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做我的猫

#短,完结

(一)

洋哥有时候觉得弟弟挺像只猫的,长得瘦弱,脸蛋小手掌也小,每次摸上弟弟的小窄肩就像摸上了一只猫咪的脊梁骨。双手捧了弟弟的面颊用力揉搓几下,弟弟会抗拒地哇哇大叫,猫也会,猫是咪咪叫的小尖嗓。

但洋哥并不是很喜欢猫,他和棉裤曾经在床上大战三百回合闹得不欢而散,从此一人一猫势不两立了好久。谁叫棉裤在他床上又蹦又跳还滚了又滚,弄得枕套和床褥都是猫毛,使得洋哥瞬间抓狂。

洋哥经常对弟弟谆谆教诲,说一个好孩子以及每一个成功人士肯定是爱干净的。弟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然他觉得这只不过是洋哥的洁癖间歇性发作,但还是很给面子地没有反驳。

 

(二)

弟弟有时候是很乖的,有时候又极其不听话。

问洋哥弟弟什么时候最乖,洋哥不假思索地说睡觉的时候。

从前他们两人一间卧室,弟弟不和他住一块儿。洋哥睡得晚,临睡前就过去撇弟弟一眼。

弟弟整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个小脑袋,头发柔顺地贴在枕头上,看起来真像一只无比乖觉的小猫崽。

洋哥蹲在床头边,看着弟弟一起一伏安稳地呼气,忽然伸手按了按弟弟的鼻头,弟弟觉得怪痒的,叮咛一下翻了个身。

凡子在一旁说,“我看你这折腾小弟的毛病是好不了了。”

洋哥驳斥道,“我哪里折腾他了,我就好奇他的鼻头是不是跟猫一样湿湿的。”

 

(三)

看洋哥在那里拍着棉裤的猫屁股,弟弟轻声问老岳,“洋哥是不是讨厌猫啊?”

老岳回他,“说不上特别喜欢,但也不讨厌。没见他每次倒猫粮倒得可勤快呢,整得棉裤都肥了一圈。”

洋哥一边拍着猫一边恨恨地说,“以后还敢不敢在我床上乱蹦跶了?你看看你这小东西,这枕套和被单还能洗干净吗?!”

棉裤趴在他大腿上缩成了一个圈,猫尾巴紧紧贴着身体,让洋哥不由得想起睡着的弟弟,似是一个样的。

洋哥忽然产生了点爱屋及乌的心情,见了棉裤就把它整只拎起来,意味深长地鸡婆一番,无非是要做一只好猫,千万要爱干净,别跑到别人床上乱逛之类的。棉裤每次被洋哥逮住就直叫唤,四肢不停地乱蹬,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你乖乖听话洋哥就奖励你小鱼干。”

真是有奶便是娘,有小鱼干就是大好人。棉裤见着洋哥也不躲了,跟看到亲人似得在他脚边绕来绕去,又咪咪叫又舔洋哥的手心,舔得洋哥手掌心湿漉漉的,又嫌弃了棉裤一阵。

几天后棉裤小心翼翼地跳到洋哥腿上,洋哥微微眯了眼,在猫脑袋上轻轻揉了揉。

弟弟好像有点明白了,他觉得棉裤挺不要脸的,只想着冲洋哥撒娇,他也想冲洋哥撒娇,让洋哥抱在怀里,在胸膛上蹭自个儿的脸。但弟弟没好意思这么干,只得委屈地噘了嘴巴。

 

(四)

洋哥躺在按摩椅上闭目养神,忽然有人扑了上来,挤了挤发现挤不进去,只好大刺刺背靠在他的胸口上。

洋哥眼皮子重得很,一点都不想睁开也不想起身,便任由弟弟躺着,两条细长大腿搭在他膝盖两边晃悠。

弟弟嘴巴里哼哼也不知念叨些什么,好像是某首曲子。弟弟含糊不清地唱着。

“洋哥,我好看吗?”

猫咪咪叫了声,挠了他一下。

“洋哥,我唱歌好听吗?”

猫又伸爪子挠了他一下。

“洋哥!洋哥!洋哥!”

弟弟在他耳边不停地叫着。

洋哥想:弟弟是他养的猫崽子就好了。他一定天天给弟弟小鱼干,替他修理猫爪子,揉他的猫下巴,给他铺最舒服的窝,还有……还有……

洋哥觉得身体沉得慌,睁眼一瞧,弟弟不知什么时候叉开双腿换了个位置,脸贴着自己的胸口,手里头正刷着手机。

洋哥觉得这个姿势有点尴尬,慌得一下大喊,“小弟!”

弟弟被吓了一大跳,手机滑落发出啪嗒掉地的声音。他急忙从洋哥身上翻下来,捡了手机就不甚痛快地瞪了对方一眼。这一连串的动作有点像一只落荒而逃的猫咪。

 

(五)

猫这种生物有时候很爱你,爱得恨不得天天黏着你,但有时候也会高冷不理人的。

洋哥叫了好几声小弟,都没见搭理,于是直接跑到弟弟的房间寻人,就见弟弟钻在被窝里撅了个屁股,也不知到底在干嘛。

洋哥随后拍了下弟弟的屁股,弟弟哎呦了一声。

“做什么呢?躲在里头不出来?”

“我不乐意……”

被子里传来弟弟闷闷的抗议声。

洋哥去掀被子,“怎么老岳叫你你跑得贼鸡儿快,我叫你你还不乐意了?”

洋哥的语气酸溜溜的。

“那不一样。”弟弟只露出小半个脑袋说。

“哪里不一样?”洋哥问他。

“老岳和凡子都不会乱亲我,只有你会……”

“你不喜欢我亲你?”

猫偶尔会耍耍性子,给它小鱼干不吃,揉它肉垫子不要,可尾巴还朝着你甩来甩去,分明是要哄哄,要抱抱。

洋哥低头亲了亲弟弟的脑袋瓜子,“那我以后不乱亲你了,只能你亲我好不好?”

洋哥似乎是让步了,可又好像哪里不对。

弟弟没有细想,从被子里钻出来说,“以后只能我亲你。”

洋哥点头如捣蒜,“对,只能你亲我。”

还是哪里觉得怪怪的……

 

(六)

也不知是谁送了个兔子头套,弟弟一看就忍不住拿起来玩。弟弟还是小孩,总免不了好奇心。第一个拆礼物的是他,第一个戴兔子头套也是他,这还不算,甩头就拿兔耳朵去拍打洋哥。

洋哥正看着手机,被他这一甩一甩的,白花花的兔耳朵扑在脸上有点痒。

他觉得弟弟不似兔子,还是像猫。兔子急了才会咬人,猫不分场合,吓着了,委屈了,生气了,调皮了都会又叫又跳,拿猫爪子挠人。

洋哥一把拽住两根兔子耳朵,直接把弟弟拉向自己,叫了弟弟的大名:李英超!习惯性地上起手来。

弟弟说自己不是小孩了,不能总打屁股。洋哥却觉得孩子大了唬不住还是得打屁股,弟弟也不逃,干脆就抓了洋哥的胳膊跟他混闹。反正他这屁股注定是洋哥砧板上的肉,况且真的也没疼到哪里去。听起来打得敦实,洋哥没舍得使力气。

采访的时候问他们休息的时候都干些什么,弟弟和洋哥异口同声地说,“打来打去,塑料兄弟情。”

一阵大笑。

 

(七)

虽说现在天天和弟弟在一处,但洋哥到底觉得不同。

弟弟还不是他的。

宣布所有权这事在洋哥看来挺重要的。他瞧着弟弟,喃喃道,“好想养只猫……”

老岳在旁边一听他要养猫,立刻将自己养小辉的经验一股脑儿事无巨细地跟洋哥唠叨了个遍。

老岳这人,不管碰到什么话题都会变得特别啰嗦,按耐不住地认真,洋哥颇有耐心地听着。

忽然老岳停了话匣子,“你不是有洁癖嘛,怎么养猫?”

洋哥看弟弟在抓脚脖子,想到幼猫舔自个儿肚皮的样子。

嗯,真想舔舔看。

随口道,“我对自己喜欢的从来不洁癖。”

 

(八)

洋哥形容自己是大猫,大概诸如豹子啊,老虎狮子啊这种。洋哥当时没想那么多,因为弟弟是小猫崽嘛,他只要比猫崽子大点,能把他乖乖压在自己下面就好了。因为弟弟有时太皮,太不乖了,也许正如弟弟说的自己有破坏强迫症,总是停不下来要捣蛋的念头。

短短两年时间,弟弟就从团欺灵超鹅变成团霸李大超。

洋哥一看苗头不对,所以每次弟弟冲他翻毛腔都要结结实实教训一顿,确保以后对弟弟能全面压制。

 

(九)

玩游戏连赢两局后弟弟开始在洋哥面前手舞足蹈地嘚瑟,还不时冲洋哥略略略地吐舌。

弟弟看起来真的很欠削,但也真的是可爱。小朋友这种傲气的地方他也喜欢,但洋哥为了确保自己在弟弟上面的地位有必要教弟弟一下什么叫哥哥。

只是……弟弟这打游戏的本事真是日飞夜长,洋哥只能苦笑着说,“我……我让他的……”

弟弟吐槽洋哥居然连那么简单的游戏都搞不定,洋哥面上有点难看,真恨不得上前把那个神气活现的小屁孩给办了!

 

(十)

弟弟是一直仰望着洋哥的,倒也不仅仅是因为洋哥比他高,而是他觉得洋哥挺厉害的。他从前对洋哥有那么点少年崇拜的意思。

洋哥是大猫,是那种雄赳赳气昂昂在草原上跑起来就无法企及的魅力生物。他很听洋哥的话,可洋哥一直当他小孩,他就不大高兴,他开始急切地想要长大一些,长高一些,更男子气一些,然后对洋哥表白。

只是洋哥好像从来没在弟弟的眼神里读到这些讯息,依然每天想着要把弟弟当成猫来养一辈子才好。

 

(十一)

大猫又强大又美丽,小猫崽每天都冲它喵喵叫。

大猫说,“等你再长大一点,我就到你身边保护你。”

小猫崽问,“为什么现在不和我在一起?”

大猫说,“你看起来太娇小也太可口,我怕一不小心把你吃进肚子里。”

 

(十二)

弟弟生日这天,收到了很多礼物。吹完蜡烛后,洋哥神秘兮兮地把他拉到一边,信誓旦旦地说,“小弟,做我的猫好不好?我会宠你,照顾你,给你糖吃,养你一辈子。”

弟弟略微扬了扬眉,直言不讳地说,“我不要做你的猫。”

洋哥哎了一声?顿时丧了张脸,心里不禁犯起嘀咕:难道小弟不喜欢我?是嫌我老揍他屁股还是总取笑他小窄肩?

“我想做你的鹅。”

弟弟发出了一连串清脆的笑声。


评论(12)
热度(487)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