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岛上书店

#短,完结

最近在赫尔辛基海岛上新开了家书店。木质店门,铜制把手,两旁贴了红色对联,金灿灿的字体有点扎眼。

早上十点书店旁边的卷帘门自动打开,有个亚洲面孔会探出来。脸庞削瘦,眼型狭长,拥有一副漂亮的丹凤眼,咧了嘴就露出点齐整贝齿,看起来很容易亲近。

常年居住在这个海岛上的亚洲人少之又少,不免有好奇的当地人会多看上几眼。

对于流连在门口的过客,站在橱窗后的东方人会奶声奶气地问,“需要咖啡或者三明治吗?”

每天卖的无非是四样东西,三款不同夹心的三明以及美味的咖啡。

书店的生意似乎不是很好,门口挂着的狐狸木牌一天都可能没有动静,只有橱窗后甜甜的微笑会引得女性顾客忍不住去买点东西品尝。

直到某天下午,不知道是日头真的很好呢还是真的闷得有点无聊,书店老板终于从里面磨磨唧唧地搬了张藤椅出来,一边躺着晒太阳一边和橱窗里的员工聊天。

老板也长了张亚洲面孔,一八五朝上的高挑个头,容貌清秀,眼角隐了颗泪痣。眼镜随意地架在鼻梁上,他时不时惯性地用手去推一推。

 

李希侃手掌撑着下巴说,“再这样没什么生意的话,真的要我养你了。”

“昨天不是有人进书店了吗?”毕雯珺懒懒地回道。

“是啊,然后你恶狠狠地瞪了他几眼,把人给吓跑了。”

“我只是看不清楚,睁大了眼眶而已。”毕雯珺不急不慢地解释。

李希侃叹口气,“真是白长了这么一副英俊脸孔,明明笑起来很好看,浪费!”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就在日头偏西的时候,有位女士朝他们走了过来。毕雯珺主动收起藤椅替她拉了门把,女士略微点头示意。

店里的装潢和摆设有点混搭风,这边搁着留声机,那里摆着老式台灯,还有蝴蝶牌缝纫机醒目地放在收银台上。

木质雕花书架,各种冷门书籍被分门别类地整齐排放着。当然也会有一些比较热门的书本平铺在显眼位置。

这里还有供客人坐下来翻阅书本的休息区,黑色皮质沙发下铺着暗色系的地毯。

书店的内部和李希侃的小卖部是连通的,女士很自然地要了杯咖啡,李希侃现磨冲泡过后亲自端了过去。

女士坐在沙发上翻着书本,因为位置挨着窗户向阳,落日的余晖洒下来仿佛添了些橙色光影。女士最终把那本书买了下来,结账时冲毕雯珺说了句芬兰语。

李希侃只懂英文,毕雯珺不仅英文流利芬兰语也学得不错。待客人离开后,李希侃迫不及待地溜到毕雯珺身边问,“她刚才说了什么?”

毕雯珺随口回了句没听清就敷衍了过去。李希侃看他并不太理睬自己,就怏怏地去擦茶几。

 

晚上六点,两个人窝在沙发上吃面条。李希侃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唯恐把酱汁沾到沙发上。

嚼了几口之后说,“自从到了这里每天都是我负责弄吃的,什么时候你也可以替我煮一顿啊?”

毕雯珺直接拒绝了这个提议,挠着腮帮子说,“我……又不会做饭,怕到时候你食不下咽。”

他语气生硬表情却有点无措,李希侃觉得他这样可爱得很,脱口道,“我好喜欢你哦。”

毕雯珺不发一语,只略略红了脸。

李希侃瞧着他的反应,好笑地说,“睡都睡过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语毕又去勾了毕雯珺的脖子,想去亲对方的腮帮子。

毕雯珺倾斜了一下手腕,就见面条啪嗒一坨掉在了沙发边上,然后又缓缓滑到地毯上。

毕雯珺推推眼镜,“清洁费从你工资里扣……”

“哎??!!”

两个人住的地方就在书店二楼,电视机洗衣机等等一应俱全。

李希侃初来时还抱怨,“两个人一起睡为什么不订张KING SIZE?”

毕雯珺淡然地说,“资金不够。”

于是,李希侃只好乖乖地去洗澡,洗完澡一脸红彤彤地对毕雯珺说,“挨着近点睡也挺好。”

 

 

李希侃从冰箱里拿出冰淇淋,揭了盖子先舀一勺送进毕雯珺嘴里,还没等给自己舀的一勺吞进肚子里,毕雯珺就掰过他的脸和他亲吻。

绵密顺滑的冰淇淋在火热的唇舌间逐渐融化,顺着嘴角涎了下来。

他们来到赫尔辛基后并没有像脱困的笼中鸟一样疯狂zuo爱,只是李希侃厚着脸皮说想要,才偶尔地进行一次温柔的床上运动,接吻的几率倒是变得越来越高。

五天前有个亚洲女孩来买三明治,因为这里华人旅客不多,李希侃热情地和她攀谈起来。女孩一直夸赞他长得可爱,几乎天天来光顾他的小卖部,搞得李希侃很不好意思。女孩临行前一天还特地买了礼物送他,李希侃再三婉拒,以一个亲切的握手告别了女孩。

当天晚上书店早早关了门,毕雯珺将他一下扛在肩头上了二楼,不由分说直接扒了他的衣服,把他按在床上折腾。

李希侃只觉得自己被毕雯珺弄得黏糊糊,湿哒哒,半是难受,半是舒服,呜咽了一声问,“你……你就打算这样……饿着肚子蛮干吗?”

毕雯珺勾了唇角,“我吃你就好了。”

毕雯珺张口咬了他的乳(首),逼得他挺胸喂送。感觉一上来李希侃也就顾不得什么矜持,腿肚子夹了毕雯珺的腰就跟着摇晃起来。

zuo爱是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当然不加节制的话也会很疼。

第二天书店小卖部暂停营业。

李希侃躺在床上一边哼哼一边想:吃飞醋的毕雯珺真是太可怕了……

 

 

那位买下第一本书籍的女士后来又带了几位朋友过来,聚在一起无非也是坐在沙发上喝喝咖啡,挑几本书谈论谈论。

她们有时也会好奇地问毕雯珺一些关于中国的事情,比如中国女人穿的旗袍。女人总是对衣着和妆容比较感兴趣。

毕雯珺还为她们放过留声机,就着吴侬耳语的歌声,李希侃亢奋地拉着毕雯珺跳了下双人三步曲,女士们非常给面子地热情鼓掌。

替她们结账时毕雯珺微笑着,十分礼貌地说了声谢谢。李希侃则在门口向她们挥手致意。女士们叽叽喳喳,带着愉悦的神情离开了。

久而久之,李希侃替她们取了个别称:“小姐姐俱乐部”。

偶尔也有秃顶的大叔和高个子男生来光顾,前者喜欢冷门书籍,后者向往中国功夫。

李希侃就琢磨着是不是要增加一个中国菜单,供应下茶水和中式点心。因此只要一到空闲时间就会弄点红烧牛肉面,番茄鸡蛋盖饭等等,毕雯珺常常会看到他一个人撅着屁股在尝味道。

李希侃嘴巴甜,笑容灿烂,眼睛眯起来的样子像只狐狸幼崽。

客人偶尔会当着毕雯珺的面说,“你的伙计很招人喜欢,像芬兰的国宝狐狸犬,街对面的餐厅老板看起来很中意他,每次上班都会和他打招呼。”

仿佛是在暗示毕雯珺给他点奖励。

大概他们觉得在客人面前两人表现出的关系并不非常亲密,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每天早上毕雯珺都会额外多送好几个早安吻,把原本有起床气的李希侃亲得愈发晕乎。

 

这天“小姐姐俱乐部”的女士们到书店却没看到李希侃,就问,“那个小脸蛋,小眼睛的孩子呢?”

毕雯珺解释说,“他还有份本职工作,暂时回国去了。”

女士们纷纷叹气,把毕雯珺当自家人一样劝道,“店长,这样不行啊!你是不是薪酬给得太少了?不要对那个孩子那么严肃嘛,明明也很喜欢他不是吗?东方人怎么都那么含蓄?”

毕雯珺被女士们指摘了一番,末了才暗自嘀咕,“我……我很疼他的……”

李希侃回国后,毕雯珺就拉了他的手和他商量。

“当初是我个人意愿,想尝试看看另外一种不同的生活,想只有你和我,在赫尔辛基,像当地人一样安静平稳地过日子。但是你……你在国内……”

毕雯珺欲言又止。

李希侃接过话头说,“国内的工作我已经全部结束了,以后书店生意不好的话可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毕雯珺拥住了李希侃,热烈又克制。

当天晚上他们第一次享受了芬兰有名的桑拿浴,心情畅快地回到书店二楼的家,喝着软饮料,交换混和水果味的吻。

李希侃钻在毕雯珺的怀里,对方的下巴搁在他的脑袋上,指腹轻柔磨蹭着他的耳垂,两个人互相抵着对方的脚掌一夜天明。

 

书店开张一个多月后,意外地迎来了一波大客流量,据说很多人都是看了杂志后慕名而来。

原来那位女士是当地某杂志社的编辑,当月刊写了一篇关于这家书店的报导。

李希侃一时好奇买了那本杂志翻阅,标题就是“狐狸书店的意外之喜”。刊登了当时经过允许而拍摄的照片,就着书店的氛围和两人不同的气质做了适度地赞美。

李希侃没想到那位女士看起来端庄优雅,字里行间却很是俏皮。

“我们这是……出名了?”

对于李希侃不甚自信的提问,毕雯珺喃喃道,“也许吧……”

他想起那位女士结账时和他说的话。

“你们真是这家书店的风景。”



评论(3)
热度(115)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