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一次小小的宇宙冒险

#星际au,无逻辑流水账,8000+完结

#星际盗匪*联邦提督独子

#微卜岳

 

木子洋一直觉得他们的星际小分队驰骋银河系,经常路见不平就拔刀相助,宇宙排位算不上前三,但也是四五六七无疑的侠盗了,理应得到星际提督的嘉奖。可令他觉得疑惑的是每次和星际护卫队狭路相逢,对方都对他们喊打喊杀,于是某天抱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联盟通缉频道。

几分钟后,仰天咆哮。

“老岳!为什么我们被通缉了??!!为什么我的悬赏金额还那么高??!!我长得那么人畜有害吗??!!”

岳明辉面无表情地说,“拜托,洋洋,你那英雄梦做了那么多年了,该醒醒了。每次护卫队和劫匪鹬蚌相争我们都渔翁得利地去打劫,哪里有好处我们就屁颠屁颠地去哪里。还明目张胆地私卖武器,和游击队做不正当地下交易。”

“不不不不……”木子洋还在做垂死挣扎,“我们不应该是密林好汉,侠盗罗宾的定位吗?”

岳明辉再次无情地打击道,“我觉得你对我们的人设有点误会。”

卜凡在一边还雪上加霜地说,“而且你还每次抢了通讯器说什么土味情话,护卫队那些大佬估计听了以后浑身起鸡皮疙瘩,后来都懒得和我们搭话,直接下令见一次逮一次,你被通缉的金额那么高,连这点逼数都没有吗?”

木子洋臆想的高大形象瞬间碎成了渣渣,可他依然挽尊道,“我说那些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不是为了和联邦搞好关系嘛!”

话音刚落,联盟新闻频道忽然跳出画面,距离他们不远处有人发出求救信号。

木子洋一下跳进座位,推进加速档高呼,“拣漏去啦!”


 

一艘小型飞船被打得破破烂烂,明显进行了顽强的抵抗,飞船残片在四周慢慢漂浮。

“哇哦,这应该是军方运输物资的客船,这是被什么人大开杀戒了?放眼星系,还有谁那么大胆,不会是秃鹫吧?他这种人又要打劫还乱杀人,简直我呸!”

岳明辉白了眼呸完的卜凡,用淡然但不许拒绝的口气说,“这个月飞艇的打扫就包给凡子了。”

卜凡欲哭无泪。

“老岳,你把飞艇靠近降落舱那里,我进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带回来。”

岳明辉闻言摆动操作杆。

木子洋戴上头盔就跳出了飞艇,走到内舱只看到几具穿着护卫队队服的尸体。他摇摇头先去储藏舱溜达了一圈,无果。然后又胡乱地到处跑一跑,看一看。就在这时飞船忽然发生了倾斜,木子洋急忙停下了脚步。

“洋洋,这飞船看起来好像要爆炸了!你快点回来!”

木子洋哦了一声开始往回跑。在经过发射舱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他看到有一颗救援蛋还孤单地架在发射轨道上,里面一撮银白色头发若隐若现。

“这世界上最缺少的是一双善于发现好东西的鹰眼!”木子洋一边为自己自豪一边像发现新大陆似地跑了过去,点了按钮打开救援蛋。

他发现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小孩蜷缩在救援蛋里。

柔软的银色短发,纤瘦的身材,肌肤就跟霜国的白色玫瑰一样雪白,连气息仿佛都带着芬芳。

木子洋想都没想,直接把小孩扛上肩头哼哧哼哧地带回了飞艇。

卜凡见木子洋大变活人就很郁闷……

“一个小屁孩能值几个钱?这趟的燃料损耗费用都比他贵得多。”

木子洋怕小孩醒过来有过激举动,先把他绑在治疗床上,然后冲卜凡说,“一般运送物资的客船空间比较小,只备一个救援蛋,而所有人把它留给了这个小孩,不简单呐,凡子!”

卜凡开始导航定位,岳明辉加足了马力,才驾驶飞艇开了没多久,背后响起一连串爆炸的轰鸣。木子洋心有余悸地吹了声口哨。

等飞艇离开这片星系,三个人打破沉静开始瞎掰。

“洋洋你去把那小子的眼睛蒙上,我们现在是通缉犯,暂时别把人家小孩子给吓坏了。”

木子洋甩着布条说,“看不出老岳你这么怜香惜玉的。”

岳明辉说,“你这词用得不妥。”

木子洋蒙了眼睛后去储物间抓了包薯片来吃,“都这个年头了,薯片还是最佳零食之一。”

“游戏也还是最佳消遣解闷之一。”卜凡接口道。

岳明辉嘴巴里哼着歌,时不时加入另外两个人的鬼扯中。

忽然,原本安静躺在治疗床上的小孩叫起来。也不听人解释,一直不停地骂人。

“你们这些疯子!混蛋!魔鬼!星系的毒瘤!联邦的恶人!”

卜凡被吵得脑壳儿疼,差点手滑导航到别的星球去了。木子洋见状随便找了块抹布塞进小孩嘴里。可对方丝毫没有歇停的意思,又双脚用力地跺着,拼命扭动身体,妄图挣开绑住自己的皮带,嘴巴里支支吾吾仿佛把别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数落到家了。

当岳明辉把飞艇开到中转站做补给时,卜凡整个人差点垮掉。

“这孩子精力真好……”卜凡抱着脑袋说,“我去买物资顺便清醒清醒。”

岳明辉戴着耳机听歌,木子洋撇了眼不安分的小孩。估计是累了,只惯性地蹭着脚后跟,不时地咳嗽几下。

“哎,谁叫你刚才吼那么大声,这下把嗓子给弄疼了吧。”

木子洋本着自己带回来的总要尽点责任的心态,上前去扯了遮眼布。

小孩一张脸已经涨得绯红,额头上布满薄汗。眼睛瞪得大大的,眼角泛了点泪湿。他的瞳孔跟浅琥珀似的,木子洋觉得好看,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小孩粗粗地喘气,满脸倔强地迎着木子洋。

“饿不饿?渴不渴?你乖乖地不吵不闹我就喂你。”他开始和小孩谈条件。

那小孩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重重地点点头。木子洋拿掉他嘴里的抹布,给他喂了水又掰了点面包。

小孩低着头张开嘴,伸出点舌尖咬下去。这动作原本再稀松平常不过,只是他做起来仿佛带了点异样感,撩拨地人心里有点痒。大概是因为这小孩长得太过精致的缘故。

木子洋曾听人说起过,有些人特别喜欢这种刚刚长开还未成年的小孩,会偷偷做人口买卖。他们三个虽然是联邦通缉犯,可好歹是三观正到不能再正的钢筋正男,这种贩卖活体的事可干不来。

岳明辉见小孩趋于平静,就温柔地询问起小孩自己的事来。小孩见绑他的并非当日袭击飞船的人,就老老实实地说,自己其实一直被困在一所大宅子里,宅子的主人不给他自由总把他关着。他这次好不容易逃出来,混在运送物资的飞船上。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看起来十分可怜。

木子洋知道岳明辉心软了,好嘛,他也心软,对着这么一个小孩,大概什么人都会心软。

就在岳明辉想要提出暂时收留的话时,卜凡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

他看了眼木子洋又看了眼小孩,一副糟糕了的神情说,“洋洋,看你干的好事!这么个烫手热山芋你快点给我丢出去啊!”

原来卜凡刚才在中转站看到播放的联邦快报,说是运送军方物资的飞船被洗劫,虽然军部的截取器和探测仪被抢走了几台,但好在能量体已经提前转移,但飞船上的人全部壮烈牺牲,提督的儿子灵超也被绑架。而这个所谓提督的儿子此刻正嚼着面包,坐在他们面前。

三个人六只眼睛朝小孩望过去,异口同声地问,“提督的儿子?”

灵超见瞒不过去,只得点点头。

三个人齐刷刷地,“啊——!!!”

“什么被困在宅子里,我居然上了这小屁孩的当!”

“这是欺负我好久没被人骗了吗?上帝,你这是赤裸裸的愚弄!”

“这世界上长得太好看的人果然不能轻易相信!”

“妈耶!我可不想当替罪羔羊!快点把这小子给我弄走!”

全做了一团慌乱。


 

绑住灵超的皮带被木子洋亲手解开,此刻三个人都当他大爷似的请入座。

“你身边有什么通讯器之类的可以和你家老头子……哦,提督大人取得联系吗?”

“没有。”

“难不成我们要亲自送他去联邦局?”

三个人看了灵超一眼,又把脑袋凑到一起嘀咕。

木子洋说,“也许我们刚把飞艇开到联邦局的闸口,就已经被人打成马蜂窝了吧。”

三个人不由打起寒颤。

这时,灵超很不好意思地提醒道,“那个……我体内埋有跟踪器……”

“哦,跟踪器。”木子洋和颜悦色的脸顿时僵硬。

三个人集体哀嚎。

“提督那老头子太狡猾了吧?”

“怎么能在小孩子身上弄什么跟踪器呢!”

“他说被关在大宅子里应该不是谎话吧……”

岳明辉有点同情地看了灵超一眼,问,“你怎么会心甘情愿被安装跟踪器呢?”

“裹着糖果让我吃下去的。”灵超咬了咬下唇,忽然说,“我想吃糖……”

“那大概是个微型跟踪器,这小子不会以前三天两头被绑架,所以他老子才想出这种方法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么一说提督做这种事也情有可原喽?”

“事实是孩子总要长大,不可能拴着他一辈子吧?”

三个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激烈地讨论着。

这时,穿透力极强的鸣笛声响了起来。

“卧槽!护卫队来了!”

就在三个人惊魂未定打算逃之夭夭之时,灵超问,“我知道你们不是绑架我的人,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交给护卫队?”

“我们都已经是上了联邦黑名单的人,护卫队那些家伙全都当我们坏蛋,就算不是以绑架犯的罪名,也会以别的罪名送我们去监牢。妈妈咪呀,我可不想到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去。”

“可是……”灵超还想说些什么,被卜凡打断道,“可是什么!这样最好!”

“不如我们直接把这孩子放在中转站吧?”岳明辉灵光一闪。

木子洋刚想夸赞老岳几句,就见灵超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他虽然情绪化了点,但好像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孩子,从刚才就有点坐立难安欲言又止的。

木子洋转过身问,“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实情没有对我们说?”

灵超吞吞吐吐地道,“跟踪器的波长如果拥有军方截取器的话很容易被获取,上次打劫的那伙人如果也看到我被绑架的新闻,然后他们又用了截取器的话……”他看三个人的脸色骤变,急忙摆手,“啊,这只是我做的最坏打算。再说了,我这种小孩没多少价值。”

“祖宗啊!你老头都舍不得把你关家里头了,你说你值多少价值?!”卜凡挠着太阳穴,“秃鹫那种人见钱眼开,不把命当命,你看他之前抢能量没得逞,就把整艘飞船的人干掉泄愤,如果他能得知你在外的下落不乐呵地把你扒出来才怪!”

正说着飞船的显示屏传来了文字信息:交出你手里的人!

这想当然是护卫队传过来的。

而过了没多久,他们又收到了一条信息:KILL

秃鹫显然比护卫队无礼得多,连先礼后兵这种表面功夫都省略了。

“这烫手热山芋是不是甩不掉了?”

木子洋很悲壮地点点头,“你信不信如果我回护卫队,人不在我们这儿放中转站了,他们会立即派人不由分说先把我们逮了再去找灵超。而秃鹫,我猜我们发完这条消息不出一秒,他的加农子炮就会直接轰了我们所有人的头。”

岳明辉调转了方向,“现在只能先绕到护卫队的屁股后面,然后把秃鹫引过来让他们先和护卫队打一架我们才好趁乱离开。”

卜凡开始找寻离中转站最近的星球以便等下加速前往,木子洋则发了几段恶心秃鹫的信息,希望他能快速地被激怒,从而冒险和护卫队先起冲突。秃鹫倒是比他们预想地来得还快。护卫队更实在,一看秃鹫这条大鱼,自然忽略了他们这条小鱼。

飞艇因为比较小巧,转速极快。高压炮火反而成了一种很奇妙的掩护,木子洋拉住灵超将他圈在自己怀里,轰隆的声响仿佛刚好从头顶飘过。

卜凡还兴奋地喊,“对!攻击他的左边螺旋,对!下面!吊打!”

岳明辉可不留恋观战,按照卜凡设置的航道选择了加速模式。几分钟后,四周渐渐趋于平静。

灵超在木子洋的臂弯里嘟囔了一声疼,木子洋这才把他放开,抓着后脑勺说,“我这种粗人,没轻没重的,你可别介意。”

灵超却冲他莞尔一笑,“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保护。”

被勒得很紧,把他当成很珍贵的人一样,他能感受到被木子洋搂住那一刻的情绪波动,自己的心跳得很快,肌肤紧密地贴着,急剧升温。

木子洋认为像灵超这种被惯着长大的小孩,多少都有些坏脾气,可他非但没有,还笑得很甜。木子洋仿佛尝着全宇宙最甜的比派克糖果,嘴角慢慢出现了一个无法轻易捕捉到的幅度。


 

飞艇在塔拉星球降落,岳明辉递交了临时通行证。因为塔拉星球的管制还算宽松,几个人打算先在停留一小段时间。

“洋洋,你看有什么办法把那个该死的跟踪器给弄出来。”

木子洋打开治疗床的开关,取出探测仪,像哄猫一样让灵超放松身体。跟踪器在一个极狭窄的部位,如果要取出来的话最好是动手术。

木子洋揉揉皱紧的眉心,“飞艇上的医疗装置大部分都是针对外伤,这种内部的,额……貌似还做不了。”

灵超好奇地问,“你是医生?”

“我从前可是星际模特,走台步的。医生?半路出家无照经营的庸医罢了,手一抖就会把人弄死的那种。”

灵超盯着他说,“你不会……你才不忍心。”

他看人的眼神很坚定,是在这个年纪所少见的。说出口的话又很天真,天真地讨人喜欢。木子洋有点理解提督为什么会把他严密地看护起来,这样一个孩子,换成是他,也希望对方不要受到一点伤害,每天都能快乐地成长吧。

木子洋和岳明辉商量着能不能做空间跳跃直接去地球,地球有足够充足的资源也是他们所有人的家乡,回到母星总是让人会有安定感。但那比较耗损燃料,最关键的是他们的飞艇毕竟是二手货买来的组装品,在做跳跃的过程中就可能因为空间强压而被碾得粉碎。

“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取出来吗?”岳明辉抱着侥幸的心情问。

“倒……也不是没有……”

“那你婆妈个什么劲!”卜凡不耐地说,“怎么你自从遇到这小孩以后就变得不利索起来。”

“就是那个……”木子洋小声说道。

岳明辉和卜凡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

“难怪……”卜凡看了眼灵超。

“可以理解。”岳明辉也看了眼灵超。

灵超被瞅得浑身不自在,“我……我之前试过把那玩意弄出来,所以喝了强力泻药,哪里知道……哪里知道……它……它……就卡在那里了……”

在很不厚道的笑声中,灵超再三恳求木子洋,木子洋终于很不情愿地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

“我相信你!”灵超握着拳头给他打气。

木子洋已经很久没听到这句话了,忽然有种莫名的情绪暗潮汹涌。他从前很爱哭,看什么星际大逃亡都会哭,岳明辉说他太感性不适合跟着他们。可那时候他叛逆地想要做个英雄,希望被什么人所依靠,所信任,能够献出所有地去做一件事情,这让他心情畅快,比在灯光下迈着优雅的步伐更让他来得有价值感。

灵超真诚地看着他,一如初生的婴儿。他看起来真干净,有着最软最美的心。

木子洋觉得不好意思起来,跑到飞艇外捂了自己的脸。

卜凡说过,一个人一旦动心就完了,做什么匪夷所思的事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他看到对方那种彷如小奶狗的眼神,一瞬间就产生了怪念头。

管他什么提督的儿子,直接把人拐走算了。

木子洋哎呦哎呦地叫唤,心想着坏了坏了,他好像要对那个小屁孩动心了。

卜凡瞧他那副怂样,直接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怎么?动春心了?既然这样你干脆上了他吧。”

“哎??!!”

卜凡这个大胆的提议让他退步三舍。

“你这么吃惊干嘛?老岳不就是被我操得服服帖帖最后跟了我。”

谈及此,卜凡还显得有些自得。

明明是你自己死皮赖脸跟在老岳屁股后面,非君不要,死缠烂打,胡搅蛮缠,哄着老岳开了野战,把人折腾地够呛,为了将功补过且常伴美人身侧,就舍了自己的家当做免费劳动力。

可这些事实木子洋没当着卜凡的面讲过,毕竟一起干事的小伙伴,指不定哪天被揪到小辫子,彼此必须要留点颜面。

 

 

岳明辉和卜凡在飞艇外无所事事,他们不知道木子洋的方法需要多少时间,只能尴尬地像老年人一样聊起陈年往事。

治疗床已经调整形态,灵超正乖乖地躺在上面,双脚踩在侧边的扶手上。他到底年少,虽然嘴硬说了那些话,还是收紧了膝盖。

木子洋吞了下口。他觉得很恼人,迫切地希望这个过程快点过去,但是他又怕弄疼灵超。在这种复杂的心态下,他拿着探测仪尝试着更准确地探寻。

纤瘦的肢体在辗转中细细地颤抖,唇齿间泄露出一丝黏腻的声音。他叫着他,有点要哭出来。

木子洋知道他很难熬,只能咬咬牙加快了速度。

器皿发出哐当的响声,那枚跟踪器终于从木子洋的手里滑落下来。

灵超咬着衣领喘粗气,蒙了水气的眼睛可怜地望向木子洋。虽然已经做了心理建设,可初次的刺激仍然让他不免失态。木子洋走到他身边,替他穿戴好,再抱起他,温柔地安慰,亲吻他的额头,最后像奖励一样把糖果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糖。”

“你不是说了你想吃糖吗?”

他勾了木子洋的脖子,发现对方的耳根已经红透了。

破坏了跟踪器,木子洋心情愉悦地打开舱门,“老岳,凡子,OK……啦……”

岳明辉和卜凡被人推着进去,后面有人用枪顶着他们背部。

秃鹫歪着头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一条伤疤从眼角蔓延到了人中。他原本似乎是个长相还算英俊的男人,可多了这条疤痕却看起来阴鸷得很。

“没想到吧,我亲爱的朋友,到底还是晚了一步。”秃鹫惋惜地说。

木子洋将灵超揽在自己身后,“你有胆子截了军方的物资船就该知道联邦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你,为什么还要跟个小孩过不去?”

秃鹫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是你小子出的馊主意让我和护卫队先干一架吧?那你怎么没想到我会让部下先顶着,自己携了几个人亲自过来绑提督的儿子呢?”

“我……我没想到你会这样穷追不舍。”

秃鹫掏出激光枪对准了灵超,“我要和军方谈条件,他就是最好的筹码。没有一个父亲会忍受自己的孩子被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吧?”

秃鹫似乎在做着他自己的想象,露出狰狞的微笑。

灵超从木子洋的胳膊底下钻出来,大声嚷道,“我是战士!”

秃鹫看着这个细皮嫩肉的小孩,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他腾地咪了眼睛,在久远的记忆深处,似乎同样有一个孩子,扛着激光枪对他说,“我要成为一个战士!”

“可惜你还太小……”秃鹫喃喃自语,像是对灵超说又像是对着什么人说。

“等你再大些,或许就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木子洋又把灵超拉到了身后,“他既然是我捡回来的那就是我的,我可不喜欢有旁人打他的主意。”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木子洋来说都十分宝贵,握着灵超的手心已微微渗出了汗湿,但他知道,自己绝不能放开灵超。

他从没有后悔加入老岳他们,和护卫队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他甚至觉得在少数人眼中的恶变成大多数眼中的善时,那种滋味很有趣。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没什么良心的人,可是,灵超成了他的良心。咚咚咚地在那里跳动着,弄得他很疼。

当你有了想要守护的人那么就拥有了“勇”,那是肉眼不可见的,宛如精神游丝一般的存在。

秃鹫感到在皮肤表面产生了零星的灼热,这对他构不成什么威胁却让他很是恼火,将激光枪对准木子洋喊,“人类都进化好几万年了,可为什么还要执着于这种虚无且不知回报的感情!简直愚蠢!”

木子洋闭上了眼睛。突然飞艇上方传来震耳的声响。

秃鹫的手下慌忙跑进来说,“老大,护卫队正向这里集中火力攻击!”

趁秃鹫错愕之际,木子洋按了袖口的暗扣,瞬间飞出一张圆形电磁网,暂时困住了秃鹫。岳明辉和卜凡趁乱击倒身后秃鹫的部下,几个人使了个眼色一下飞奔了出去。

轰地一声,飞艇在炮火中被震飞,栽了几个跟头后开始解体。护卫队还嫌不够,又啪啪扫射了几下,岳明辉瞧着飞艇不禁红了眼眶。

“我的小辉号……”

卜凡抹了把冷汗,“护卫队不是和秃鹫另一伙人缠斗吗?怎么那么快就来了?”他瞅了眼心虚的木子洋,“洋洋,是不是你这小机灵鬼搞的好事?”

“好个屁!”岳明辉看着熊熊燃烧的舰艇恨不得冲过去把主芯片掏出来。

卜凡一把抱住岳明辉说,“老岳,别冲动!没事没事,我这不还藏了点私房钱嘛,等过两天再组装个小小辉号给你。”

其实在跟踪器取出来之前,木子洋就把坐标和消息发给了联邦侦察队,顺带说了些能惹怒这帮一本正经家伙的话,对方不出所料地立马派出一支小分队前往,然后在侦测到秃鹫的踪迹时当然加足炮火攻击。

“秃鹫不傻,可我也不笨啊~”

灵超的手一直被木子洋紧紧握着,直到护卫队的人找过来。

三个人被押解回了星海监狱,当然很快又被放了出来。提督破天荒地对他们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感谢,并暗示他们将拥有一艘新的飞艇。当然,适当的威胁同时也是必要的。

下次若再惹事就远没有关监狱那么简单。至于逃脱的秃鹫,反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管他的!有小小辉就好!”

岳明辉兴奋地捣鼓起新的仪器设备,“照这个配置做空间跳跃也不成问题。”

卜凡坐在副驾驶位置一脸好笑地看着岳明辉,只有木子洋一个显得有点郁郁寡欢。

就在这时,原本不会期待再见的灵超忽然哇地一声闯进了机舱,就在三人疑惑怎么是你的表情下,灵超带了点腼腆说,“我得回母星了,诸君可否送我一程?”

“当然可以,完全没有问题。”卜凡边点头如捣蒜边把木子洋推了过去。

灵超很自然地向木子洋伸出了手,在一阵起哄声中木子洋被灵超拉着走出了驾驶舱。


 

 

“浪了那么久是该回母星看看了。”卜凡靠在椅背上说。

“北京西区的房间也空了蛮久了。”岳明辉表示赞同。

“那我们开始空间跳跃吧!”卜凡推了启动装置。

在岳明辉将耳机戴上去之前,卜凡说,“岳明辉,回去第一件事我想跟你上床。”

空间跳跃对人体会产生一些影响,就好像飞机起飞会引起耳鸣,而空间跳跃会短暂地让人失聪。

进入到太阳系后,飞艇开始按照卜凡设置的路线自行前进。卜凡开始用网络搜寻器找寻跟龙阳十八式有关的资料,岳明辉则继续塞着耳机写他的歌。

灵超站在右艇的窗口,碳化钢玻璃映着他透亮的脸颊。木子洋像要逗弄似得捏住他的下巴,蹭着他的鼻尖。

灵超被他弄得很痒,左右躲闪了下,最后还是乖乖被木子洋抵着额头。

灵超说,“等我年满十八岁就可以报考军校了,也可以独立外出,到时候我来找你。”

“那你也不能让我干等吧,就……先收点定金。”

木子洋贴住那张哎了一声的嘴巴,他不介意在灵超面前再流氓点。

亲吻是很奇妙的,好像内体埋了炸弹,砰地一声迸出无数的花火,灼得身体都热了。

随着飞艇的匀速下降,蔚蓝色的星球徐徐浮现在窗外。木子洋的眼底生出暖意,就像经年未归的人想要拥抱母星,他温柔地搂住了灵超。

属于他们的小小宇宙冒险也许才刚拉开序幕。


评论(5)
热度(156)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