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第一次

#短,完结

弟弟第一次一个人到北京,站在透明玻璃窗外,好奇地盯着房间里的人。直到有人招呼他过去,然后他第一次见到了洋哥。

后来有人问他第一次见到对方是什么感觉,弟弟嗯了嗯,撇了眼洋哥后傻笑着说挺帅的。其实他那时心里跟打鼓一般,哪有什么兴头去细看对方是什么样。只是被洋哥狭长的丹凤眼好奇地打量着,不好意思略略低了头。

弟弟那时年纪最小,还不太懂什么人情世故,胡乱地打完招呼后就不啃声了。他口袋里只揣了几百块钱,还是妈妈偷偷塞给他的。来北京人生地不熟,连第一晚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洋哥带他去了北服,还替他找了干净的宿舍。弟弟就拖着行李跟在他屁股后面,洋哥走几步停下脚步,弟弟也跟着停,洋哥回头看了他一眼,弟弟就定在原地看着他。

洋哥招手让他到自己身边来,弟弟就蹭蹭蹭地挨到洋哥身边。

还只是个十五岁尚有点怕生的小孩,到了宿舍也不知该干什么,安静地坐在一旁看洋哥捣鼓这捣鼓那。等洋哥全部弄妥当了,抬眼瞧了瞧弟弟,对方正愣愣地看着他。

洋哥第一次对弟弟笑了,说:

“你眼睛怎么生得那么大那么亮,好像……还是褐色的,跟别人不太一样。”

正值夏天,弟弟穿了蓝色T恤,外面套了件白色开衫,下身是条五分黑色短裤,配了双浅色运动鞋。脸小小的跟个巴掌似得,个头虽不矮,但很瘦弱,肌肤宛如涂了层香甜的奶白。弟弟就算衣着普通,但也精致地好像一个娃娃。

洋哥听他说是一个人过来的,一小身板拖着个小行李,想想也是可爱。洋哥问他话,弟弟嘟嘟囔囔地小声回答,揉搓着手指头看起来有那么点拘谨。怯生生的弟弟让洋哥引发了前所未有的爱怜之心,不自觉地把弟弟的事全包揽了下来。他从来没给什么人铺过床,第一次照顾弟弟比拾到自己都来得起劲。

头一顿饭吃的是西红柿炒鸡蛋,弟弟衔着筷子也没动,直到洋哥说了句光盯着干嘛,才慢慢地扒拉起饭菜,完了后问洋哥,“这附近哪里有小卖部,我……我想吃糖。”

洋哥初时还诧异,后来才知道弟弟原来是个糖精,而到北京第一包糖却是自己买给他的。

晚上洋哥带弟弟回宿舍,弟弟就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地走。那种感觉有点奇妙,就好像你驯服了某种动物,让它很乖很听话,可久而久之它恃宠而骄了,会在你跟前嘚瑟了。

当然,实在嘚瑟得凶了,洋哥也会按在怀里打小屁股。

第一次揍弟弟的屁股,弟弟还会觉得委屈,噘了嘴巴在那里哼哼唧唧。到后面知道洋哥是故意唬他的,时不时就太岁头上动土,非惹得洋哥动手。被锢起来的弟弟也不反抗,只是抓着洋哥的手臂在那里哎呦哎呦地讨饶。

弟弟的讨饶带着点鼻音,听在耳朵里软绵绵的。

第一次用电动剃须刀也是洋哥手把手教,洋哥还用手指磨蹭了他的下巴笑着说,“你这小络胡腮,长出来也就那么点点,也不怎么扎手。”

他站在弟弟身后,抬了抬弟弟的下巴,一手搭着他的肩一手按了开关。弟弟生怕洋哥把自己弄疼了,两只手牢牢拽着对方的胳膊。洋哥贴着他的耳根说,“傻瓜,你这脸蛋洋哥可宝贝着呢,哪里会伤到。”

弟弟没有推开洋哥,只微微红了脸。

洋哥想起弟弟第一次对自己发笑,就跟他塞进自己手心里的糖果一样,被五彩缤纷的糖纸包着,看起来就很甜。

弟弟,是个招人喜欢的小朋友。

洋哥很喜欢他,但这份喜欢又表现得十分笨拙。常常小弟小弟地使唤来使唤去,无非是希望多叫叫他,多听听他的回应,让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多多地溜达。

第一次的牵手还是弟弟先把自己的手掌送进了洋哥的手心里。牵住弟弟的瞬间像是捧了一朵白色玫瑰,觉得轻飘飘的,也不敢用力,怕一不小心会把玫瑰给弄蔫了。

说到底,喜欢是一种人类天生的本能,它慢慢就会变得跟呼吸一样自然。

第一次张开手臂拥抱弟弟,让弟弟一骨碌地钻进来。揉着弟弟柔软的头发,和他喃喃细语。

第一次在人群拥挤的过道里搂住弟弟的肩膀,瞧着弟弟头顶的璇儿还觉得好笑,弟弟愤愤地回眸戳了他的鼻头。

第一次从身后把弟弟抱进自己怀里,贴着他的皙白后脖子说悄悄话,惹得弟弟一边说痒一边咯咯直笑。

第一次趁弟弟睡着的时候,勾了勾他的小拇指。第一次为了哄生气的弟弟,亲了亲他的额头。第一次把弟弟给他的糖放在兜里,融化了都没舍得吃。第一次从那张粉色唇瓣里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

“灵超鹅!”

“木子狗!”

第一次互相给对方起莫名其妙的外号。

洋哥第一次捏了弟弟的脸颊,第一次得意地说,“瞧,被我捏过了就算是我的了,别人可不许再碰了。”

弟弟不服气,闷头想有什么是洋哥没对自己做过的,自己也没对洋哥做过的,想来想去忽然灵机一动。

那是洋哥第一次被弟弟亲,跟舔了水蜜桃一样,甜丝丝的。

“谁……谁教你这样……乱……亲人的……”洋哥讲话都结巴起来。

想到弟弟的嘴唇瓣儿,嫩乎乎,暖呵呵,粉嘟嘟的就叫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弟弟笑得特别开心,跟刚买了一袋子糖果似得说,“瞧,你被我亲了就是我的了,以后不准再让别人亲你。”

弟弟压根不懂什么叫占有欲,虽然他这话里分明含了这层意思,可是他这方面迟钝,没有丝毫觉察。自以为掌握了主导权,在洋哥那里结结实实扳回了一局,乐得他手舞足蹈。

“小弟,你要对我负责。”

被洋哥这一说,弟弟愣了愣,一个大大的问号脸,疑惑着说,“负责?”

“你要负责做我永远的弟弟。”

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看着他,顾着他,宠着他,把他放在心里一等一的位置,并顽固地一直扎根在那里。像是缝了死扣似得,希望这一点永远都不会变。

洋哥揉着弟弟的脑袋,温柔地凝视。

弟弟在书本上读到过,喜欢一个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那里面只会填满欢喜和热枕。他觉得洋哥看自己就是这样的。

洋哥喜欢自己,这让他很是高兴,甚至有一些窃喜。因为他也喜欢洋哥,虽然弟弟暂时还没有说出口。

洋哥肯定会吓一跳吧。弟弟想着洋哥慌张的样子一定很有趣,就像他在鬼屋里第一次抱紧自己,弟弟觉得简直可爱极了!

他迫切地充满期待地上前,拽了洋哥的手说:

“洋哥,我……”

那是他第一次告白。

评论(6)
热度(31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