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想请漂亮的哥哥吃饭

#现代au,短,完结

#北服大模学长*设计系学弟     

灵超刚进北服那会儿木子洋已经是北服小有名气的人物了,不仅拿过奖,还给西太后走过秀场,上过一二线的封面杂志。

学姐的毕业秀想请木子洋来走台,可惜他神龙见首不见尾,在学校几乎很难遇到。

学姐天天托着腮帮子在那里直哼哼,“哎,能请到木子洋帮我走秀就好了,不过像他那样的人,多少同学梦寐以求啊……”

灵超问,“那个学长那么厉害的吗?”

学姐翘了个大拇指,“优秀。”

灵超随口哦了一声。毕竟没见过本尊,缺乏认同感。被学姐勤快地叨念着,就觉得对方很像武侠小说里功夫高超又神秘莫测的大侠。

这天灵超捧了一大堆资料去教室,在楼梯口不小心和人撞了个满怀,鼻子磕在对方胸口上,疼得他哎呦叫了声,资料撒了一地。

对方及时抓住他的手腕,问,“学弟你没事吧?”

有些人的脸真的是第一眼就能让人印象深刻,会鲜明地印刻在脑海里。他什么都无需做,只站在那里就足够吸引眼球。

灵超喃喃道,“没……没事……”

木子洋蹲下身去替他捡资料,“学弟你是服装设计系的吗?”

灵超傻愣愣地在原地嗯了嗯,木子洋把资料交到他手上后又开始仔细端详他的脸,灵超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困惑地问,“有哪里不对吗?”

“有没有人说你像某种……”木子洋欲言又止。

“像什么?”灵超好奇地问。

“像土拨鼠。”

“?!”

灵超想这人长得挺好,怎么出口就取笑别人,我们很熟吗?

刚要转身离开,忽然背后传来学姐的惊呼声。

“木子洋?!你……你怎么来学校了?”

“我来学校很奇怪吗?”

“不不不!”学姐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你最近有空吗?能不能在毕业秀上担任我的模特?”

灵超抱着资料缩到学姐身后,木子洋伸脖子看了他一眼问,“那个学弟是……”

学姐硬是把灵超拽到跟前,“一年级的新生,现在在帮忙打下手,人很勤快,是个好孩子。”

灵超仍旧想往后面缩,学姐拍了一下他的肩,“怕什么呀!这就是木子洋,你学长,北服大模。”

灵超低头乖乖说了声,“学长好”。

木子洋问,“什么时候毕业秀?”

学姐本来不抱希望的,如今听木子洋这一问,立马目露精光说,“4月!”

木子洋给了她一个标志性的微笑,“接下来我都会比较空,试衣服的话你直接定个时间告诉我吧。”

学姐一个劲地点头,拿手机翻日历定了时间,两个人又啰嗦了几句木子洋才挥手离开。灵超这才问道,“他就是木子洋啊?”

学姐满脸陶醉地说,“哎,不愧是厌世脸大模。”

回教室的路上灵超一边想着木子洋的脸,一边脑海里想象他走在T台上的样子,心里默默嘟囔:应该挺好看的……

 

衣服的尺寸要根据木子洋的身型做调整,灵超边量三围边记下数据,随便念了句,“肩可真宽……”

木子洋瞅了他一眼,“学弟你肩可真窄。”说完还摸了灵超一把,“瞧,我一只手就能圈起来。”

灵超有种把铅笔拗断的冲动,木子洋靠过来的一瞬间他甚至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

“这次的衣服是什么风格类型的?”木子洋随口问道。

学姐见他感兴趣就滔滔不绝地说起来,灵超在一旁匆忙打断,“学姐,我先回去了,等下还有课。”

木子洋跟着说,“我今天还要去教导处,土拔鼠,一起走吧。”

“我……我不叫土拨鼠……”灵超小声抗议道。

学姐替他解围说,“他叫灵超。”

灵超暗怨学姐多事,木子洋脱口道,“灵超鹅?”

学姐噗嗤笑出了声,灵超面上十分尴尬,一脸干嘛取笑我的委屈。木子洋努了努下巴示意跟他走,灵超很无奈地挎了包跟上去。

走在木子洋身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他曾经也好奇过这个人,也有一些关于他的问题在脑子里徘徊过。只是见了真人除了被他气得跳脚外,好像也不敢多问什么。灵超对着外人,还是有些怕生。

“灵超鹅,憋着小嘴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不是鹅!”

灵超想这人怎么才见了自己两次面就熟络地开起玩笑来。

“那我叫你小窄肩好不好?”木子洋征询他的同意,“不然小兔纸?谁叫你看起来又小又可爱,我一靠近就抖得跟只折耳兔似的。”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灵超瞪了他一眼,瞧见他弯弯的眉眼又慌忙把头低了下去。

木子洋靠近一步说,“学弟你不会真怕了我吧?学长像是那种拿别人取乐没有人情味的家伙吗?不是吧?”

他的语气听起来真无辜真可怜,嘴角却挂着蔫坏的笑容。

灵超一步步往后退,直接贴到了墙角根。木子洋的脑袋靠过来,那张脸迅速地在眼前放大了十倍。

太……太近了!

灵超被吓得抱紧了胳膊。

木子洋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哈哈哈大笑,“学弟你真是太逗了!”

“木子洋!”灵超气得直接叫了对方的名字。

“学弟,你怎么可以这么没大没小呢,学长可以不叫,叫声哥哥也是OK的。”

去他娘的哥哥!真该让学姐看看现在木子洋的这幅嘴脸,什么禁欲系男神,什么春风拂面小懂事儿,他怎么一点都没感受到呢?!现在的木子洋完全像是要恶作剧的坏蛋头子,害得灵超简直想爆粗口。

“你……你欺负后辈!”

“如果我真想欺负你,学弟你还能好端端站在这里吗?”

木子洋勾了灵超的后脖子,“走,学弟!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联络一下感情。”

灵超被他拖着,半点反抗不得。

木子洋买了杯奶茶递给他,又无聊地问了他一些日常琐碎小事。灵超嚼着粉圆,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这红糖粉圆很对他的胃口,不一会儿大半杯就被吸进了肚子里。

木子洋忽然问,“学弟,你今天没课了吗?”

灵超腾地把奶茶塞给木子洋,三步并着两步朝校舍走。

“灵超鹅,慢点走!小心摔着!哈哈哈哈哈……”

灵超转过身冲木子洋吐了吐舌,还不忘比个中指。

“哎呦,怎么会这么可爱呢?”木子洋掂弄着手里的奶茶,忽然很想对着吸管喝上一口。

 

虽然用漂亮两个字来形容一个男生可能有点奇怪,可那时候木子洋在灵超的眼里的确是漂亮的,是那种模糊了本身性别的帅气漂亮。他诚然有点期待走秀的那天,这个人身上会迸发出什么样的光彩出来。

学姐把要修改的地方做了标记,灵超趴在工作台上看木子洋换衣服。

木子洋瞧他呆呆地看着自己,一脸得意地问,“灵超鹅,是不是被我的肉体迷倒了?”

灵超切了一声,把脑袋埋进自己胳膊里。木子洋上前揉搓了他的头发,灵超一把按住头顶,抬眼就见木子洋还没扣好的衬衫,露出一片精壮的小腹,脸上不由得发热。

“灵超鹅,你脸红了。”

“木子洋……”灵超压低了声音吼他。

“学弟你怎么又直呼我的名字了?再怎么样也得叫洋哥才对吧。”

灵超只差没把整个腮帮子都鼓起来了。

什么哥!这么想要个白捡弟弟吗?我看起来是那种便宜小弟吗?

忍不住又和木子洋怼起来。

学姐在一旁看他们你来我往不甘示弱的样子,心里不免犯了嘀咕:木子洋原来那么爱闹腾的?灵超这么容易就咋呼了?

“你们……可以开双口相声了。”

学姐话音刚落,两个人互相默默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又不甘示弱地耍起嘴皮子。

学姐感慨:“呵,男人,都是群幼稚鬼。”

出了教学楼三人才发现外面飘了雨,灵超从包里翻出雨伞递给学姐,学姐起初不肯,拗不过两人最后被鸡婆地劝走了。灵超和木子洋又在原地呆了一会儿,雨势愈发地凶猛,到后面演变成了漂泊大雨,两个人顿时傻了眼。

“不然……我们去校门口打个车吧。”木子洋提议道,又补充一句,“我掏钱。”

灵超点点头,两人一前一后冲进雨里。跑了一会儿木子洋忽然转身拉住了灵超的手,“小鸡仔,跑太慢了!”

“你腿长了不起啊!”灵超习惯性地顶嘴。

他被木子洋拉拽着,忽然觉得心跳得很快。明明雨声很大,可听到的好像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在木子洋拉住他的瞬间,不可抑制地狂跳起来。

跑到校门口的传达室,两人挨着躲在屋檐下。雨水顺着发梢滴滴答答淌下来,木子洋伸手把灵超额前的头发捋了上去,“回家记得喝碗姜汤,洗个热水澡,小鸡仔可别感冒了。”

灵超说了句啰嗦就成了闷葫芦。木子洋当他还闹脾气,背过身弄滴滴打车去了。

雨水打湿了木子洋的衬衣,背部一览无遗的太平洋宽肩,让人羡慕的蝴蝶肩胛骨,以前木子洋在他跟前换衣服,灵超都没好意思细看,如今勾勒出这一番若隐若现的身线,着实让灵超不知该觉得喜欢还是嫉妒。

 

隔天下午灵超从导师办公室出来,收到了学姐的短信。

“今天有人请我吃饭,放你大假。”

“吃饭?”

“对呀!”学姐发了个爱心。

“你无人问津的学姐今天终于有人要了!”

“????”

“傻小孩,请人吃饭就表示我想和你约会,这是告白!告白!!”

灵超像是弄懂了,原来请人吃饭还有这么个意思。这时短信跳出来添加好友的请求,备注是“不加我你死定了”。

灵超翻了个白眼,用手指戳了戳那个头像。

“就不加!就不加!就不加!”

冷不丁传来木子洋的声音,“就不加谁啊,小窄肩?”

灵超慢慢转过身,尴尬地呵呵。

木子洋一把将他捞进怀里,扬手就在他屁股上啪啪两下。灵超没被人这么教训过,一时忘了挣扎。木子洋捏了他的下巴,摇晃几下说,“跟你闹着玩呢!瞧你这呆样!”

灵超一把捂了屁股,生怕他又要上手。

“你怎么又欺负我?”

“不不不,这叫爱,爱的教育。”

鬼扯爱的教育!灵超敢怒不敢言,只能拿一双眼斜视木子洋,恨不得在他身上扫出几个大窟窿眼来。

“你这样瞪人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木子洋低头在他脸颊上吧唧一下,“倒更想让人做点更恶劣的事。”

灵超抡起自己的包向木子洋甩过去,木子洋蹿起来就跑。跑就算了,一路还哈哈笑个不停,张扬地好像要所有人都知道。

 

毕业秀终于在4月末如期举行,学姐紧张地连午饭都少吃了两口,一会儿看木子洋的衣服,一会儿看他的妆容。

木子洋问,“灵超来了吗?”

学姐回道,“后台他进不来,坐底下看着呢!”

木子洋没再吱声,学姐再抬头看他时恨不得捂了胸口。

这人平时看上去打闹嬉笑幼稚得很,此刻居然会露出这样肃穆的表情。这是工作状态下的木子洋,带着不容忽视的侵略性,迅速霸占你所有感官,有无数的赞叹似乎要从脑子里满溢出来。

灵超没有见过那样的木子洋,虽然他曾经想象过木子洋走T台的样子,但还是截然不同的。只有在亲眼见过之后,他才觉得自己的想象力真的太匮乏了。

聚光灯投射在木子洋身上,仿佛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惊艳的光芒,他在那里绽放着,以一种极优雅极华丽的姿态,身上的衣服不知是为他生色还是他为衣服生色。灵超听到周围人给他的掌声以及他在台上匆匆投过来的一撇。

灵超从门背后悄悄探出了脑袋,木子洋冲他莞尔一笑,招呼他过去。

“你洋哥今天帅不帅?”

“嗯。”

“是不是特别崇拜我哦?”

“嗯。”

“哎,你今天怎么那么乖?都不和我顶嘴了?”

“因为……因为……”灵超吞吞吐吐地说,“因为……很漂亮……”

很漂亮,是男生极致的漂亮,精贵得叫人一眼难忘。

“那个……哥……洋哥……我能请吃个饭吗?”

灵超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等待的那几秒时间里,他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挤到嗓子眼了,慌地手也不知该摆哪儿,只能交叠在身后,死命地把手指捏在一起。

他这种紧张又羞怯的样子在木子洋看来充满了稚嫩的魅力,他想到初次见到灵超时的情形。一个很想把他捧在自己手心里的小男孩。

“好啊!”

灵超望着他的眼睛顿时亮了,嘴角漾出笑意。木子洋觉得他再长大点一定会把自己撩拨到只想按住亲亲。

这时学姐走了过来,“我们一起开个庆功宴吧,我请客!”

两人异口同声地拒绝,“不,今天我有约会。”

 

一小时后——

“什么?请客也有点诚意好吗?吃KFC这种便利快餐算几个意思?”

“我还是学生嘛,哪来的钱搞什么浪漫法式大餐……”

“小弟,不如你和哥哥一样,当练习生吧。”

“什么小弟,什么哥哥,我可没承认。”

“你刚才不还洋哥洋哥叫得挺亲热的。”

“那是……那是……”

那是因为我想向你告白啊!


评论(5)
热度(547)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