老岳。

大概是因为没有找到恰好的时机。

当凡子的手触摸到老岳的脖子时,对方微微颤抖了一下,凡子就没有再摸下去。

 

(二)

老岳的脖子长得很修长,T恤松垮地耷拉在肩头,露出一大片的光洁。

凡子不经意地拉了拉老岳的领子,见滑下去后又拉了拉,反反复复了几次。

老岳终于开口,“凡子,你这是怕我感冒还是怎么?不然干脆拿个围巾把我兜上吧。”

凡子一拍手,“好主意!”

真的翻找去了。

 

(三)

凡子挺想在老岳脖子上种草莓的。

他低头在老岳的脖子侧面咬了一口。

老岳还在看书,被他这一咬,立马惊得捂住了脖子。

凡子硬是掰开他的手细瞧,自己下口不重,只留下点浅浅的齿印。

凡子觉得挺有成就感,老岳就像被自己标记了一样,是自己的所有物了。

 

(四)

那个齿印没过多久就不见了,凡子看着老岳的脖子有些失落。

老岳问,“你老盯着我做什么?”

凡子回道,“我在想能停留久一点的法子。”

老岳不知道他话中的意图,歪了头一脸疑惑。

听说动物是靠身体的味道来选择配偶。

老岳……大概也散发着某种味道。

有点清甜,带了芬芳,像某种苦艾酒,搞得凡子有点微醺。

 

(五)

弟弟见老岳的脖子上有被蚊虫叮咬的红痕,拿了瓶花露水递给老岳。老岳只说了谢谢也不见涂抹。

凡子看着老岳那一处的红点,心里头有那么点荡漾。

自己的手掌覆盖着老岳的掌心,老岳躺在自己的身下,凡子埋头在他的颈项间又吮又啃。

“凡子,我想抱抱你。”老岳在他耳边煽风点火。

凡子慌忙扒拉开老岳跑了出去,跌跌撞撞地,把客厅里那盆绿色植被都给撞翻了。

老岳笑得简直合不拢嘴。

 

(六)

老岳在镜子前梳理自己的头发,凡子忽然闪现身后。

老岳手没闲着,问,“你要用洗手间?”

凡子看了看老岳的头发,“我来瞅瞅我哥在干什么。”

凡子很少叫他哥,通常都是岳岳长岳岳短的挂在嘴边。老岳觉得那是最亲密的一种称呼,就像弟弟撒娇叫他岳岳妈妈。

可凡子叫他哥的时候,那样低沉的嗓音无端地叫自己心跳加速。

凡子抢了他手里的皮筋,“岳岳,我给你扎个,保准比上次洋洋给弟弟扎得好看一百倍,不!一万倍!”

老岳信了他的邪。

 

(七)

“凡子!你绑的什么鬼!”

“小啾啾啊!”凡子睁眼说瞎话。

老岳追着他一阵猛打。

凡子也没反抗,象征性地讨饶了一下,“停停停!岳岳,疼!真疼……”

老岳扑上去抱住了凡子,凡子也不敢动,直挺挺地任由老岳抱着,两条胳膊半举着,活像个木头。

他这搂也不是,不搂也不是,连着大气都不敢出。

老岳不像弟弟那般纤瘦,体格匀称,身材健硕,可他觉得老岳贴着自己的时候很软。

凡子嘟囔了一句,“岳岳,你这是存了心地欺负我吧?”

老岳很爽快地回道,“不,我在撩你。”

凡子更不敢动了。

两个人在洗手间呆了很久,久到洋哥终于憋不住哐当踹了门进来,“你俩到底有完没完!”

 

(八)

一进鬼屋,洋哥就发出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呼喊,“小弟!抱紧我!”

跟在后头的凡子刚想取笑一下洋哥,冷不防被老岳从身后抱了个正着。

凡子也没挣扎,拖着老岳朝前走。

老岳仰起头,下巴搁在他肩膀上,轻笑了几声。凡子更是不敢回头去瞧他。

老岳,眯起眼睛捉弄人的笑容,有点坏有点可爱,有点诱人。

总之,对凡子来说非常危险。

黑暗中,老岳只说了一句话:凡子,我要抱抱。

 

(九)

一个从来都不曾对你撒过娇的人,一旦频繁地冲你撒娇,那震慑力不亚于十级风暴。

凡子木着一张脸坐在游乐园的长凳上,脑海中还不停回荡着老岳刚才的话语。

他想起自己和老岳第一次牵手。两人骑着小黄车,老岳先伸了手过来。第一次接吻,在拉了窗帘看恐怖电影的时候,老岳先舔了他的下唇。第一次打飞机,老岳跪坐在他面前,徐徐地喘着气,朝他勾了嘴角。

老岳问,“喜欢一个人为什么要忍耐?”

凡子回,“大概害怕把对方弄坏了。”

 

(十)

凡子在飞机上没睡好,整个人显得有些懒散。外宿分房间的时候,洋哥把弟弟给架走了,凡子拖着行李箱尾随老岳进了隔壁的房间。

刚按了房灯的开关,老岳一把拽了凡子将他拉到床前,二话不说推倒下去,直接去脱凡子的衣服。

“老岳,你这疯子!”

老岳跨坐在凡子的腰上,一闭眼亲了上去,唇舌间衔弄,点着了星火。

“哥,我能把你弄坏吗?”

老岳怨他老那么瞻前顾后,发狠道,“说什么狗屁骚 话!”

凡子放声大笑。得!精神头来了!

 

(十一)

老岳感觉自己正被凡子啃食着,从脚趾头一点点地吞进肚子里,肌体相连,融为一体。

初时也并不顺利,弄了几次方才刺了进去,一没入内里便是一阵急促地搅动,弄得老岳又麻又疼,忍不住急叫。

凡子便伸手揉捏胸前那两处,等老岳起了欲头又慢慢用力顶,速度虽不快,每一下却是未至深处,几次后渐渐润了水出来,便不由加快了些,老岳脖子一个后仰,尽数泄了。

两人这一来一去的也不知搞了多久,直到弟弟使劲敲房门。

“岳岳,凡子,你们到底开不开门!不开门我们就去吃独食了!”

原来已入了夜。

 

(十二)

老岳扭了扭屁股,有点坐立难安,都怪凡子,一个劲地催那么急,活像没吃过饭似的。

凡子知道老岳挺不好受的,赶忙端茶送水,在旁边小心翼翼地随时待命。

洋哥莫名地问,“凡子,老岳欺负你了吗?瞧你这怂样。”

老岳暗恨,是他把我欺负得够呛!

凡子陪着笑,“老岳那几米的身量,哪能呢。”

只希望以后老岳少撩拨他就好了。

 

评论(2)
热度(166)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