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狼殿下的月亮先生

#短,完结,魔幻au

卜凡是所有狼群的首领,所有族人都尊敬地称呼他为狼殿下。他不动声色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凶悍,个头挺拔身材修长,穿着大氅坐在王座上的时候不怒自威。也有其他部落的国王来向他挑战,但谁都不是他的对手。

卜凡独自住在山崖上的小木屋里,靠近月亮最近的地方。白天他四处转悠找寻食物,偶尔会和故意滋事的同类打架,晚上就坐在家门口的长凳上,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月亮。他觉得月亮不像太阳那么扎眼,很温柔又有点寂寞。他常常在想月亮长得什么模样,脸是长是扁,声音是低沉还是清亮。卜凡做了各种各样的遐想。

月亮有时候圆润地像银盘,有时候尖锐地像弯钩。满月大概是他胖了,新月大概是他瘦了。月亮的体重是不是也随着心情变化呢?

 

卜凡今天依然独个儿坐着,喝着刚泡好的咖啡,抬头絮叨一番。虽然今天并没有月亮。

“是被云层盖住了吗?还是在玩捉迷藏呢?”卜凡叹口气,转身正准备回屋子里去。

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声音。

“喂。”

微弱的柔软的声音。

卜凡回头定睛一看,对方穿了件米色长袍,亚麻色的头发,灰褐色的瞳孔,不知道为什么,全身散发着淡淡的光。

“喂。”对方又叫了他一声。

“我不叫喂。”卜凡好意提醒他。

对方以为卜凡生气了,为自己的不礼貌微微红了脸。

他脸红的样子看起来局促又羞涩,捏了手指,不安地瞄着卜凡。

“你是……月亮先生?”卜凡试探性地问。

“嗯。”对方点点头,“我叫岳岳,高大群山的意思。”

卜凡觉得万分惊喜,上前拉住了他的手,“你怎么从天上下来了?”

“因为你每天都在跟我说话,说很多很多。所以我也想和你说说话,说很多很多。”

月亮先生拽着狼殿下的手,细细发着颤。一半是因为初次见面的激动,一半是因为害怕被拒绝。

他在天上呆了很久,只有星星和云彩陪伴着他。后来星星有了喜欢的人,经常会去为那位旅人照亮前行的道路。

他问星星,“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

星星说,“就是想不停地和他说好多好多的话。”

他听到狼殿下对他说了好多好多话,比如今天吃了什么,和哪个厉害的家伙打架,有时受了伤会抱怨很痛,伸了舌头舔舔胳膊流血的地方。狼殿下说不可以给任何人看到自己的软弱,伤口会慢慢愈合,会结痂,会成为厉害的象征,英雄一般的烙印。

但月亮先生知道他很疼,会偷偷呜咽几声,月亮先生就跟着难受了。

 

狼殿下领他进了屋,点了油灯问,“你想喝什么?咖啡还是牛奶?”

月亮先生咧嘴笑着说,“牛奶。”

月亮先生有一只小虎牙,咧嘴笑的时候特别可爱。

狼殿下呆呆地看他一会儿,才手忙脚乱地去端了罐子,把里面的牛奶倒进杯子里,又加了点蜂蜜。

月亮先生接过递来的杯子,喝了一口,愉悦地说道,“好香甜啊!”

月亮先生的声音真好听,在一个既不高亮也不低沉,不显黏腻的区域。回荡在狼殿下的耳中,令他觉得很舒服。他想再多听听那样的声音,哄着对方多讲点话。

岳岳起初有些腼腆,说的也不多,被卜凡接连不断地提问,慢慢就打开了话匣子。

月亮的眼睛能看到世界各个角落,汪洋大海中遨游的蓝鲸,在北冰洋上嬉戏的企鹅,巍峨宏大的城堡,跳着曼妙舞姿的歌姬,还有独自在月下喝着咖啡的狼殿下。

“你为什么每天都和我说话呢?”月亮先生小心地问道。

“因为月亮挂在夜空里显得有点寂寞,虽然有云彩也有星星,可我觉得他应该很寂寞。”

“那你呢?你觉得寂寞吗?”

狼殿下从来不觉得寂寞,他是天生的王者,也是强者,没有失落的感觉,也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可他对着月亮说,“如果有你陪在我身边,我会觉得很幸福。”

狼殿下炙热的眼神望向月亮先生,里面有恳切也有索求。

 

他见过这世间的万事万物,可没有哪一样像狼殿下的眼睛一样,滚烫了月亮先生的心。

狼殿下翻过人类的书籍,上面记载着关于快乐和幸福的秘密。

快乐,是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幸福,是和喜欢的人永永远远地呆在一起。

狼殿下的手指滑过月亮先生的脸,光芒落在手指上,像是沾染了点点的荧火。荧火进入月亮先生的身体,又融合在了淡淡的光晕里。月亮先生的叫喊声像是掺了蜂蜜的牛奶,甜腻得叫狼殿下怀疑自己或许要患上蛀牙。他欣喜地享用着月亮先生带来的温热,直到对方体内慢慢润出了一道乳白色,好像夏日夜空里的蜿蜒天河。

“好漂亮……”狼殿下由衷地赞美道。

 

夜晚开始再没有月亮,所有的生物都惴惴不安,他们拿着火把四处找寻,星星稀松的光亮已没有办法满足他们。他们并不知道,月亮在狼殿下的床上。

 

岳岳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全身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来。

“他们会来把你带走吗?”狼殿下问。

“月光的明亮和温暖能给失去火把的人带来希望,我已经停留很久了。”

狼殿下隔着被子抱住了他,“我是不是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他磨着锐利的狼爪,焦躁极了。

岳岳从被子里探出亚麻色的脑袋,“你还能看到我,不过是隔了几道天河,几个星系,你依然还能在夜晚向我说话,我会听着。”

卜凡抵着他的额头蹭了蹭,“我对你说了谎,我从来不知道孤独是什么,也不害怕寂寞。直到你要离开了,我才终于明白,这世间的一切都无法独活。”

月亮先生抚摸着狼殿下的脸颊,在那上面反复亲吻。

狼殿下用手臂紧紧搂着月亮先生,直到那股光热慢慢消失。

第二天他依然是孤高的狼王,在原野上肆意奔跑无拘无束,然而他又和从前不太一样了。他开始试着朗声打招呼,逗弄一下嫩叶的露珠,和他的族人分享自己的微笑。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夜更替。下雨的时候看不到太阳,阴沉天气的时候连月亮也躲进了云层。哦,也许那天他是悄悄从天上飘下来,住进了狼殿下的小木屋。


评论(2)
热度(108)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