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卜岳】游戏

#短,完结

桌上有两个红包,里面分装了不知面额多少的现金。因为只有两个,四人都虎视眈眈看着对方。这一个月下来,该扣的钱林林总总地也所剩无几了。四个人面子上都有点挂不上,只盼着趁此机会能捞上一笔,成为本月度最大赢家。

男生有时候就很奇怪,为了一点无意义的事情起了好胜心。用弟弟的话说,虽然只是游戏,可还是想赢。也许对他们来说,今天就是一场我想赢的游戏。

 

看着红包四个人的大脑在高速运转,深思熟虑后四只手不约而同地伸了出去。在第一轮抢夺战中,因为场面一度失控,导致其中一个红包差点被撕成两半。还是老岳先松了手,适时退出战局才免于红包被残忍肢解。

洋哥提议道,“不如我们来猜丁壳决定谁拿吧?”

三双目光齐刷刷地扫向他,都带了点你够了,好幼稚,亏你想得出来的味道。

洋哥吞了下口水又说,“那加点筹码好了,谁输了解一颗衬衫的扣子,先解完的算输。”

凡子先提出了异议,“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猜丁壳游戏很无趣啊!”

语毕,抽了其中一个红包揣进兜里,“这个我和岳岳分了,剩下的你们看着办!”急吼吼地拉了老岳走人。

洋哥瞄了凡子一眼,瞧瞧那不怀好意的神色,分明存了什么别的坏点子。

凡子把老岳拽到里间,腾地把他压在墙角,舔了下唇很认真地问,“老岳,有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

老岳丝毫不为所动的回,“没……”

凡子又贴近点,气息喷在对方鼻尖,“真的没?”

老岳露了点笑容说,“傻了吧唧的……”

凡子的自尊心有点受挫,把兜里的红包顺手往老岳的衬衫领口一塞,“得,算你赢……”

“你这又是唱地哪出啊?”老岳不明就里地问。

“看谁先把对方撩动的游戏。”凡子忽然又换了商量的口吻说,“不然这钱先放你那儿,等下我撩到你了再给我。”

凡子呵呵笑得挺欠揍。

当我临时储蓄罐呢?老岳扭头看了一眼外间,洋哥和弟弟居然真玩起了猜丁壳……老岳不由得叹口气,他宁愿玩猜丁壳去了。幼稚是幼稚了点,可是温和嘛。

弟弟倒是玩得挺起劲,毕竟洋哥后来又说了,只要参与就能得到独家爱心水果糖。一个红包外加一包水果糖,真是何乐不为。说起来,洋哥真是懂他,有糖果真万事欢。

弟弟左手掌包了右手,喊了一,二,三,猜丁壳!右手出了个剪刀。

“耶!我赢了!”

洋哥默默低头解了衬衫扣子。

第二把还是洋哥输。

“你猜红包里有多少只小羊?”洋哥边解扣子边转移弟弟的注意力。

“最好是十只。”

弟弟出了个布。

洋哥抚额,问,“小弟,你从前和人打过赌吗?”

弟弟回想了一下接口道,“有啊,赌班主任明天是穿裤子上班还是裙子上班。”

“然后呢?”

弟弟很自然地咧了嘴,“我赢了!”

洋哥嘀咕了句,“小鸡仔运气那么好的吗?”

“不是啊。”弟弟正儿八经地解释道,“因为打赌的隔天预报说是要下雨,所以别人都压了裤子。可是我听到老师给她男朋友打电话说明天要约会,你想一般青春小说里女生和心仪的男生约会不都喜欢穿裙子嘛。下雨的概率是百分之八十,穿裙子的概率是百分之六十,那我赢得几率岂不是比其他人都高。”

洋哥一边摇头鼓掌一边嘴巴哇~,搞得弟弟有点骄傲,嘿嘿笑了笑。本以为分散了弟弟的集中力,结果第四把还是洋哥输。洋哥心不甘情不愿地又去解了扣子,露出片光洁胸膛来。

弟弟探头好奇地看了看洋哥的胸口,洋哥不以为意,他做模特也不是一两天,后台光着膀子被人目光游览过的情形早就已经习惯了。弟弟突然伸出手指戳了戳洋哥的胸肌,惊得洋哥一把抓了衬衫领子。

喂喂,不是吧……他虽然觊觎弟弟有段日子了,可这个迟钝鬼应该没察觉吧?

弟弟因了洋哥过度反应噗嗤笑了,“洋哥,你干嘛紧张成这样,那里难不成是你的痒痒肉?”

弟弟说着又扑过来,顿时和洋哥扭成一团。说好的温和猜丁壳游戏,转眼变成了肉搏战。洋哥好不容易气喘吁吁地把弟弟按回到原位,弟弟还不停地扑腾想对他来个什么葵花点穴手。惹得洋哥大喝,“乖乖坐好!不许乱动!是不是屁股又痒了?”

弟弟切了一声,“洋哥,你个平胸,软趴趴的,不像岳岳,又凸又硬邦邦。”

洋哥看着弟弟一脸天真的模样,耳朵里回荡着刚才有点……有点……那个啥的话,不由慢慢红了脸。感觉到脸上的温度在逐渐攀升,洋哥急得把红包塞弟弟手里,“给你了!给你了!”

拔腿就跑。

没想到弟弟追了过来,“洋哥,胜之不武!胜之不武啊!”

洋哥把从里间探了个头的老岳拉过来推向弟弟,“快!帮我!拦着他!”

弟弟和老岳抱了个满怀又被凡子挤进中间分开,弟弟捏着的红包掉落在地,被凡子捡了个正着,笑得越发嘚瑟地在老岳跟前扬了扬,“看,游戏的奖励金额又增加了。”

弟弟也顾不得红包,忙着去逮他的洋哥了。

凡子的鼻头在老岳的耳廓上蹭了蹭,他一直觉得老岳太清心寡欲了点,一直很想在老岳的身体里点把火,可老岳根本不吃这套,一脸淡定地看着凡子。

偏就不信这个邪了!凡子打定了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的伟大志向,使劲儿朝老岳嘟嘴,眨眼,频送秋波,只差没动手动脚了。

“动手动脚算你输。”

老岳定下规矩,阻止了凡子放浪的蹄子。

他紧紧贴着老岳,真可谓使尽了浑身解数,中途逗笑了老岳两次外一无所获。

凡子懊恼地哎了一声,“岳岳是你石头做的吧。”

“你自己不行,怎么反倒怪起我来?”老岳的语气很是无辜。

“什么不行?!谁说我不行?难道你就行了?!”

凡子上下打量了老岳一番,“你能压制得住我?”表示深深的怀疑。

老岳似乎要证明点什么,拉拽着凡子去了浴室,拿了花洒扭了开头,冲得凡子一股子透心凉。这还没到立夏呢,老岳就想洗冷水浴了?抢了花洒对着老岳一阵乱挥,匆匆忙忙地去拧了开关,把花洒直接一扔。

老岳把湿了的头发朝后一捋,露出前额,身上的衬衫贴着身体的曲线,若隐若现,胸口的突起看得凡子直接咽了口水,结结巴巴地说,“岳……岳岳……天还……还凉着呢……小心……感冒……”

老岳慢慢靠近凡子,软软地贴近他胸口,看起来挺无害的,眼睛里却充满着攻击性。让凡子联想到动物世界里优雅美丽的花豹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猎物,长睫毛忽闪忽闪,又迷人又危险,凡子总觉得下一刻要被老岳生吞活吃了。老岳伸出点舌头,露出了淘气的微笑。凡子倒吸了口冷气,举双手投降,“哥!哥!我错了!我错了!红包都给你!我不要了!不要了!”

老岳意犹未尽地哦了一声,“这就不行了?我都还没使出杀手锏呢……”

凡子觉得自己被小瞧了,况且被老岳这一番逗弄,起了不小的反应。他直接勾了老岳的后脖子,扯掉了几颗扣子,一颗脑袋迫不及待地往衣服里钻,在那片胸膛上强势地攻城略地。

另一边弟弟还在缠着洋哥猜丁壳。

“红包不都给你了嘛……”洋哥很是无奈。

弟弟说一定要全解了才能算他真正赢了,顶真得不得了。谁知道几把下来,输的都是弟弟。眼看着扣子解了三颗,若隐若现地露出点肌肤。洋哥瞧着他略歪的喉结,脖子,锁骨,然后……洋哥一溜烟地跑了。

什么抢红包!什么做游戏!下次一定绝对肯定不玩了!!!


评论(2)
热度(134)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