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平&青萍】英雄

#短,完结

她是沛国的长公主,是最尊崇的皇室,最有价值的女人。从小到大便不知拘束为何物,兄长任由她野蛮生长。什么男儿家的东西她都能碰,连武艺也从不甘于人后。
青萍,天生就带着傲骨。

成年后长成了一朵摇曳的花,开在雨里长在风里,外在柔韧内里刚强。她仰慕大都督,却从未想过要嫁给他。这天底下最温柔美丽的女子是小艾姐姐,只有那样的女子才配得上沛国的英雄。
她只盼着,将来也能嫁给一个英雄。

她对自个儿的心思再清楚不过,却不太懂得兄长的绸缪。都说长兄如父,她甚少违背他的意愿。一是两人自小相依为命,感情深厚。二是她亦明白君臣之道。
在陪国的疆土面前她只是个臣子,兄长是她唯一的君主。
王命不可违,即便是长公主也不例外。

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成了兄长的筹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她唐唐一国公主居然要成为他人的小妾。她愤杨平的羞辱,也怨兄长的不争。沛国的颜面,她的自尊如今统统被踩于脚下,任人践踏。
青萍不甘,抽走了鲁大人捧着的信物,扬声道:
“我答应了!”

杨平自然没有料到对方会答应这场婚事。
他在校场与父亲过招,父亲还取笑他当时的回复。
“你让一国的长公主给你做妾,这般的妄言,可真是胆大包天。”
杨平颇有些无奈,“我本意是让他们知难而退,谁知她竟然应允了。”
他并不知她为何答应。他甚至不知她是何容貌,又是何心性。他原本可以问个清楚,但始终未有开口。

杨平正是少年将军意气风发之时,他渴望像父亲一样,成为顶天立地的英雄,拥有从容无畏的刀法,破敌百万的气势。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娇弱的夫人。可这世间,哪会有穿上铠甲,和自己一同浴血奋战的女人。
那柄贴身匕首是杨平成年时父亲送他的礼物。丢出去的刹那还有些不舍。锐利的刀刃怕是再也染不了血,成不了杀人的利器了。

青萍擦拭着匕首,直到它亮得可以映出铜盆里的水纹。她想象着匕首被杨平藏在怀里,再抽出来插入沛国将士的胸口。
青萍收起刀刃的锋芒,平静地收进自己的里衣。冰凉的匕首贴着她温热的肌肤,她逼迫自己要记住这种感觉,时时刻刻要惦记着还未收复的境州,以及杨平对她的羞辱。

未时青萍去见过兄长,有意无意地试探对方的口风。然后,她挫败地泯灭了自己的期望。尽管她怎么都无法相信,那样一个懦弱的男人是沛国的君主。
安逸真的那么重要吗?人之尊严又该被置于何地?
少女的眼泪滚落下来,晶莹剔透地迸碎在地面上。

杨平猛地惊醒,在剧烈的喘息中掀开帷帐。
他已许久未梦到母亲了。
因着那时还小,全然不记得母亲是怎么死的,听人说是病故,还有人说是因为父亲只顾着公事冷落了母亲,才导致她郁郁寡欢。
母亲的床榻旁总是燃着一支烛火,摇曳的微光中是母亲流着泪的脸颊。他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哭,每每相问,母亲只是含糊不清地说上几句。
杨平似乎是故意不去倾听,直到那天他终于忍不住凑了过去,可母亲再也没有开口。

杨平的心里忽然萌生了某种不安,这种不安随着连绵不断的雨势一天比一天强烈,直到沛国的都督来寻父亲挑战。
没有人能击败父亲,他坚信不疑地笃定这点,但还是三番两次地提醒父亲要多加小心。

战到一合,有人来报城中出现敌军,他带着驻守士兵前去应战。
杀人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很快长刀就被鲜血侵染。他砍了一人,便又有一人冲了过来。
杨家刀法刚劲有力,霸道至极。尤其是三合的拖地回扫,无人能避。
而那潜入的敌军一百人早已习得抵御之法,可唯有那多出的一人并未练过。
那柄强刃瞬息间穿透青萍的腹部,抽出时漫天飞了红雨。
青萍倒在泥地上,一头乌丝显露了真身。
他方知自己砍的原是个女子。

在战场上,杨平不曾心软轻敌。可她到底是个女人,且大胆到和他交手,遂忍不住问道:
“你一个女子不在家呆着,跑到战场上来干嘛?”
青萍喘着气,看人的视线已渐模糊。
她想着交手时那年轻男子的俊朗容貌,还有现在带了点稚嫩的声音。他居然不知道她是谁,这令她很是生气,顶着那点要强开口:
“谁让你欺负我了。”
她这话宛如一个女孩儿家在发脾气,倒叫杨平愣了愣,问:
“我都没见过你,怎么欺负你?”
青萍愤愤地说,“你竟敢让我做妾。”
杨平错愕。
“原来是你?!”

她原是这样的人。谁若欺负了她,她便是要还回去的。她这样躺着,还像个小女孩似的,身子骨柔软,全没了刚才与他打斗的力气。雨水冲在她脸上,竟像是在哭泣,偏混了冒出来的血水,生了许多的凄凉美感。

没有人同他说过沛国公主的相貌,也没有人说过她的性情。他不知道她是这样的玲珑倔强。他让她做妾,不过是一时兴起的无聊提议罢了。

“我来,是为了把这个还给你。”
杨平没听清她的话语,又或是他恍神了没留意她开了口。
他感觉她快要死了,忽然间生出了些不必要的情愫。
她是敌人,她是公主,还是个女人。
杨平软了心,弯下腰,湊到她面前。
他贴得她那么近,甚至能闻到她身上隐隐透出的女儿香。

腾地,锐利的匕首划过他的喉咙,鲜血止不住地往外喷射。他捂紧脖子,歪了身形。
“我原想和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大英雄,不再让人哭泣……”
他喃喃的,闭上了眼睛。

兄长说杨平是个模样周正的少年英雄,嫁与他为妻断不会辱了自己。可他偏偏是境州的敌人,沛国的敌人。
青萍是公主,其次才是女人,而公主自有她所要担负的责任,这便是她的价值。
她问小艾,“我能像姐姐一样嫁给自己心爱的人吗?”
“公主想要的话必定可以。”

她想要嫁的英雄最终死在了她的梦里。

评论(10)
热度(65)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