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想把你温柔地吃进肚子里

#短,完结

(一)

弟弟挑食,吃得少,像只小鸡子似得,啄了点米就歇停了。让他多吃点他还嘚瑟地抖着肩膀说,“我是仙子,不食人间烟火的。”

弟弟只对两样东西来者不拒,一是糖二是草莓,也不知他把那些甜蜜蜜的卡路里消耗到哪里去了。

北京那年冬天,四个人钻到胡同里去吃火锅。弟弟叨念我不吃肥的,遂上了盘精品牛肉。

好家伙,不带一丝白色肥边儿的。

弟弟的筷子没怎么停过,那盘牛肉哗啦啦下了肚,心满意足地说,“饱了。”

然后专心致志地捣鼓他的手机去了。

“这是吃火锅又不是吃食堂,你心急火燎地干嘛?”洋哥慢吞吞地捞了片羊肉塞嘴里。

没过一会儿弟弟放下手机,咬了筷子问,“有饭后甜点吗?”

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地,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洋哥嘴里咀嚼着的羊肉渐渐失了味道,第一次觉得弟弟看上去好像很好吃。

 

(二)

告子说:食,色,性也。食欲和兴欲都是人的本性,可见吃饭和康乐都是人之自然,和人自身的本性做抗争,往往徒劳。

洋哥没有女朋友,只有个弟弟,能用来捏脸,揍屁股,亲亲脸颊,像抱孩子似得圈在怀里,再不得其他,况洋哥那时也没想到其他。可自从那顿火锅后,洋哥突然意识到自己对弟弟产生了点有的没的,这有的没的常在脑袋瓜子里灵光一闪,闪完后发现自己已经把弟弟抱坐在了大腿上,正乐呵呵地和他逗着玩闹。

弟弟笑到不行,仰了后脖子倒在他胳膊里。这么一个细瘦的小人腻歪在他胸口,白白净净又嫩生生,仿佛能掐出一溜地水来。

洋哥忽然念了句:我饿了……

 

(三)

他大概得了一种病,叫做很想把弟弟吃掉的病。

那一年夏天,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似乎都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洋哥忽然对弟弟变得恶狠狠起来。弟弟不以为意,总觉得洋哥是在跟他开玩笑,有时候被洋哥凶完后就扯了嗓子喊:

“我再也不理你了!”

到了第二天,弟弟像得了健忘症似得,趴在洋哥的床头喊,“洋哥!起床了!带我出去玩!”

洋哥翻了个身继续蒙头酣睡,弟弟就扑过去挠他,跟只小猫崽一样,伸了小爪子挠啊挠啊,一边挠一边不断地说,“洋哥,起来嘛,快点起来给我糖吃。”

足足在他边上啰嗦了将近三个小时,简直比和尚念经还烦。

哎,弟弟好烦,声音好软,烦得真想一口咬下去,然后跟棉花糖一样,还要黏在牙齿上,唇舌间都是一股甜腻。

洋哥感到心里头有团旺火在烧,烧得他脑门子都发了点薄汗,只能气急败坏地吼,“小弟!”

 

(四)

弟弟如果太皮太不听话洋哥就会揍他,被问为什么不进行爱的教育,洋哥很无奈地回,“孩子大了,不好唬。”

洋哥有个习惯,要揍弟弟的时候总是一只手先搂了他的后脖子,将他拉向自己,弟弟便会自然而然地猫了腰身,洋哥另一只手就乘势拍了屁股。

每次洋哥勾后脖子时,总觉得那里痒乎乎的,拇指带过一阵轻轻的揉搓,惹得弟弟不禁发笑。

“你这个小碎嘴,怎么那么不听话?”

弟弟是故意的,故意去招惹洋哥。每次靠近洋哥的脸孔总觉得是要亲他,每亲他一次都让弟弟笃定洋哥正喜欢着他,谁叫洋哥亲完后立刻兔子似得跑开了,耳朵根还羞红了一片。

 

(五)

问洋哥最喜欢吃什么,洋哥回好吃的都喜欢。大致卖相好看的味道基本不会差到哪里去,当然也有意外。洋哥有一年去杭州,吃了一家卖相好看味道实在不能匹配的馆子,当时激得他差点愤而离席,方知所谓的网红店人气店也是以讹传讹,全不能当得尽然。

老岳倒是说了句实在话。

“各人的喜欢那都是以自己为出发点,你怎么知道别人不好那口咸的,那口淡的,那口辣的。”

正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情人眼里才会出西施嘛。可洋哥眼里偏出了个弟弟,偏弟弟还是个人见人爱的。哪怕不小心坏了事,可怜兮兮地乖乖认错,站那儿不安地说声对不起,哪个人能狠得下心再骂他,只想着摸摸他的脑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细语地对他说没事。

这样的弟弟在洋哥眼里看起来十分可口,可口到洋哥抿了嘴,想直接把弟弟揣进怀里,然后找个地方偷偷吃掉。

 

(六)

弟弟睡着的时候看起来真乖,好像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午后的太阳光透过落地窗洒下来,兴许是太暖和的缘故,弟弟蜷缩在床垫上打起了瞌睡。身上穿着今天拍摄的浅咖色毛线衣,衬着温和的侧脸,整个人好像散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香甜味道。凑近了能听到发出的均匀呼吸声,像羽毛在空中轻柔地漂浮着。肉眼可见的微张了嘴巴,露出点珍珠贝齿,光晕打在弟弟合着的眼皮上,乳白色的肌肤透出光亮的嫩色,可能是四月最后一片晚樱飘到了他的唇瓣上。

洋哥哪里舍得去叫醒弟弟,暖乎乎看起来无比可爱的弟弟,在睡觉的时候可能看起来最好吃吧。

 

(七)

有人蹭了蹭他的鼻头,又亲了亲他的脸,弟弟顺手抓了抓,肯定又是洋哥。

从前他总嘀咕洋哥为什么还不亲我?

明明喜欢他却不亲他,这让弟弟很生气,所以有次他主动亲了洋哥的脸,抚着对方的脖子亲得还特别大声。弟弟想他都亲了洋哥的脸了,洋哥总该亲自己的嘴了吧,结果洋哥还是没有。

弟弟有点郁闷。

如果自己有读心术就好了,这样就能知道洋哥到底什么时候才打算亲他的嘴巴。

 

(八)

问弟弟为什么叫岳岳妈妈,弟弟说因为岳岳温柔。

弟弟喜欢温柔的事物,比如猫,暖和的毛毯,拥有温柔眼神的人。可洋哥不是,他最怕洋哥,洋哥会让他觉得很疼。就好像他前阵子看的小说,看得他心里纠起来一般地难受。

弟弟把这归结为恋爱的阵痛。

 

(九)

洋哥把玩着弟弟胸前的挂饰,然后没了兴致,转而手掌贴了弟弟的胸口,那是靠近心脏的位置。

心脏呯呯呯地直跳,弟弟慌地拽开洋哥的手,说了声:“干嘛呀!”

就好像你在撸一只猫,摸他的下颚,捏他的肉垫子,可你忽然碰到不该碰的地方,然后他咋呼了,冲你喵喵叫唤。

 

(十)

洋哥特别饿,非常地饿,他感到自己的太阳穴在突突跳着,上前一把搂住了弟弟,紧紧地跟他贴在一起。

很饿……想把弟弟压在自己身下,咬上他的脖子,从头到脚连根头发丝儿都不留,完完整整地把弟弟吞吃了。弟弟也许会被自己咬得很疼,疼得抚住自己的脖子眼泪汪汪,眼泪在那瞬间也变成了一道菜的增色佐料。

但是弟弟太小太软了,他得轻一点,小心一点,慢慢地,温柔地把弟弟吃进肚子里。


评论(15)
热度(62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