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暗恋

#短,完结

暗恋大概是一个不能宣之于口的秘密。

 

他还记得老岳一个人拎着行李然后站在自己面前的情形。

适度的礼貌,适度的亲近,适度的温柔。老岳看起来是一个毫无攻击性的男人。相处久了,便有了一种自然而然的舒适感,是心理上的那种舒适,仿佛看到老岳就会变得安心。

弟弟还没来的时候,凡子最黏老岳,恬不知耻地说自己是老幺,需要哥哥的呵护。

洋哥一脚踹了他屁股说,“你还要不要点脸啊!”

凡子很无赖地回,“不要!”

弟弟人小一个,初时有点认生,只喜欢冲老岳撒娇。常说人喜欢并且向往光和热,不知是不是老岳身上的温度比他们都高。

凡子牵过老岳的手。在鬼屋他叫得虽然没洋哥那么惊天动地,但也不由地拉了身旁的老岳。老岳还取笑他,“真看不出来你也有胆怯的时候。”

凡子扯谎道,“我那是怕你不小心摔着。”

老岳的体温到底高不高他不晓得,只是牵着老岳的手心微微沁了汗湿。

一定是因为夏天太热了。

 

老岳的冰棍慢慢融化,滴落到手指上,老岳急忙伸舌去舔,舔着舔着发现凡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于是很大方地说,“还想吃?叫声好听的哥哥就给你再买一根。”

“哥,你那是什么味的呀?”

“什么味?水果味的呗。”

凡子冷不防凑上去咬了一大口,边嚼边虎视眈眈地看着老岳,把剩下的冰棍全吞进了自己肚子里。

“你干嘛凶神恶煞地看我?我还没跟你计较呢,你倒先……”老岳渐渐说不下去了,他很少被人那么直视过,锐利地仿佛要刺穿自己。

老岳在舞台上看过那样的凡子,充满张力带着不容忽视的存在感。那是让同性都有点羡慕的魅力。

“你那时候很酷。”老岳由衷地说道。

“哦,那你有没有一点喜欢上我?”

他的话带着说笑的意味,老岳跟着打趣,“有一点。”

凡子似乎很满意老岳的回答,眯了眼睛露出笑容,像得到了一直想要的东西。

“你傻乐个什么?洋洋也不错,弟弟……更好……”

老岳不知怎的,有点羞怯,被那样凝视着居然让他不好意思。他其实并不擅夸人,明明知道这人很好,可当着对方的面就是不太能说出口。他存了很多好意,又无从表示,思前想后觉得会不会给对方带来负担,又或者对方并不在意这样的赞美。

凡子和他不同,是个绝对的外倾主义者,就好像休息时他可以拿本书安静地看着,偶尔撇一下凡子,凡子却静不下来,偶尔哼一下歌,再不然拉着他做曲子打游戏,无时无刻地将自己往对方的世界拉拽着。

凡子让人印象深刻。浓烈的外表,浓烈的内心,被吸引好像也成了一件很必然的事情。

 

老岳抠着手指,直抠到有点破皮了。

“老岳,你干嘛老抠自己啊?”

“我紧张……”

暗恋有时候是件让人无可奈何的事,不知道怎么会发生又怎么会滋长,怎么会在自己心里鲜活地跳动着。也许在他说出那句“有点”时,便已经陷入暗恋这条河流里。 

暗恋是一条隐秘的河,只要偷偷游过一回,便仿佛要贯穿你整个人生。

 

老岳并没有告白的勇气,又或许是他根本没往这方面考虑,他是个带了点内倾性格的人,很多东西都喜欢揣在自己肚子里。

凡子问他今天想吃什么,他会反问凡子想做什么菜,凡子回酸菜鱼,老岳就说:我想吃酸菜鱼。

他这种体贴却让凡子不快。老岳从来没有强烈地向他渴望过什么,不会说太过任性的言语,即便偶有那么几次,最后也妥协似地说,“好吧,都听你们的。”

“老岳,你想亲我么?”

他没想到凡子会和他说这样的话,只愣愣地看着对方,嘴巴颤抖着说不出只言片语。

凡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子,“嗨,我就是抽抽!”

老岳习惯性地抠自己的手指,忽然感到了一丝儿疼,那种因凡子的话所带来的不适感,瞬间就被疼痛所替代。

脸颊传来对方手掌的温度,指腹有点粗糙,宽大的骨节贴着肌肤,轻轻地,温和地磨蹭着自己。那样一个强烈的人,却是罕见的细致。老岳以为像凡子这种年纪的男生还不懂成人之间适度的距离。和牵着他的手时一样,手掌传递过来的热度仿佛慢慢就能融化了坚固的心,从心尖儿烫下热泪来。

 

老岳的抵抗力不算差,这年冬天意外地感冒了。打了两天喷嚏,光泡了点维生素C,想慢慢挺过去。凡子见他不停地吸鼻子,就煮了碗姜汤给他。

老岳抿了一口,头次拒绝说,“难喝……”

“是男人就给我痛痛快快地咽下去!别婆婆妈妈的!”

“呵,小崽子胆儿肥了,教训起你哥来啦!”

老岳拿了脚下的拖鞋起身揍他。绕了两圈,被凡子结结实实抱在怀里。

凡子问他,“岳岳,你不会连药味都闻不得吧?”

老岳在他手臂里挣脱不得,“洋洋怕鬼,我怕姜汤味,不成吗?”

“你再不喝,我就直接把你弄地上整服帖了。”

老岳不知道凡子整服帖要怎么个整法,他捧起那碗姜汤乖乖喝了个干净,竟似乎真怕了凡子的威胁。

凡子揉了老岳的脑袋,“你这么听话,还挺可爱的。”

老岳佛开凡子的手,“以后,别说那种话。”

“哪种话?”

“就……那种话。”

“说你可爱吗?”

老岳不吱声了。

凡子去扯了他的小啾啾,就像很多故事里的小男生会去揪喜欢女生的辫子一样。

捉弄,欺负,逗趣都是我喜欢你的表现。凡子的喜爱,是不求回应却无法停止的喜爱。他只有那一刻,曾希望老岳任性一下,对他说想独占的念头,想只拥有一个人的念头。后来他又觉得自己滑稽,怎么就笃定了老岳在暗恋他。

那晚,老岳睡在他的床铺上,不知是不是因为姜汤的缘故,发了一身汗。凡子抵着老岳的脚丫子,觉得对方身上的体温比任何时候都高。老岳不耐地掀了被子,又被凡子盖上。

凡子的下巴搁着他汗湿的额头,忽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正暗恋着这个人。是曾经冒出过想要把对方压在身下为所欲为的念头,所以一度那么希望对方也抱着和自己同样的心情,希望能从对方口中说出同样爱慕的话。

凡子轻轻叹口气,“我可真傻。”

 

连着几天的阴雨,老岳看着窗外喃喃道,“真不知这鬼天气什么时候才放晴。”

凡子将他拉到自己跟前,看了看后亲了他的手指,这举动像是带了某种仪式感,弄得老岳只想抽回去。他有时会忘了自己正暗恋着凡子,彼此间亲密的接触会让他产生错觉,沉溺于对方抱着自己躺在一张床上,脚掌被凡子覆盖着,让老岳觉得那一刻他们正在谈恋爱。

看出了老岳的窘迫,凡子拉拽着他说,“不管是下雨天还是晴天,天气好还是不好,如果是你在我身边那么每天都会很好。我喜欢你,原本你不用知道,可现在告诉你了,就希望你最好还是知道一下。毕竟,我不是个擅长暗恋的人。”

一席话说得他面红耳赤,他那样一个外放的人,此刻竟变得有点扭捏,似乎用光了所有的勇气立刻放开了老岳,结结巴巴地说,“我向你告白了!就……就这样……” 

暗恋应该是一种病,病愈的一个方法就是告白。 

凡子从来不擅做这种肉麻的事。老岳狐疑地问,“你从哪儿学来的这些土味情话,不会是洋洋吧?”

“哪……哪里土了?岳岳,你这就过分了啊!我这可是发自肺腑,真情流露!”

凡子发着牢骚,老岳在他身边一个劲地笑。

 

这世界上比暗恋更傻的事大概是互相暗恋。

评论(4)
热度(219)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