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捏脸

#短,完结

弟弟躺在床上酣睡,难得起床气严重的洋哥比他先醒,很自觉地担负起叫弟弟起床的使命。洋哥先凑到他耳边轻轻叫了几声名字,弟弟翻了个身,把被子蒙到头上,嘴里嘟囔了一声,“烦!”

洋哥直接一把掀了被子,捏了弟弟的鼻子。弟弟起先没怎么样,之后憋不住了,推开洋哥一屁股坐起来。

“不许捏鼻子!”弟弟抗议。

“那我捏脸好不好?”

“也不许捏脸!”弟弟揉着自己鸟窝一样的乱发,慢慢打了个哈欠。

 

弟弟刚来那会儿,因为年纪小,时常被使唤,但他可爱啊,长得可甜,撒娇的时候简直无敌,几个哥哥慢慢宝贝起来。最开始捏弟弟脸的是老岳,弟弟不听话耍赖,老岳就捏一下,弟弟很乖,很用功的时候,作为嘉奖的疼爱,又捏一下。

洋哥看了,不知为什么忽然有点羡慕。

某天他趁着弟弟不注意,碰了弟弟的脸颊。

弟弟立刻跳起来喊,“不许摸!不许捏!”

把他的脸当宝贝似的仔细着。

“你搞特殊化,为什么岳岳可以?”

“老岳跟你不一样。”

岳岳跟洋哥是不一样的。弟弟跟老岳在一起觉得很安稳,说什么话都可以,赖皮也可以。

和洋哥不同,洋哥老搞得自己心里慌慌的,怪怪的,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总之就是不舒坦,总是心跳得厉害。弟弟那时还猜不透自己的心思,对着洋哥,时常犯怵。

洋哥甘心被弟弟这样对待吗?洋哥当然不甘心啊!所以经常和弟弟搞游击战,逮了弟弟开展双边会谈。企图在言语上说服弟弟,让他……捏脸!

 

终于有一天,弟弟特别一本正经地说,“洋哥,我想和你探讨一个问题。”

洋哥见弟弟一脸认真,以为弟弟要和自己进行一场学术性的深刻交流。放下手机笑得很温柔地说,“你问。”

“你手上怎么有股味道?”

“刚才抹了护手霜。”

“怎么感觉有点怪?”

“哪里怪?”

“一股烂掉水果的味道。”

洋哥的脸有点垮……试探性地问,“你……没别的话要对我说吗?”

弟弟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拉了他的手凑上去闻了闻。他靠得那么近,仿佛嘴唇都要碰上去了。洋哥顿时心里打鼓,慌乱间才发现自己对弟弟的喜欢不是字面上那种单纯的喜欢,那份对捏脸的占有欲也不是少年人一时的热血上头。

弟弟抬眼,见洋哥脸色涨得绯红。洋哥在他面前,从来都游刃有余,没有出现过这种窘态。他觉得新鲜,伸手碰了洋哥的脸,洋哥一下往后缩,弟弟又凑上去,洋哥又往后缩,只差没整个腰都弯下去了。

弟弟把洋哥抱了个满怀,洋哥惊得叫出了声。弟弟软得跟只猫似的,在他怀里还蹭蹭脑袋,简直快把洋哥搞得灵魂出窍。

弟弟的杀伤力太强了,洋哥觉得他半个心都快停止跳动,憋着气不敢喘,简直快要把自己给憋坏了。

弟弟像发现了什么问,“洋哥,你喜欢我吧?”

洋哥僵硬地点点头,又慌乱地摇摇头。

弟弟说,“那我就当喜欢了。那以后我的脸只给你捏,你也只可以捏我的脸。一言为定,拉钩上吊。”

弟弟伸出小指,笑得像个小恶魔。言下之意就是:你只可以宠我。

洋哥木讷地点头,颤颤巍巍地勾了弟弟的小指,晃了三下,算是约定达成。

弟弟把脸送到他跟前,“行了,你可以捏了。”

洋哥这一捏,就有点不想松手。

 

弟弟在被问到有什么怪癖的时候,旁人还十分热心地说,“他不喜欢被人捏脸。”

不是不喜欢,而是不可以。弟弟最喜欢洋哥两手捧着他的脸,像找东西似的看个半天,问他看出什么来。

洋哥说,“好看。”

他喜欢听洋哥说他好看,即便这话不好意思没当着洋哥的面说出口。他喜欢洋哥捏他的脸,享受着那份心跳的喜悦。

原来那不是恐惧心在作祟,是因为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让他抱个满怀,让他踹自己的屁股,让他随时随地可以捏自己的脸。

 

旁人一脸无辜地问,“你防偷袭防得铜墙铁壁似的,那么讨厌别人碰你的脸吗?”

“不一样啊。”

“哪里不一样?”

“就是……不一样啊!”

被喜欢的人捏脸就是不一样的。

虽然弟弟也很难解释那种感觉,也许就像他第一次亲了洋哥的脸颊一样。

“洋哥,我今天没让人偷袭成功!”

弟弟等着洋哥的夸奖,宛如死守阵地成功保垒的小战士。

“你这脸应该去上个保险。”洋哥忽然有感而发。

弟弟踮起脚尖。

 

他现在长高了些,以前总喜欢跳进洋哥怀里,现在只要踮起脚尖,双手揪了洋哥的衣领,然后把他拉向自己,在那张高级脸上重重地啵啵几下,洋哥就会像煮熟的虾子。不管试几次,都是这样。

每当看到洋哥这样,弟弟便再一次确信,洋哥他果然最喜欢我了!


评论(3)
热度(261)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