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戒烟》之洋灵篇

#短,完结

实习老师*高校学生


班里来了个实习老师,一米八朝上的个头,架了副金丝边眼镜,一进来就惹得女生们高声尖叫。

灵超抬头看了眼,对方笑得特别和蔼可亲,声音也很温柔。

“我叫木子洋,木头的木,子曰的子,太平洋的洋。”

他一边说一边在黑板上写了自己的名字。

这几个字原本稀松平常,可安在一个人的名字上面,倒也显得挺生僻的。

灵超兀自笑了笑。

课间休息时候全班人都在讨论新来的老师,说他长得如何如何好看,待人如何如何可亲,灵超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到了放饭时间,其他人都去食堂吃饭,就他一个含了糖,独自去了体育馆。

这个点本以为没什么人,谁知一走进去,就看到一个人大刺刺地躺在那里。

对方似乎察觉到了动静,起身问,“小朋友,你怎么不去吃饭?”

竟是木子洋。手掌里摊着个易拉罐简易烟灰缸,嘴巴里叼着烟。

“学校不准抽烟。”灵超小心翼翼地提醒。

“我知道,可是嘴巴寂寞了嘛!”木子洋又吸了一口才依依不舍在易拉罐里掐了火星。

灵超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忽然说,“你不怕我去告状吗?”

木子洋吃了一惊,盯了他好一阵,“我以为你是那种乖孩子呢!”

他勾唇一笑,慢慢朝灵超走近。

他这人,好像自带了一股气势,眯眼的样子格外招人。

“洋老师有点像模特耶,你看他走路的时候,荷尔蒙强到炸!”

这是班上的女生对木子洋的赞美,灵超从一个男生的角度来看,木子洋也有着让同性羡慕的资本。太平洋宽肩,连最简单的运动服穿在他身上,都有了别样的潇洒味道。

木子洋走到他面前,像恶作剧似得在他额头亲了亲,亲完后还给了个wink说,“封口费。”

神特么的封口费!

灵超刚要抗议,木子洋揉揉他的脑袋,“哎呀,你太小了,不能下嘴啊……”

显然有点失望。

灵超楞在了当场,连木子洋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浑然不觉。之前对他的印象顷刻间天崩地裂。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灵超对木子洋的本性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在学生和讲师面前,木子洋是严谨而稳重的。如果有女学生缠着他问课题,即便不是他职责范围之内的,都耐心地一一解答。明知那些女生志不在此,也一点没显露出不耐的神情,脸上始终堆着善意的微笑。

但在没有人知道和看见的地方,木子洋是慵懒的又带点坏,就比如现在,他斜眼看着灵超,手肘撑着面颊问,“你怎么又没去吃饭?”

“我吃了!”灵超反驳道。

“吃了饭怎么又吃糖,你也不怕蛀牙?我可看到了,你上课的时候悄悄往嘴巴里塞糖。”

好像捉住了他的错处,木子洋的眼里闪着狡黠的光。

“那也比你抽烟好。”灵超一副你也有把柄在我手上的模样,口吻有些强硬。

“那不一样。”木子洋熄了烟蒂,“我是大人,而你还是小孩。有些事,小孩不能做。”

木子洋故意调转话头。

“比如?”灵超真的忍不住问了。

木子洋的手指碰了碰自己的唇,“不能亲这儿。”

灵超顿时满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没……没见过你这么……这么不要脸的老师!”

他明明在骂他,但心里没什么底气。

木子洋却也不恼,依然一副轻松的口吻说,“我这张脸生来就好,要与不要可不是我说了算,老天爷赏饭吃,没办法。”

灵超自知说不过他,一个劲咬着下唇,对木子洋无可奈何。

 

后来,他就没怎么再去过体育馆,可木子洋像是盯上了他,时不时让他帮忙拿作业本,一会儿又交代说要搞课余板报演讲等等。

灵超很是不耐烦,“不有其他班干部吗,你老使唤我干嘛?”

木子洋摸着下巴,沉思片刻后说,“因为你好说话吧。”

灵超冲他翻了个白眼,木子洋拍着手说,“对对,就是这个眼神,看起来挺可爱的,很想让人欺负。”

木子洋就是喜欢看他气得跳脚,一副想掐死自己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木子洋虽然叫灵超怄气,可他从来没想过要向别人揭发木子洋的真面目。他其实一点都不好,爱欺负人,爱抽烟,爱乱飘眼神,胡乱勾搭自己。

灵超气呼呼地把作业本放到木子洋跟前,深刻地发觉自己其实挺没用的。

“老师……我……”

话音未落,木子洋手指敲着作业本的封面说,“听你叫我老师,总觉得挺奇怪的,我明明只比你大不了几岁。”

“很奇怪吗?”

木子洋点点头,“我更喜欢你叫我洋哥。”

这是打算在口头上占他便宜呢!什么哥?老叫他跑腿算什么哥?!

像是察觉到了灵超的小心思,木子洋冲他摆摆手,“我有东西给你。”

灵超还当真凑了过去,早就忘记先前木子洋用这招弹了他的脑门,痛得他呜哇大叫。

不过这回木子洋是真的,真的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掏了包糖出来,在灵超面前晃了晃。

还是新出的口味,灵超的眼神瞬间亮了。

“你可真好哄。”木子洋把糖塞到灵超手里,“去吧。”

这就完了?灵超以为木子洋又变着法子捉弄他呢,不会真的想听他叫“洋哥”吧?倒也不是不可以,灵超张了嘴巴刚要……

木子洋揉搓了他的脑袋,“你张个大嘴看我干嘛?快吃你的糖去!”

好像被木子洋弄乱头发也不是那么讨厌的事了。

 

入夏后天气渐渐热了,晚风吹在身上倒很是舒爽。灵超骑了单车,哼着小曲,今天周末,能浪则浪。忽然,他来了个急刹车。

是木子洋。他身边站了个女生,还在他耳边说悄悄话,看起来十分亲热。灵超似乎看到女生主动亲了木子洋的嘴,木子洋回亲了一下女生的面颊。

灵超心下一阵翻涌,无名地冒了火气。他把单车骑得飞快,只想赶紧回家,赶紧回到他的床上,把毯子蒙上倒头大睡,仿佛这一切都是仲夏夜的梦境。

然而,这不是梦。他睡不着,脑海里总浮现出刚才看到的一幕。他摸摸自己的脑门,那是木子洋亲过的地方。

他觉得有点儿难受还有点委屈,原来木子洋也会亲别人。

对啊,他是大人了,大人当然可以随心所欲的亲吻。他第一次为自己还是小孩而感到力不从心。

 

午休时灵超去了体育馆,远远地朝木子洋递了根口香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喜欢你的烟味。”

木子洋走近接过口香糖,有点诧异,因为之前也没见对方这种厌恶的神情。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他故意套他的话。

“我就是……”灵超顿了顿,“不喜欢那个味道。”

木子洋没有搭话,两人之间忽然静下来。

灵超捏着衣角,感觉手心渗出了汗湿。他讨厌这种感觉,他希望木子洋说点什么,什么都好,哪怕赶他走也好。他讨厌木子洋,更讨厌自己,不晓得为什么要这样患得患失。

木子洋忽然张开双手抱住了他,灵超挣扎想要逃走,木子洋锢得愈发紧。

“你弄疼我了!”灵超怒道。

木子洋还是没有松手,他贴了贴灵超的脸颊,“你看起来有点伤心,我怎么能放你走。”

“我没有伤心!”灵超死鸭子嘴硬。

我很伤心。

灵超把头埋在木子洋的胳膊里,微微红了眼。

 

木子洋实习期快到了,灵超在日历上画了红叉。

木子洋说他离开的那天要和自己约会,灵超仰头问他,“我们在谈恋爱?”

他天真地以为只有谈了恋爱的人才会约会,木子洋含了笑意回他,“我们不在谈恋爱。”

“那为什么约会?”

“因为我想和你谈恋爱。”

他看他的眼睛里好像闪着光,亮闪闪地让灵超着了迷。

 

他们一起做了很多事,比如吃饭,逛街,看电影,灵超还知道了木子洋一个不可告人小秘密,

原来他特别讨厌看恐怖片。

电影散场后灵超一直取笑他,“你刚刚抓住我手腕的样子实在太好玩了!买票的时候怎么都不看一下是不是鬼片?”

木子洋第一次在灵超面前抬不起头来。不可追溯的365天,这种片名怎么看怎么都像小清新物语之类的啊?!

灵超吃着木子洋买给他的圆筒冰淇淋,双腿晃悠悠地坐在河堤旁。

木子洋问他那个时候为什么伤心,灵超嗯了好一会儿,终于声如蚊蝇地说,“因为你亲了别人……”

木子洋一听倒是乐了,“没想到你独占欲还挺强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女生让你大吃飞醋啊?”

灵超一五一十地交代,完了后仍觉得木子洋让自己伤心了一场,喃喃道,“我还想吃香草味的。”

木子洋没有解释那个女生只是他大学时候的外籍友人,他们只是友好地打了声招呼,行了下贴面礼问候对方。因为他觉得灵超气鼓鼓的样子很可爱,可爱到想一把捧了他的脸蛋揉啊揉,揉到自己心里面。

灵超靠在他肩头说,“你最近好像不抽烟了。”

“嗯,我戒了。”

灵超抬头问他,“为什么呀?”

“因为你不喜欢嘛。”

灵超一下子不好意思起来,糯糯地道,“我没……”

木子洋曾经想过捏了灵超的下巴,把烟味灌进他的嘴里,舌尖抵弄,享受着唇瓣传递过来的柔软。但……那只是想想。

木子洋笑笑,拉了灵超的手说,“等到三年后,我们谈恋爱吧。”

灵超很积极地哦了一声,像点名签到似得,很大声很认真。

三年零一个礼拜之前,木子洋萌生了戒烟的烟头,原来喜欢一个人是可以做任何的忍耐,哪怕嘴巴寂寞得不得了。

 


评论(8)
热度(311)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