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长了兔子耳朵怎么办?

#短,完结

老岳在被子里拱了拱,觉得脑袋上有什么东西晃来晃去,他以为起床低血压,打了个哈欠下了床,走进洗手间摸了牙刷牙膏。

这时弟弟过来了,问,“怎么今天起那么早?”不经意撇了老岳一眼后,眼珠子瞪得浑圆,像见了什么稀罕东西似得大喊,“凡哥!你快来!快来!”

凡子拖鞋穿了半只,踢踏踢踏地从房间度过来,睡眼朦胧地问,“你这一大早地扰人清梦干嘛呢?”

顺着弟弟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凡子一时无语。

老岳问,“你俩怎么都看鬼似得看我?”

凡子一把抓了老岳的肩膀,“你昨晚干啥了?”

“啥都没干啊……”

小弟伸手想要去碰老岳的脑袋,被凡子一掌拍开,“别动!”

他叫小弟别动,自己却忍不住捏了上去。

软软的,还会动,原本耷拉着,被凡子一捏立刻竖了起来。

连老岳自己都觉得不对劲了,拨开凡子的手往镜子里一瞧,头顶上居然长出了一对长长的兔耳朵。

老岳佯装淡定地说,“这回真成岳野兔了……”

弟弟在一旁兴奋地说,“老岳,要不要吃胡萝卜?”

凡子捶了一下弟弟,“你还真把老岳当兔子啊!”

弟弟抚着发疼的脑袋瓜子说,“老岳怎么会长兔子耳朵的?不会是因为没戴兔帽帽的关系吧?昨天好像就老岳没戴过。”

“你洋哥不也没戴。”

小弟回道,“他说不戴不戴,你怎么不知道他其实偷偷戴过了只是没被人发现而已。”

凡子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老岳够爷们,没有向兔帽帽屈服。”他又上前看了看老岳的耳鬓,“耳朵还在,怎么就光长了兔耳朵呢?”

语毕又去瞅了眼老岳的屁股,“哦……尾巴好像没有。”

老岳尴尬地笑笑,不自然地夹紧了臀部。

三个人面面相觑站了一会儿,弟弟问,“怎么办?”

“好像……遮不住的样子。”老岳抓着两边垂下来的兔耳说。

本来兔耳短小点也能靠帽子糊弄过去,可这两只耳朵偏偏又长又大,老岳顺手拽着,竟像是戴了兔帽帽似得。凡子瞧着有趣,伸手又碰了一下,兔耳立刻竖了起来,像条件反射一样。

弟弟觉得好玩,嚷道,“我也要捏!”

三个人站在洗手间一阵闹腾,直到洋哥终于睡饱了蹭过来。

“你们堵在这儿干嘛?”

洋哥一问,弟弟和凡子急忙把老岳挤到身后。

凡子耳语道,“洋洋这人藏不住秘密。”

弟弟不住地点头。

知道三人有事故意瞒着他,洋哥冷不丁大步一迈,两手一呼啦开,然后他看到了老岳的耳朵。呵呵傻笑两下,揉了揉后脑勺说,“我大概还没睡醒,正在做梦……”

 

好在今天休假不用出门,四个人便围坐在桌边。都说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可他们就算凑一桌也没商量出个主意来。

弟弟好几次都忍不住去摸老岳的兔耳朵,洋哥也跟着摸。兔耳朵像海里的水母,被碰触后会慢慢蠕动一下。

凡子看不过去,只要弟弟和洋哥伸手,即刻啪啪啪地打回去,“摸摸摸,摸什么摸!想摸自己戴兔帽帽摸个够去!”

真恨不得把老岳圈自个儿怀里,谁都不许碰。就算长了耳朵,翘了尾巴那还是老岳,变成啥样都是他的岳岳。

老岳忽然提议道,“不然我去找把剪刀来试试看。”

才起身就被凡子强行按回座位上,“不行!会疼!”

“我不怕。”老岳固执地说。

凡子一把搂了他的腰,扣着不让他起身,“你不怕我怕。”

“是剪我的,你怕什么?”

“我看着疼……”

老岳拗不过他,泄了气说,“总不能顶着兔耳朵一辈子吧……”

他叹了口气,双手撑着下巴托了腮帮子,挤出点面颊肉来。

弟弟突然蹦了一句,“岳叔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可爱耶。”咪咪笑。

洋哥也跟着来了一句,“怪可爱的。”咪咪笑。

老岳看了眼弟弟又看了眼洋哥,耳朵随着目光甩过来甩过去,凡子紧跟着眯了眼,老岳不禁碎碎念道,“兔耳也会散发哺乳类荷尔蒙吗?好像有点违背生物原理……”

弟弟忽然想到什么站起身,戴了兔兔帽冲过来说,“我和岳岳是同类了!”

洋哥和凡子异口同声道,“幼稚。”

凡子平时很喜欢捏老岳的耳朵,老岳的耳垂很软,耳朵尖容易泛红,和他的唇一样。凡子时常会按捺不住捏一下,在他看来,这跟亲一下老岳的唇大概是差不多意思。

老岳缩了下脖子,故意闪躲开,有时候知道闪躲不过便任由凡子去捏,捏得久了,耳垂就变得更红了,像害羞的脸庞一般,手指触及的地方也随之温热起来。

凡子轻碰了下兔耳宛如碰到了开关,兔耳马上像弹簧一样竖立。

弟弟觉得奇怪,说,“这耳朵分明偏心,为什么只有凡哥摸的时候反应不一样?”

“因为老岳最喜欢我呀~”凡子嘴角上扬,整个人WAVE来WAVE去得显摆,还嫌不够又rap道,“我只要碰一下老岳,兔耳就会嗖嗖,原来它最中意我呀,可惜你们都不知道……”

几个人又开始咋咋呼呼地闹腾,老岳看着他们只能不了了之。

 

到了傍晚,老岳脑袋上的兔耳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老岳显得有些沮丧。

凡子拍着他的肩安慰道,“没准第二天醒来什么都好了。”

老岳垂着脑袋默默嗯了声。

这一天折腾下来凡子有点失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摸去了老岳的房间,想着敲门又把手放下来轻轻扭了门把,就见被窝里拱了个老岳在抖个不停。

卧槽!老岳不会沮丧地哭了吧?

凡子从没见老岳哭过,这下慌了手脚,想上前安慰又怕词不达意害对方更伤心,犹豫来犹豫去终于还是径直走到老岳床边,掀了被子钻进去。

老岳被他吓了一跳,眨巴着泛红的眼睛问,“你过来干嘛?”

泪水还蓄在眼眶里,身体蜷缩着,兔耳朵微微发着颤,抽抽巴巴的样子看起来极可怜。

凡子亲了亲他的兔耳,低声说,“岳岳,你真可爱。”

老岳含着哭腔问,“哪里可爱了?”

“我可爱你了。”凡子不期然的土味情话倒让老岳噗嗤一笑。

凡子又去亲他,边亲边说,“你可爱,你好可爱,你特别可爱,你不能再可爱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老岳听了臊到不行,兔耳不仅竖了起来还不停抖动。

凡子将老岳扑倒在身下,舔了下嘴唇说,“我要吃兔子肉。”

老岳被他咬得直哼哼,那兔耳跟敏感带似得,一拨弄就引得老岳一阵抽搐。凡子还哄着他兔子叫,叫一声就抽送一下。两具身体交缠在一块,互相迎送,难分难舍。

第二日还没等起床,就听见洋哥惊天动地的叫嚷声。一阵乒乒乓乓的声响后,洋哥冲进了老岳的房间,瞅了眼凡子,见怪不怪,又瞅了眼老岳,指着他说,“你没了,我可长了!”

只见洋哥的脑袋上长了对小巧兔耳,浅色粉嫩。

老岳和凡子对视一眼,不禁失声笑了。洋哥苦了张脸,别提有多无奈。

凡子揉着肚子道,“你叫弟弟亲亲你那兔耳就好了。”

洋哥想也不想,直接转身大喊,“小弟!!”

 

长了兔子耳朵怎么办?

亲亲就好。mua! (*╯3╰)


评论(11)
热度(432)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