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簇】余后

#短,完结


这眼看着黎簇大学四年要进入实习期了,吴邪就开始有意无意地试探。黎簇守口如瓶半点风声也没透,吴邪摸来摸去地没摸到他的心思,只能老老实实地问:

“你往后打算干什么?”

黎簇说,“我学的金融会计,当然朝这方面发展。”

吴邪推搡了一下,“怎么这会子学乖了,不准备跟我下地倒斗了吗?”

黎簇故意揉着腰际说,“倒斗是个体力活,我这三天两头地被你穷折腾,哪还有力气去搞那些粽子大蛇的。”

这孩子长大了,心眼也多了,随便激几下也不会轻易套出话了。

吴邪也不急,缓缓道,“那你先找实习单位吧,等毕业了再做打算。”

他嘴里虽安生,心里却不安分,暗地里早早吩咐了解雨臣和霍秀秀,若黎簇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给他发消息。

且不说解雨臣和霍秀秀,就连一向迟钝的胖子都看出点猫腻来。

“吴邪对黎簇那小子怎么那么上心,该不会……”他撇了秀秀一眼,小心试探道,“真打算把黎簇当自己儿子来养?”

吴邪是想养着黎簇,但不是养儿子,而是满心满意把黎簇当成最可亲可爱的小情人,只等着小家伙出了校门,上了社会,就把人哄到吴山居来,踏踏实实过他们的小日子。吴邪盘算得挺好,可不代表黎簇就没了自己的主意。

黎簇从前被他老爸拘着,后来又被吴邪压着,总有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窘迫,他老觉得老爸当他小孩,吴邪也当他小孩,如今大了还是被照顾的那个,只有他听别人话的份儿。

黎簇谁都不想依靠,不靠他老爸,不靠吴邪,自己得混出个人模人样,好好在吴邪面前风光一把。

他在实习单位天天早出晚归,拼劲远远赶超了正式员工。实习期满后,多多少少透露了点想继续留任的热切。

“小伙子不错啊,有前途有前途。”

然后……没了后话。

 

黎簇毕业那天吴邪特地来看他,递送了一只手表,一看就是个名牌货。黎簇当场就不干了,死活不肯收,任吴邪说破嘴皮子也无济于事。吴邪就不明白了,问他为什么。

黎簇扭捏地说,“我又没被你包养……”

这理由听起来有点好笑,好像吴邪之前就没给过他什么似的。包养这事吧,给东西不给心,可吴邪明明把一颗真心完完整整给了小屁孩,可这混小子还故作清高地要划清界限。

吴邪佯装没听见让黎簇说大点声,黎簇心急,吼了句:我又没被你养着!

话一脱口,顿时惹得旁人纷纷侧目。

黎簇又羞又恼,拉了吴邪就跑。一路上憋了口气,隐忍不发,等回了住处才好一阵拳打脚踢。

吴邪哎呦哎呦地直叫唤。

“黎簇,你懂不懂尊老爱幼啊!!”

“哪来什么尊老爱幼,你这皮糙肉厚的又骗我。”

吴邪指指自己,“我是老。”又指指黎簇,“你是幼。”手一摊,“瞧,你得尊敬我,我得爱护你,这不就是尊老爱幼了。”

吴邪又在同他扯皮。黎簇气不过,一下扑倒对方,两个人立刻在地板上扭作一团。

小狼崽虽说爪子磨得利了,到底斗不过有经验的猎人。才没几下功夫又被吴邪扒了个精光,压在下面搅了个尽兴。吴邪贴着他的脸叫他亲亲,他便乖乖地在吴邪的掌心摇曳身姿。吴邪总有办法靠近他,叫他顺从地听话。

 

黎簇懊恼地灌了口啤酒,想起吴邪不准他喝酒的话,闷声抓抓脑袋,还是拿起罐子丢进了垃圾桶。

之后的两三个月里,黎簇不停地在网上投简历,招聘会也去了好几趟,面试几场后终于等来了好消息。这可把他乐坏了,第一个电话先打给他老爸,苏万和杨好那边也知会了一声,至于吴邪,他犹豫再三,还是打算先晾一边。

黎簇清楚吴邪的小九九,无非是想让他跟去吴山居,以后生是他吴家的死也是他吴家的,这不真成了包养!他黎簇也是有骨气的,哪怕吴邪弄了八抬大轿去请他,他也不稀罕。

上班第一天,黎簇规矩地穿了新西装,套了新皮鞋,在镜子前面弄了好长时间的领带。他人虽长高了,脸还是略显稚嫩,好在衣服还算合身,衬出点青年才俊的味道。

黎簇幻想着以后赚了钱买了房,也学着吴邪一样来个金屋藏娇。当然,藏的那个人得是吴邪才行。

挎着公文包才出门拐出巷子,吴邪已经在巷子口等着他了。也不知哪个多管闲事的告诉了吴邪,还在开工这天被对方逮个正着。

吴邪二话不说扣了黎簇进车,黎簇欲夺们而出,被吴邪一把搂进怀里。这不禁让黎簇想到被吴邪绑架的那天,他似乎也是这么被强势地拐走。

“你要带我去哪儿?”

“吴山居。”

“去吴山居干什么?”

“当我的小老板呀!”

黎簇愣了愣,趁机让吴邪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他以为吴邪说浑话呢!没想到坐在驾驶位的王盟说:

“是真的。连房地产都打算把你名字写上去,就等你点头同意了。”

黎簇哪敢答应啊,浑身不由抖了下机灵,双手抵着吴邪的胸口,直觉得对方是个无赖混蛋,一脚往吴邪的下面踢过去。

“小朋友,你胆儿也忒肥了点吧。”

王盟很有眼力劲地下车,走了一小段才回过头,发现车子晃动得厉害。

王盟抬头望了望天,天好,老板兴致也高,估计……得花些时间了。

 

到了吴山居,吴家人对黎簇仍是一套套的客气,老太太拉着他的手说:

“你肯来帮吴邪真是再好不过了。”

老太太一脸慈祥的,真叫人推脱不掉。黎簇只得讪笑道,“言重了,言重了。”

高高兴兴吃了饭,高高兴兴铺了床,黎簇高高兴兴地躺了上去,然后累得垮了脸。老太太跟尊弥菩萨似的,看不透也不敢摸,也就吴邪仗着吴家人宠他会乱来。

黎簇翻了个身合眼,还没等入眠吴邪就蹑手蹑脚地爬到他边上,仿佛白天的放荡已抛了九霄,急急地又来缠他。

黎簇被他磨得起了反应,恨恨地又朝吴邪的命根子踹过去。

吴邪一把抓了他的脚踝,“小兔崽子,你如今可是我的人了,怎么还对我那么狠啊!”

黎簇胡乱瞪着,忍着胸口那团火说,“别以为跟你干了几回就成你的了,我户口还没上到你家呢!”

这话倒是引得吴邪笑了,还笑得特别嘚瑟,手指在他肌肤上揉着。

“你那户口不早上过了,还有别名呢,叫吴小毛。”

“那……那不过是吴奶奶的权宜之计。”

“听听,都叫奶奶了。”

黎簇觉得自己又落了下风。他怎么老斗不过吴邪呢?大抵是对方没脸没皮惯了。

吴邪去亲他的脚背,一路亲到了小腿肚,他这番又亲又揉,黎簇哪里忍得了,一张嘴半张半合,吐出几个字来。

“要做就做,别磨磨唧唧的!”

吴邪得了他的话自然开心,像已忍了个把月般露出贪婪之色,伏在黎簇的身上蠢动起来。

小朋友已经不是小朋友了,身子虽然抽长但仍是窄腰圆臀,润得很。那稚气的脸上已显出精致一面,但那种欲拒还迎的姿态还是让吴邪觉得可爱。或许在吴邪的心里黎簇还是那个十八岁的少年郎,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疙瘩。

黎簇被吴邪捣鼓了许久,可老半天地就是没插进来。黎簇如今也是尝了甜头就不肯罢手的年纪,哪受得了这般细细地厮磨,双脚夹了吴邪的腰就往他那里蹭。吴邪也不是个吃素的,抱着黎簇刺得蜜汁儿飞溅。

他原先和黎簇做这事,都是他缠得多些,现在可好,那小朋友勾着他,一双眼波是春色碧潭,水得吴邪小腹不断痉挛,硬是又搞了四五回才作罢,直把吴邪累得够呛。

往日都是黎簇赖着不肯起床,这回却是吴邪搂着黎簇哼哼唧唧喊酸疼,活像被搞的那个是他。

 

自从黎簇挂靠到吴山居后,管吴邪管得还挺严。罗列了好几十条规矩,当家训似的贴在了吴邪的屋里头,每天看一遍才算完。

吴邪有一次下地,王盟托了黎簇给他传递消息,胖子说他那时的表情要有多滑稽就有多滑稽。鲜少有人知道黎簇做了吴邪幕后的小老板,他们只当吴邪有了个相好,而这相好还是个母老虎,连小三爷这样的人都变得极听话。

国庆时黎簇回了老家,吴邪很主动地跟了过去。黎簇他爸对这个朋友很是警惕,非但把送的礼物给推脱了,连在饭桌上都拿他当犯人一样拷问。

黎簇在水槽边洗碗,他爸暗搓搓地过来问,“黎簇,你这同事不太对啊。”

黎簇扭头看了吴邪一眼,吴邪僵硬地笑笑,真比哭还难看,显然很不适应这种场面。

“感觉……不像个好人。”

这厮,本质就是个流氓。虽是个流氓,到底是自己喜欢。黎簇耐着性子说了吴邪许多好话,他声音固然轻软,还是让吴邪听了去,感慨小朋友也学得油嘴滑舌了。

几天后两人去逛街,路过一个宠物商店,吴邪盯着里面几只小猫崽子怎么都挪不动步子,说是如何如何可爱,如何如何逗人,反正跟黎簇年少时很像。

吴邪提议道,“咱们养只猫吧?”

黎簇十分直白地说,“我以前是狼崽子,才不是小猫咪!”

意思是你要养也得养狼崽子,不能养猫,立刻绝了吴邪的念想。

看吴邪一脸失落,黎簇想自己干嘛非得跟几只猫吃飞醋,吴邪又不会舔它,亲它,跟它说悄悄话。于是四下仔细瞧了没人,垫起脚尖吻了吴邪的嘴巴,吻完后又恶作剧得逞般坏笑。活活把吴邪三魂七魄勾去了一半。往日在床上和黎簇调情的话还真特么应验了,小朋友这是生生得把他给弄死。

北京的小屋虽空着,但吴邪也没停了租金,时常会派人去打扫,一进去倒也干净,就是少了点人味。吴邪仍像之前一样替黎簇泡了梨花茶,黎簇喝上几口,身子热了,嘴巴也热了。不过个把钟头的时间,房间就全飘了吴邪和黎簇的味道。

黎簇坐在吴邪腿上,一边摇晃一边问,“我……我是不是很厉害?”

吴邪哪还有心思和他搭话,埋在那处的湿软里竟是久久不肯脱出。

 

那几条家规吴邪还是没背熟,因为没背熟所以不允许做的事还是会犯,当然习惯也是个问题。这不,今天烟瘾又被吊了起来。

他猫腰到一个小角落里,瞒着小老板做贼似的抽了几口,烟蒂儿还没来得及掐掉就被黎簇撞了个正着。

他从前当着黎簇的面也吞云吐雾过几回,黎簇也着迷过他抽烟的样子。

两根手指微微蜷缩着夹了烟头,慢慢凑到嘴边,从那张无数次亲吻的嘴里冒出一股白烟。

沉静的仿佛在思索什么的神情看起来内敛且成熟,那动作很舒缓,像一个电影的慢镜头,在黎簇的脑海中反复播放。

吴邪在那一刻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神秘,不可预知,包裹了一定的疼痛,可以唤出人内心的欲望。黎簇从没见过一个男人抽烟时会那般好看。他到现在仍会想起那个画面,想着想着就会不自主地去亲那张嘴巴,尝尝那股缥缈的烟草味。

可吴邪一旦抽得凶了,他当然要拿出小老板的气势叨念他,家规的最后就添了这么一条:戒烟。

吴邪很自觉地把烟盒上交,黎簇看也没看就抓起来扔在地上,他有些急了,口不择言道:

“你早死了我也好抽身寻别人去!”

吴邪知道黎簇担着他这颗心,不慌不忙地回,“哪里还有我这样的好人能把你伺候得那样舒服呢!”

黎簇不与他贫嘴,回身不再理会。

那吴家的人都知道吴老板和小老板打了冷战,个个都唯恐避之不及,只有老太太坐怀不乱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黎簇成天臭了张脸,吴邪偏还对着他嬉皮笑脸。

吴邪当然明白黎簇心里想什么,黎簇在乎他,就跟他在乎黎簇是一样的。他们是各自心尖上的人,任谁也离不了谁。所以他要护着黎簇,黎簇也想护着他,这世上能伤害到彼此的大概也只有对方。

这日入了夜,吴老板终于发了威风,折腾得黎簇趴在他身上直喘粗气。

吴邪一边弄一边问,“你还去找别人吗?”

黎簇眼角都飞了泪花,“你好好地混蛋一辈子我就跟着你一辈子了。”

小老板说的话直叫他怦然心动,暖得吴老板使了浑身解数又快活了几回。

吴邪决定要好好地把家训一条条背下来。

反正,也不着急,他的余后不都是黎簇的嘛!


评论(10)
热度(374)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