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弟弟想当霸王龙

#短,完结


(一)

弟弟有个大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王者。当然,这个梦想距离弟弟暂时还很遥远,所以弟弟打算退而求其次,他先做一头霸王龙好了。

洋哥觉得他这个想法有点好笑,问,“你为什么想当霸王龙啊?”

弟弟支吾着不肯告诉他,翻来覆去只重复两个字:秘密

 

 

(二)

他们又养了只猫。

因为是新成员,所以格外宠爱些。棉裤就有点不高兴了,时常会和新来的小伙伴来一场猫咪搏击运动。

弟弟蹲在一边看两只毛团在那里打架,觉得伸了爪子扑来扑去的样子有趣极了,津津有味地都不想挪动步子。

又觉得只有一个人干看太不够意思,就拉了洋哥一起观赏,谁知洋哥也上了瘾,两个人经常在旁边加油起哄。

日子一长,淘气打架变少了,喵咪们开始非常友好地互舔猫毛,可亲密地搅和到一块去了。

弟弟先看不过去,嚷道,“不行啊,棉裤,你可是我们这儿的小霸王,一山容不下二虎,哦,不,二喵,你千万不能那么快被收买啊!”

洋哥听着好笑,“你哪只眼睛看到棉裤被收买了?”

“你看它都露出肚子让棉裤舔了,这不是赤裸裸的收买猫心是什么?”

洋哥笑了笑,冲弟弟说,“它不就干了你从前干的事嘛~”

弟弟不解,一脸问号地看着洋哥。

洋哥道,“撅着屁股让我揍,收买我啊!”

弟弟气得脸都红了。

 

(三)

弟弟还是个小孩,对事物最为直接,凡子常说弟弟可爱,洋哥却说幼稚,被说幼稚的弟弟很不服气。

“我将来可是要当超级厉害的大人物的!”

他还着重说了两遍,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有点小野心的弟弟也可爱,只是这种可爱洋哥从不当面说出来。

他夸弟弟甜,夸弟弟这里好那里好,仿佛弟弟是一份送给他极好的小礼物,让洋哥忍不住变成炫耀狂魔,可他很少会说弟弟可爱。

洋哥心里对弟弟存了点小心思,日子久了小心思变成了大心思,就只怕自己一说可爱就像按下了某个秘密机关,那些埋在心里的软软的,甜甜的东西都会统统跑出来。

他喜欢弟弟,是那种喜欢,想要亲亲的喜欢。

 

(四)

今天棉裤和小伙伴玩得好好的,不知怎么,两只猫从挠来挠去闹着玩演变成了咪咪叫扑斗。

洋哥一看来劲了,忙喊了弟弟过来。

弟弟冲过来朝两只猫喊,“两位选手,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说了开始,两只猫又故意卖关子似的不动。洋哥着急,抓住棉裤抱进怀里,嘴巴朝弟弟努了努。

“我们来玩猫猫拳吧。”

弟弟立刻心领神会。

两个人各自操纵一只猫咪,捏了前爪挥舞过去。

弟弟还贴心地配上解说。

“哦,这位选手一记左勾拳正中下颚。”

凡子和老岳一进客厅就看到两个人的小游戏,异口同声地说,“幼稚。”

洋哥觉得自己时常会把弟弟给带歪,而弟弟有时候也会拉着自己跑偏。虽然这样的举动难免会显得孩子气,可他就是想和弟弟做同样的事,哪怕再幼稚都好。

 

(五)

洋哥从来不会在选A还是选B这种事情上纠结,他不是处女座,自然没处女座的毛病。但是在问到选猫还是选狗的问题上,洋哥罕见的犹豫了。倒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主要是洋哥代入了弟弟。

最后还是觉得弟弟像猫多一些。

巴掌大的小脸加上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仰头呆呆望着你的时候就像只猫歪着脑袋,像在恳请你和它玩耍,弄得你恨不得一把抱进怀里,使劲儿亲上一亲。

猫咪爱撒娇,撒娇的时候通常会冲你咪咪叫唤,不然就是绕到你的脚边用尾巴轻轻拍打。

弟弟也爱撒娇,会亲密地对洋哥说我要吃糖,会靠在洋哥身上玩着他手指上戴的戒指,尽管这并不好玩,他都能玩出个花样来。

弟弟像个有趣的隐形彩蛋,洋哥每天都在期待着。

弟弟只有一点不像猫,猫咪懒洋洋的,经常喜欢打盹,弟弟却像有用不完的活力,拉扯着洋哥的衣袖急不可待地说,“洋哥,洋哥……”

洋哥有时故意耗着弟弟,被叫了三四遍都不理睬。用洋哥的话说这叫欲擒故纵,后来觉得这法子不好,非但不好到头来磨得是洋哥自己。

谁受得了弟弟耷拉个脑袋直叹气啊,受不了受不了,洋哥觉得自己在弟弟面前当不成什么狡猾的大人,该干什么就该什么才符合他的本性。

尽管洋哥想在弟弟身上要干的事还一件都没干成,但机会总在那个画了红心的日期上等着他。

 

(六)

棉裤这回可摊上大麻烦了,它不仅在弟弟的床上画了地图,还大佬似得卧在枕头上舔猫爪子。

虽说弟弟平时也没少招惹它,但洋哥说打是亲骂是爱,他都那么疼棉裤了,棉裤怎么还这么掉链子,弟弟感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苦兮兮地喊:

“洋哥……”

洋哥顺理成章地替弟弟铺起床褥来,一旁的弟弟晃着小腿像鸡仔啄米一般叨叨叨个没完。

洋哥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问,“棉裤弄湿的是你的床,为什么是我在收拾?”

弟弟莞尔一笑,“能者多劳。”

洋哥不禁回顾起那些能者多劳的画面,什么洗澡不出热水拉,上大号没有厕纸拉,光是些令人忍俊不禁的事。

等洋哥全弄完了,弟弟这才扑到他肩上,夸赞道,“洋哥真好。”

他说好,也不知是哪个好,人好心好还是待他好。但这话听得洋哥极为受用,在那脑门上摸了一把。

“嗨,你这大机灵鬼。”

弟弟替自己取了很多绰号,弟弟是大机灵鬼的时候,洋哥是小懂事,弟弟是小王子的时候,洋哥是黑骑士,弟弟是天使的时候,洋哥……洋哥总不能自诩上帝吧,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表示自己是精灵,约莫还是能沾点裙带关系。

 

(七)

弟弟从前吓过鸡,后来鸡没得吓了,他就改吓猫。棉裤被吓得四处逃窜躲到洋哥那边去了。

后来,它黏洋哥黏得厉害。

洋哥摸着它的脑袋说,“棉裤,你就那么喜欢跟我亲热吗?”

棉裤似乎急欲打脸一般立刻扭头眯了眼,洋哥不死心地去撸它的下巴,棉裤理都不理地跳下地去。

洋哥冲着傲娇的棉裤喊,“我曾经故情欲纵,棉裤你怎么能向我学习呢?!你个心机鬼,难不成还不给我亲了!”

“它不给你亲我给你亲啊!”

弟弟很贴心地把脸颊凑了过去。

洋哥一时没了动静,弟弟以为他无从下嘴,立刻用手指戳了戳面庞,“喏,这儿这儿。”

主动迎送的弟弟真是毫无防备地可怕。

洋哥一把抓了棉裤挡住自己的脸,呲溜冲回房间去了。

弟弟还挺纳闷,若有所思地晃到老岳跟前,带了点小情绪地问,“岳叔,棉裤的屁股很好看吗?”

老岳不知道弟弟这脑袋瓜里又蹦跶出什么稀奇古怪的念头,琢磨了一下说,“从某种角度来说,猫的屁股浑圆地……挺可爱吧。”

听了老岳的话,弟弟闷闷地低喃,“洋哥真是的,宁愿亲猫屁股也不亲我。”

 

(八)

大热天吃火锅和大冬天吃火锅一样,会让人觉得特别爽快。

这时候再来一罐冒着白沫儿的刺激性饮品,大概每个人的脸上都会笑出一朵花。如果要庆祝什么事情的话,首先想到的是吃一顿热气腾腾的火锅。因为只有火锅这种东西是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在一个锅子里的就餐活动。

弟弟的跟前放着一瓶橘子汁,他三个哥哥很自觉地替他满上再和他干杯。

弟弟瞧着洋哥嘴边的白沫,好奇地用手指擦了下,然后悄悄送到自己唇边。他还是对所有未知都跃跃欲试的年纪,一逮着机会就立刻去满足自己的求知欲。

怎么有点像以前吃过的麦芽糖,带了一丝丝的甜。

小时候家里头若有长辈,百分之八十为了逗弄自己的孙子孙女,会拿一根筷子沾点酒味给孩子尝尝。但孩子长大了,早就把尝过的酒味忘得个精光。

洋哥抽了弟弟的筷子在自己杯里搅了会儿,然后迅速递给弟弟。笑着冲对方做了个嘘的手势。

和洋哥一起拥有某些秘密的感觉很好。

弟弟舔了舔筷子,又舔了舔,直到筷子都快被舔得没味了。

弟弟觉得奇怪,为什么从洋哥嘴边尝到的和从杯子里尝到的是不一样的,明明杯子里的味道应该更浓郁才对。可为什么一点都不甜呢?

弟弟盯着洋哥的嘴巴,一眨不眨。

“傻看着干嘛,吃菜!”

弟弟轻声嗯了嗯。

大概洋哥的嘴巴是甜的,不管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只要沾到洋哥的嘴巴都会变得甜甜的。

 

(九)

有一股淡淡的麦芽香,连苹果肌都染上了粉色。

粉嘟嘟的洋哥,真想咬一口。

弟弟啊呜张大了嘴巴,居然是硬邦邦的……

洋哥的手臂上留了浅浅的牙齿印和口水。

他有点后悔跟弟弟睡在一张床上,对方的大腿不仅搁在了他的膝盖上,单手还勾了他的脖子,贴在手臂上的嘴唇也没移开。

在经过一场激烈的天人交战后,洋哥决心向欲望缴械投降。

洋哥摸了弟弟的屁股。

“不许摸!”

弟弟一拳揍了过去。

“为什么不许摸?”洋哥捏着弟弟的拳头,不解地问。

“因为……因为……”弟弟翻了个身,“厉害的人是不会被摸屁股的……”

从前别说摸了,连揍都是有过的。弟弟还故意欠嗖嗖地去招惹洋哥,洋哥当然不会生气,只是装着样子,有个理由,可以和弟弟贴得很近,可以名正言顺地摸摸弟弟。

弟弟的味道很香,像有朵花开在里面似得。

 

(十)

弟弟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变成一只巨大无比的霸王龙,还会吼吼吼喷火的那种。

弟弟觉得可厉害,可牛逼了。醒来后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照照,揉揉腹肌又撸起袖子看看胳膊。

然后蹬蹬蹬地上楼,跑进洋哥的房间。见他还蒙着被子睡觉,立刻掀了去摸洋哥的肚子。

洋哥想小弟不许自己上下其手怎么自己反而大刺刺地来撩他,刚要起身把弟弟圈怀里,对方一溜烟地又跑下了楼。

洋哥伸出去的手又尴尬地缩回去,打着哈欠爬起来,懵了几分钟后抓着后脑勺去了客厅。

凡子一见他就立刻拉过去问,“小弟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一大早就拿了老岳的铁正举着呢!”

洋哥想起昨天晚上弟弟还跟只稚鸟似得窝在他身上,单薄的背脊贴在手掌心里都觉得小巧。

弟弟的身子会渐渐抽长,脸部的廓形也会发生变化,或许以后会慢慢成为一个精致的男生而不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可是在洋哥的心里,弟弟再怎么长,怎么变,他都是最可爱的小弟。

“洋哥!凡子!看看,我是不是很厉害?”弟弟指着自己的二头肌问。

“弟弟,你想练成什么样的啊?”

“像……像洋哥那样的~”

洋哥暗暗吁了口气,还好他没说要像岳岳一样把自己练成美国队长。

小窄肩搭配腱子肉,洋哥感到十分后怕。

铁,有时候真不是个好东西……

 

(十一)

弟弟很威风地说自己变成了一头霸王龙,然后很厉害很厉害,几个哥哥都不是他的对手。

他孩子气地在炫耀自己的梦。

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他要变得很厉害很厉害,像霸王龙一样厉害才能够保护哥哥。

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洋哥哭鼻子的时候,他不止是默默地递上抽纸,他能够让洋哥靠在他身上,能够说许许多多安慰他的话,能让洋哥微笑。

 

(十二)

洋哥,我想当霸王龙呀!



评论(12)
热度(534)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