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聆听你体内的声音

#短,完结,现代au,钢琴play

外冷内热天才钢琴家*可爱活泼杂志小编辑



(上篇)

李希侃进欧非杂志社才一个月不到,连实习期都没过,总编就忽然丢了个烫手山芋给他——采访钢琴家毕雯珺。

“总编,那不是我师父跟进的吗?”

“老沈前几天不刚退休了嘛,真的是留也留不住。你既然是他带出来的徒弟,自然是你去才稳妥。”总编说得很理所当然。

“才带了三个礼拜都不到……”李希侃小声抱怨着推门走了出去。

同事都好奇地涌过来问,“那个当红炸子鸡丢给你啦?”

“什么当红炸子鸡,明明是烫手热山芋,你们就挖苦我吧……”

李希侃拉长个脸,直盯着桌子上摆放的毕雯珺头像的杂志封面。

欧非这几年的销售情况很不乐观,几乎到了每况愈下的窘境。原因无他,作为杂志独家采访对象的毕雯珺在音乐界一蹶不振退隐江湖。

要说起毕雯珺,那可真是风云人物。五六岁就以音乐神童的头衔跻身一众大师的行列,小小年纪飞身海外,广告代言接到手软。此后一路星途坦荡,大大小小的国际奖项一溜地领了个遍。欧非在毕雯珺十岁的时候拿下了他全部的采访权和跟拍权,听说当时就是李希侃的师父出面争取来的。

可是有一年原本预定的发布会突然临时取消,据说本人在练琴时当场晕倒。传言他要发表的新曲一直没有做出来,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未出席任何活动,巡回演出也全部被搁置。关于他的流言不绝于耳,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而在沉寂了三年后,官方终于宣布毕雯珺要重返乐坛,并于四个月后举行新曲发布会。

总编一得了消息立刻给老沈打电话,可这老家伙精得很,这几年替杂志社干得累死累活,退休了就想两耳不闻窗外事。

总编可急了,“毕雯珺不都卖你的面子才一直接受我们杂志的采访吗?”

老沈慢悠悠地回道,“小毕他是个念旧情的人,你只要个派说话声音还不错的人去就好了。哎,我那徒弟李希侃听着就不错嘛!”

就这样,李希侃被光明正大地卖掉了。

 

 一路上李希侃不停叹气,自从接到这个艰巨的任务后,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翻看欧非的旧刊,网上也查询了很多关于毕雯珺的资料,更是买了他演奏会的唱片回来听。然而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古典乐什么的,完全是他的软肋啊,愁得他直想哭。

李希侃站在别墅门外,手指颤颤巍巍地伸向门铃。

像要给自己壮胆一样喊,“来吧!伸头一刀缩头一刀,怎么都要一刀……”

就在他絮絮叨叨地光喊不按时,铁门自动打开了。他愣了愣,悄声说了句“打扰了”,做贼似的猫了进去。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先生在玄关等着他,“您很准时,少爷在客厅。”

李希侃回了声谢谢,换了拖鞋后又朝里面走。

哇,还少爷呢!毕雯珺的家室背景他略微扫过一眼,豪门公子,总觉得是夸大其词,如今一看,并非空穴来风。

客厅的摆设十分简洁,最醒目的是一大片落地窗,一架纯黑三角钢琴摆在客厅的中央,下面垫着圆形的淡咖色地毯。有人在弹奏钢琴,高领毛衣,眼角的泪痣,以及那双在黑白琴键上翻飞的手指。

他的手指好像在跳舞呢!

李希侃虽然不知道他在弹什么世界名曲,但那双手白皙又修长,肤质光洁,指甲修剪得十分齐整,是一双看起来秀气且干净的手。琴音落毕,李希侃忙不迭地拍起手来。

毕雯珺扭头看了他一眼,问,“你是谁?老沈呢?”

语气似乎并无不快,只是有些诧异。

总编把自己哄了过来,居然临时换人都不带通知的吗?

李希侃磕磕绊绊地解释起来,手指也跟着比划来比划去,一脸紧张。

毕雯珺站起身走到沙发边上,冲李希侃使了个眼色。李希侃跟着走过来,战战兢兢随着毕雯珺坐到了他的对面,从包里掏出录音笔和预先准备的台本。

李希侃瞄了眼毕雯珺,对方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李希侃吞了下口水问,“我师父……沈老师以前都是怎么采访毕先生的?”

毕雯珺没想到他第一个问题如此外行,不确定地问,“你……成年了吗?”

李希侃点头。“看起来很小, 我以为是欧非临时找的工读生。”

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对方的不愉快,毕雯珺干巴巴地解释。

李希侃倒也没有什么不愉快,只是一直找不到什么话题来切入,只能再次生硬地问,“毕先生为什么会愿意再次接受欧非的独家专访呢?”

毕雯珺像是忆起了些往事,喃喃道,“我七八岁的时候,周围的人全都拿我当小孩子,不是拿好东西哄我就是拿好听的话敷衍我,只有老沈不一样,他以一个大人的对等态度来和我谈话,而且……”

他似乎犹豫着该不该说,李希侃很好奇地接了话头,“而且?”

他的反应似乎让毕雯珺觉得挺有意思,不由得继续说道,“而且他很奇怪,从来都知道什么话可以写进专栏里,什么不可以写进去才不会惹我生气。”

李希侃愈发好奇,“我师父问过什么比较……那个的问题吗?”

也不知那个到底是什么。毕雯珺弓了背凑近他,“说是来采访我,怎么尽问你师父的事?”真人毕竟不能和画像相提并论,那样一张脸忽然靠过来,惊得李希侃抓了笔又缩手掉到地上,他急忙弯下腰去捡,抬头又磕了茶几,捂着脑袋哎呦了一声。

毕雯珺看着他一连串的动作不由噗嗤一笑,李希侃瞧着他微笑的样子顿时呆了。

看起来很冷漠的人,笑起来却很温和,就好像冰山融了雪水,蜿蜒地流下来,融入潺潺的溪流,哗啦啦地叫人心动。李希侃觉得自己可以去当诗人了。

“你干嘛傻乎乎地盯着我看?”

李希侃慌里慌张地起身,非常直白地说,“毕先生长得真好看。”

他这话明明带了恭维的意思,听在毕雯珺耳里却诚心得很。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下周再来吧。还有,别叫我毕先生了,听着别扭。”

第一次会面,李希侃连名片都没递出去。李希侃以为自己搞砸了,没想到一回去就被总编抱了个满怀。

“好小子!干得不错,毕雯珺那边表示很中意你的声音,明确表示以后要继续和欧非合作。”“我的声音?”

总编点点头,“所谓的音乐家都有自己的绝对音域,声音的感受度比普通人更为敏锐。你能入得了他的法耳,不简单不简单。”

总编一个劲地拍他的背,把他拍得直咳嗽。

晚上,李希侃有点失眠。他想起毕雯珺的手指,骨节分明,圆润饱满的指尖,指甲盖泛着淡淡的粉色,还有弯弯的眉眼,一滴形似泪滴的黑痣点缀在其间。

他真好看,是男生少见的精致。李希侃由衷地感慨。

 

一周后李希侃很雀跃地去了别墅,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那么兴奋。反正,能见到毕雯珺让他觉得很开心。

毕雯珺依然在弹钢琴,依然是李希侃不知道的曲子,结束后李希侃也依然捧场地鼓掌。

“喝茶还是咖啡?”毕雯珺问他。

李希侃受宠若惊地说,“都可以!”

结果,毕雯珺递了杯果汁给他。

“我觉得小孩子都喜欢这个。”

可我不是小孩子了。李希侃说了声谢谢,抿了一口。

毕雯珺觉得逗逗他挺好玩的。虽然对方很抗议自己对他如孩子般的态度,可是在毕雯珺看来,什么都放在面上不怎么圆滑的李希侃就是个半大的孩子。

他这样真好,不像自己,过早且被迫地成为一个大人。

这次的沟通很顺畅,李希侃顺利地递出名片,毕雯珺念了下他的名字,然后把名片放在了茶几上。

他念他名字的瞬间,李希侃感到心跳得很快。

毕雯珺主动谈了接下来的计划,也透露了他现在正着手创作曲子。

李希侃小心翼翼地问,“是之前没有发表过的那首吗?”

毕雯珺没有马上回答他,转而沉默地看着手里的咖啡杯。

李希侃以为他生气了,下意识地凝了呼吸。

“会在那个基础上做修整。”

毕雯珺的及时回答总算让李希侃不至于无氧而亡。

他吁了口气,又听毕雯珺说,“我饿了,陪我吃饭吧。”

害得他又差点窒息。这样很不好,真的……

李希侃看了看手机,才下午三点半,吃饭?吃什么饭?晚饭吗?结果所谓的吃饭也不过是一份切好拌好的水果色拉和芝士蛋糕。

毕雯珺把蛋糕推到他面前,“小孩子都爱吃这个。”

李希侃忍无可忍道,“我一个成年男性,请不要拿哄小孩的口吻跟我说话行不行?”

真的是很扎心啊!他长得有那么幼稚吗?李希侃捏了捏自己的脸。

毕雯珺用餐具叉了块水果送进嘴里,咀嚼完后才道,“对不起,因为你的脸看起来像未成年,声音也是,还是少年的感觉。眼睛……也小。”

他第一次听到毕雯珺说对不起,还是对自己说,但随后的话又叫他感动不起来。什么叫眼睛也小,虽然他眼睛真的很小,可是……可是……小而强……大……李希侃自觉心虚。

“你的眼神像狐狸,还是那种一点儿大的子狐,挺可爱的。”

“你这是在称赞我吗?”李希侃有点受宠若惊,口气听起来很是愉悦。

毕雯珺低下头,无视了他的一脸期待。

“你说是就是吧。” 

 

李希侃家经营着一家连锁便利店,周末得空了李希侃会去充当一下临时工。

姐姐瞧他拿着货品清单也不动作,直接揪了他的耳朵问,“看你一脸呆滞的傻样,思春啊?”

李希侃疼得去抓他姐姐的手,辩解道,“男人要先立业!立业!思什么春啊!”

耳听的叮铃一声,李希侃高喊,“欢迎光临!”

我去!这不是毕雯珺么?!就算他戴了眼镜扣了帽子,这一眼还是能认出来啊!

李希侃一个箭步上前拉了他出去。“你……你不会是路过那么巧吧?”

毕雯珺摘下墨镜说,“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然后,笑得很灿烂地说,“带我去哪儿遛遛呗。”

李希侃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居然带着这位头号金主,疯……玩……

他也不知道毕雯珺到底是喜欢云霄飞车呢还是激流勇进呢还是都不喜欢,只是他拉他到哪儿他就跟着到哪儿。李希侃在那儿哇哇大叫,毕雯珺还是一派的闲庭自若。

“你刚才眨眼了吧?喘气了是不是?你也怕的对不对?”李希侃希望这位朋友能和他一样,感同身受。

对方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一脸期待地问,“下次我们玩什么?”

对李希侃来说,毕雯珺原先是一个很模糊的存在,遥远距离感的人,陌生到像是隔了几个银河系,可他没有想到两个人之间的疏离感会随着这一次次的见面逐渐消失。他甚至会肆无忌惮地取笑毕雯珺而对方丝毫没有生气。

 

随着第三次专访的进行,他试图开始问毕雯珺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上次新曲发布会是因为什么原因取消呢?”

毕雯珺靠坐在沙发上,手指抚着嘴唇,不回话只盯着李希侃。就宛如一头狮子盯着一只狐狸,眼光里含着猛烈的攻击性,让狐狸动惮不得。

“你知道人的身体能发出声音吗?”“声音?”

“对,你不好奇吗?”他的话语带了某种暗示性的蛊惑。毕雯珺冲他招手,“来,坐到我身边来。”

李希侃磨磨蹭蹭地走了过去,刚要就坐,毕雯珺拍拍自己的大腿,“坐上来。”

李希侃一下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毕雯珺要干什么,对于未知产生了点恐惧。

毕雯珺拉了他的手强行让他坐了下来,李希侃瞬间挺直腰板,动也不敢动。

毕雯珺贴着他的耳廓说,“乖孩子。”话音刚落,毕雯珺的手指从毛衣的下摆伸了进去,摸上他的背脊。他的手指有点微凉,缓缓地在背上打着圈。

李希侃觉得酥酥麻麻地,闷哼了一下。“听,你的身体发出了第一个声音。”

手指又慢慢往下滑去,在腰间游移。趁李希侃不注意,狠狠捏了一下,李希侃轻喘。

“听,这是第二个声音。”


下篇  


评论(11)
热度(364)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