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兔子融化在鲨鱼的胃里

#短,完结


卜凡是一条尚且年轻的鲨鱼,他时常会远离深海去浅水区玩耍,对岸上出现的生物一直保持着好奇心,只要浮出海面就用两只乌黑的眼睛窥视岸上的情形。

有一天,他看见了一只兔子。

兔子有一对长长的耳朵,一小戳毛茸茸的短尾,圆溜溜的眼珠子忽闪忽闪,看起来白乎乎,软绵绵的。

兔子爱吃螃蟹,总是在沙子里刨啊刨啊,偶尔逮到一只张嘴就啃了上去,咀嚼几下警惕地看看四周,又是啊呜一口。

大概是兔子吃东西的样子太可爱,鲨鱼卜渐渐看出了神。他想闻闻兔子身上的味道,或者摸摸他蓬松的毛发。

鲨鱼卜朝兔子游了过去,探出脑袋打了声招呼。

“(,,・∀・)ノ゛hello”

兔子被吓了一跳,连拿在手里的螃蟹都掉了下来,骨碌碌地滚走了。

鲨鱼卜的躯体异常庞大,兔子只有高昂起头看他。

小小的兔子就在他唾手可得的地方。

鲨鱼卜微笑着张开嘴巴,吐出了许多螃蟹,连带地把海水都喷在了兔子的身上。

“啊……(>人<;)对不起。”

鲨鱼卜想用自己的尾鳍去擦拭兔子,却发现根本够不到岸边。

鲨鱼卜微微地叹口气。

兔子甩了甩咸湿的海水,看看满地的螃蟹,想着这大概是鲨鱼卜送给他的礼物,非常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

 

兔子名叫岳明辉。

岳明辉是一个见多识广的兔子。去过很远的地方,走过很多的路,见识过形形色色不同的生命,还会唱鲨鱼卜从没听过的歌。

兔子岳的味道像冬日里海面上投射下来的浅浅阳光,香香的如同自己一口吞下的浮游生物。

鲨鱼卜喜欢听兔子岳唱歌,也喜欢听他唠叨。

托着胸鳍认真聆听的鲨鱼卜总会引发兔子岳聊天的欲望,他在族群里总是被嫌弃啰嗦,只有鲨鱼卜会耐心地听他从头讲到尾。

鲨鱼卜看起来很是凶悍,充满攻击性,海洋里的生物只要被他瞪上一眼,都会吓得退避三舍,谁都不敢靠近鲨鱼卜和他交谈,他们害怕被鲨鱼卜吃掉。

鲨鱼卜其实有点腼腆,他对着陌生事物是不大笑的,只有在兔子岳面前才会特别温柔。

鲨鱼卜都会在嘴里装很多的螃蟹给兔子岳,兔子就踏着轻快的步子,一只只捡到小背包里,直到背包塞得差不多了再把其余的扔回海里。

“等他们长得再壮实一点我再吃。”兔子岳解释道。

背包里的螃蟹是要分给兔子岳的好朋友,他的好朋友是一个有着同样长长耳朵的兔子和会冒粉红色泡泡的小鲫鱼。

上个礼拜小鲫鱼刚刚跳起来亲了他的兔子朋友,兔子朋友说亲亲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最甜蜜最让人觉得幸福的事情。

兔子岳也想和鲨鱼卜亲亲,可是他刚把脚踩进海水里就急吼吼地逃回了岸上。

鲨鱼离开海水太久就不能活,同样的,兔子掉入海里也会丧命。只有通过对方的描述才能知晓另外一个所处的世界,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

因为没有办法碰触到兔子岳,鲨鱼卜就想象着自己摸上了兔子岳的耳朵,再到脊梁骨,然后是又白又嫩,圆溜溜的屁股。

鲨鱼卜一下红了脸,好在他的皮层很厚,兔子岳并没有发现。

 

“我昨天晚上浮出水面,第一次觉得黑夜出奇地安静,即使合上眼也睡不着。抬头看到天上的月亮就想起了你。如果你住在月亮上,我晚上都可以对着它同你说话了ヾ(✿゚▽゚)ノ”

鲨鱼卜从前不知道寂寞是什么滋味的,遇到兔子岳后他就不想单独一个过日子。如果能把兔子藏进自己的身体里就好了,他会保护他不受任何的危险伤害,会带着他游历一切的山川洋流,去见从未看过的美妙奇景。

“如果你能在我荒芜的背脊上唱歌就好了(ŎдŎ;)”鲨鱼卜由衷地说道。

兔子岳忽然想到什么似得,在原地兴奋地转起了圈。

“我忽然想到一个极好的主意!只要我跳进你的嘴巴里,你就可以带着我去海里了!”

“哎?这样可以吗?∑(O_O;)”

兔子岳点头如捣蒜,“一定可以的!”

鲨鱼卜犹豫着张大嘴巴,兔子岳垮上小背包,嘿咻嘿咻纵身一跃,像朵云似得飘进了鲨鱼卜的嘴里。

鲨鱼卜一个回旋,直降到1000米以下的深处,兔子岳蹦蹦跳跳地来到鲨鱼卜的眼眶,透过他的目光瞧见了许多有趣的东西。

优雅美丽的水母,爱胡闹的海星,容易害羞的贝壳。兔子岳不停地发出哦,呀,哇的赞叹声。

鲨鱼卜抿着嘴小心翼翼说着话,生怕自己一不当心带进大量的海水会把兔子岳冲走。

“海里的世界远比你说得有意思多了,那你为什么还每天一直只等着我?”

我只想等你一个,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鲨鱼卜骨碌碌地吐着泡泡,不敢言语。

 

鲨鱼卜缓缓冒出海面,光亮透过牙齿的缝隙照射进来。

兔子岳第一次觉得日光是美丽的。他说:

我想去你的背脊上唱歌。

像是要履行一个长久以来的约定。

他顺着鲨鱼皮层上的倒刺慢慢向上爬,但是抓着的倒刺太粗糙了,扎得兔子岳手掌都破了皮。

“我的背脊和你的肚皮一样软吗?”

“软呀!”兔子岳不假思索地说道。

如果鲨鱼卜此刻是一头蓝鲸,肯定已经快乐地喷起了水柱子。

兔子岳唱了一首很悠扬舒缓的歌曲,就像某种乐器发出的声音,乐符宛如会跳跃的精灵,在鲨鱼卜的背脊上啪嗒啪嗒地跑来跑去。

等到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兔子岳重新回到鲨鱼卜的嘴巴里,舔了舔破皮的地方,把小背包里的螃蟹拿出来吃了一部分,其余的朝鲨鱼卜的胃里丢了过去。鲨鱼卜的胃对兔子岳而言像一口在燃烧着的热锅,似乎还会冒出热气。

兔子岳亲了亲鲨鱼卜的舌苔,安然地在上面睡了下去。

鲨鱼卜努力地让自己急促的呼吸趋于平静,他微微晃动着身体,让兔子岳仿佛躺在海平面上,浪涛在一波波地推搡着他,将他拉入一个又一个梦乡。

 

 

兔子岳是被鲨鱼卜饿肚子的咕噜声吵醒的,他揉揉眼睛,问:

“你饿了吗?”

鲨鱼卜每天要吃很多的鱼蟹才能维持一天的动力。他昨天只吃了兔子岳喂给他的一点螃蟹,也压根没碰海豚和海龟。鲨鱼是肉食性生物,如果长时间不进食的话他会活活饿死。

鲨鱼卜强忍着冲动说,“不……我不|・ω・`)”

他喜欢兔子的脚踩在他的舌苔上,他也喜欢兔子散发出香香的味道。他想跟兔子呆得久一点,再久一点。

舌苔不安分地蠕动起来。

兔子岳抓着耳朵问,“你会不会……想要吃掉我?”

 

岳明辉趴在床上津津有味地听着,卜凡说到关键处忽然卖关子似得停了。

岳明辉问,“后来呢?后来鲨鱼吃了兔子吗?”

卜凡望了眼刚洗澡出来,只穿了条内裤的岳明辉。对方撑着手肘,正一脸急切地看着他。

卜凡滚了滚喉结,放下手机说,“鲨鱼很想把兔子小心地,轻轻地,不失礼貌地吃进肚子里。所以……”

 

鲨鱼问兔子,“你愿意被我吃掉吗(✿◡‿◡)”

 

卜凡问岳明辉,“你说兔子会答应吗?”

岳明辉顿了顿,回,“我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上说‘我愿意化身为爱人的骨与血,这样才能和他永远结合。’兔子……应该是愿意的吧。”

岳明辉正说着,忽然发现卜凡的手指滑了进来。

“凡子,你要干嘛?!”

岳明辉不由夹紧屁股。

指头强硬地挤进了两股的缝隙间,带着某种韵律有节奏地刮弄。

“我正要把你吞进胃里去呀~♪(^∇^*)”

 

鲨鱼的舌头轻柔地卷起兔子,把他丢进了自己的胃里。

滚烫的胃液淋在了兔子的身上,兔子不安地叫道:

“烫……好烫啊……”

 

兔子像是要融化在鲨鱼的胃里,发出刺耳又黏腻的呻吟。

 


评论(18)
热度(360)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