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卜岳】逗你

#短,完结

洋哥记得弟弟刚和他们同住一屋那会儿,不知谁用了他的洗发水,害得他气鼓鼓地问,“你们自己不买尽用我的,不公平!”

洋哥安抚他说,“你一个小孩,用不了多少工资,哪像我们,才真的被工资磨平了棱角。”

弟弟数落他,“谁叫你老是赖床,起床气那么重,还踢我屁股,活该被扣工资!”

他还想再说几句,忽然闭了嘴,因为洋哥正对着他摩拳擦掌。

后来洋哥自己偷偷去买了瓶和弟弟一模一样的洗发水,弟弟还很欣喜地问,“知道错了, 给我买的吗?”口气好像已经笃定。

洋哥毅然决然地说,“不!我只是挺喜欢你那个味道。”

结果,两瓶洗发水还是混着用了,也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

老岳和凡子也跟着偶尔沾光,说味道挺好的,奶香奶香,和弟弟一个味儿。明明是水果味,被他们这一说,洗发水都变了质。

弟弟嚷,“你们就存心捉弄我是吧!”

也许因为弟弟是小幺,所以他上头几个哥哥都挺爱捉弄他。弟弟又特别人来疯,你说他一个摩羯座的小孩,怎么那么容易炸毛。

洋哥的捉弄又和凡子他们不同,洋哥更像是在欺负他,欺负得狠了,弟弟就哼哼几声,朝洋哥吐舌,一溜烟地跑了。

有一阵子,弟弟和洋哥总在捉迷藏,弟弟躲到哪儿,洋哥就找到哪儿,弟弟干脆放弃,直接拿毯子盖在头顶上,闷闷地说,“要剁要剐随便你!”

洋哥搂了弟弟的肩,在蒙了毛毯的头顶上蹭了蹭。

后来,弟弟渐渐明白了,洋哥那不叫欺负,那叫逗。

洋哥也不知道弟弟怎么想明白的,有一次吃饭有意无意地聊起来问,“你以前躲我就差没躲到女厕所了,后来怎么就转性了?”

弟弟说,“凡哥欺负岳岳,都把他弄哭了,可是你欺负我,我都不觉得伤心,有时还挺高兴的,所以那不叫欺负,那叫逗我对不对?”

洋哥暗想还好,凡子和老岳不跟他们一桌上吃饭,若这番话被他们听了去,老岳大概几天都不会和凡子说上一句话,凡子就会可怜吧唧地来向他诉苦。

哎,可烦呢!凡子那哪叫诉苦啊,那分明是炫耀,炫耀他跟老岳打情骂俏没洋哥和弟弟什么事儿。

说起来凡子逗老岳也是挺奇怪的,直拿了双眼上下瞟着,还特别招人地咬着下唇,让人看了很无语。

洋哥打了个冷颤说,“那不叫逗你,那叫撩你。”

凡子倒也很坦白地承认,“我就是在撩他,给个好听点的名义,叫逗。”

老岳起初不吃这套,凡子贴到他脸颊边咬他的耳廓,捏他的胸口,老岳很生气地推开他,愤愤地骂了句,“笨蛋!”

洋哥觉得那时的老岳看起来十分矜持,就像以前学院里的高岭之花。直到有一次他和弟弟出门忘拿钥匙,自己急急地折返回去,就见老岳湿了上半身贴了凡子,从浴室一边亲一边渡了出来。

钥匙当场掉在了地上,洋哥尴尬地说,“你们……继续……”

老岳事后解释道,“我们俩啥都没干,我逗他呢!”

洋哥看着他脖子里明显的红痕,表示深刻的怀疑。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逗你或者撩你大概都变成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就好比现在,洋哥抢了弟弟要塞进嘴巴里的糖,弟弟跳起来喊,“还我!”

洋哥仗着自己的身高,举起手说,“不给!”

弟弟恨不得此刻有凡子一米九的个头,瞬间能把洋哥KO!

眼瞅着洋哥要把糖往嘴巴里送,弟弟心里怅然若失。

“那是我的……最后一颗……”

弟弟小声念叨,特别委屈,颓了张脸。

洋哥的手指伸进了弟弟的嘴巴里,略微碰到了牙齿,弟弟张大了嘴巴,舌尖碰到手指,卷了糖就缩了回去。

洋哥的手指还贴着唇,脸瞬间红了,喃喃道,“我……我逗你呢……”

弟弟咯咯地笑了,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喊,“洋哥居然脸红了!”

洋哥真想立刻捂了他的嘴,但人定在哪里,怎么都挪不动步子。

凡子如果和老岳吵架了,基本上会丧个几天,然后某天老岳打破僵局,亲他一下凡子就满血复活,捞了老岳进房间,不干到老岳哭出声决不罢休。

老岳叉着腰后悔不迭,小吵怡情,怡什么情!简直是伤身!

如果洋哥和弟弟生闷气,不出一个小时弟弟全给抛到九霄云外,不用人催,自己会主动坐到洋哥身边。可洋哥还在气头上呢,想着这小崽子,心眼怎么那么大?我还不爽利呢!

对弟弟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弟弟就朝他扮鬼脸,洋哥一秒钟破功。

“洋哥,你怎么那么容易就被逗乐啊?”

因为是弟弟的关系吧。


评论(3)
热度(220)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