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童话故事里大部分都是骗人的

#童话AU,短,完结

从前有一个奶味国,奶味国的人即便不喝牛奶身上都会散发出奶香,而国家里最奶最可爱的是他们的小王子李希侃,他喜欢唱歌也喜欢跳舞,常常拉着旁人在皇宫上演宫廷歌舞剧。

在距离他们一百公里外的地方另有一个小国家,叫溜溜球国。所有的国民都喜欢玩溜溜球,尤其是他们的大王子毕雯珺,几乎每年都能夺得溜溜球比赛冠军。

李希侃一直对邻国的溜溜球比赛很感兴趣,于是趁着一年一度比赛的召开,他乔装打扮瞒着所有人偷偷混进了邻国。

李希侃在烤肉摊面前晃过来荡过去,眼巴巴地瞅着啃啃指头。然后,有人掏了铜币买了两串,伸手递了一串给他。李希侃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咧了嘴角,甜滋滋地说了声谢谢。

他的手长得真好看,又细长又白嫩,跟一般的人还不太一样。李希侃边想边咬了口肉下来,吧唧吧唧吃得可香。

溜溜球比赛已正式接受报名,李希侃因着贪玩,抹了把油腻的嘴巴举着手高声嚷,“我……我也要参加!”

可是他从来没玩过溜溜球,连个轴心都转不起来。底下不禁有人嘲笑说,“身为溜溜球国民怎么连个溜溜球都转不起来,太丢人了!”

李希侃只是图个新鲜,再说了他又不是溜溜球国的人,那不会很正常嘛!所以压根没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继续一门心思地捣鼓。

由于李希侃看着实在太菜,身为高手皆王子的毕雯珺觉得自己有必要教导一下自己的国民,于是来到李希侃身边,亲手示范正确的溜溜球操作。李希侃一看,赫然竟是给他肉串的人,现在又主动来教他溜溜球,觉得这人真是极好的心肠。

李希侃唱歌跳舞学得很快,但溜溜球学起来总是不见起色。他也并不气馁,只拉着毕雯珺说再教我一次。底下的人纷纷抗议说,这不是来参加比赛的,这是来捣乱的。

李希侃懵懵地抓着后脑勺,小声嘟囔,“我……我不是……”

毕雯珺瞧着他没有恶意就把他带回了皇宫,李希侃这才知道教他溜溜球的竟然是个王子。

一个王子居然亲手教他溜溜球!

李希侃不禁笑着对毕雯珺说,“你人真好。”

因为对方笑得很灿烂,毕雯珺一时愣住了。

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奶,就仿佛是泡在奶罐子里长大的孩子,浑身透出一股清甜的奶香。

毕雯珺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希侃当然不能把真正的名字告诉他,只得随口现编了个说,“我叫奶狐狸。”

“你这名字,倒是很稀奇。”

狐狸是奶味国的国宝。虽然毕雯珺在书本上读到过,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和眼前这个少年挂上钩。

毕雯珺亲切地把自己珍藏的溜溜球给李希侃观赏,还说了很多关于溜溜球的故事。李希侃渐渐入了迷,直到皇宫的大笨钟敲了十二下,他才想起自己已经错过了午膳时间,宫的人估计要找寻王子的下落了。

李希侃慌忙对毕雯珺说,“我……我得回家了。”

还没等毕雯珺反应过来,李希侃已经匆匆忙忙地跑出了大殿,沿着台阶一路出了宫。

毕雯珺一个劲地追了过去,一边追一边喊,“我的溜溜球还没还给我啊!!!”

李希侃只顾着往前跑,压根没听见毕雯珺在喊些什么,哼哧哼哧到了城门口左右张望了下,见没有人追来骑上拴着的爱驹得儿驾地飞奔而去。

李希侃这一走,害毕雯珺犯了相思病。他想念被带走的溜溜球,也想念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细缝,看起来很开心幸福的奶狐狸。

毕雯珺开始笨拙地描绘对方的样子,然后在全国张贴图样。原本只是想悬赏找人,但属下误会了他的意思,俨然变成了一张寻找溜溜球的告示。

而那只被李希侃带回奶味国的溜溜球其实带有魔法,是毕雯珺的仙女教母施加在上面的。一旦离开主人的身边,魔法就开始蠢蠢欲动。李希侃自然不知道,只吩咐仆人妥善保管起来。仆人有些毛手毛脚,在擦拭溜溜球的时候不小心将它跌落在地上。

溜溜球磕碎了一角,碎片裂出,魔法便肆意地泄了出来。奶味国的人开始渐渐乏力犯困,一个个陷入长眠,连在活蹦乱跳的动物都匍匐在地上合了眼睛。

李希侃正准备脱衣服洗澡,忽见浴缸里的水腾地消失了。他疑惑地揉揉眼睛,又弯腰摸了摸缸底。一阵困意令他频频地打哈欠,终于忍不住跨进浴缸睡了下去。

荆棘开始疯狂地生长,像爬山虎一样布满了整个城堡,就连奶味国上方的天空都被荆棘密密麻麻地包裹起来。

溜溜国最快得知了奶味国异变的消息,溜溜国国王不经意间向毕雯珺提及了邻国的那位王子。

“他小时候来过溜溜国,还送了你一枚狐狸头像的戒指。对了,你那时还给他取了个绰号,记得吗?”

毕雯珺的脑海里渐渐浮现出一个小孩来,眯着眼睛脸颊漾出点梨涡。

 

“我叫奶狐狸。”

 

毕雯珺腾地从座椅上站起来,在父王错愕的目光中冲了出去。

原来那个绰号是毕雯珺亲口给他取的。

 

“从今以后只有我才能叫你奶狐狸,知道吗?”

 

毕雯珺拿了自己的配剑,解了马匹的缰绳,跃上马背夹了双腿,骏马扬了马蹄朝着奶味国而去。

下了马他抽出宝剑,劈开了城门口的荆棘,慢慢地走了进去。大街上到处躺着陷入沉睡的奶味国国民。毕雯珺随手拍拍一个屠夫的脸,对方没有任何反应。

毕雯珺找了根木棍点燃起火把。将围地密不透风的荆棘烧焦,然后挥剑砍断慢慢进入了城堡。他四处找寻李希侃的身影,终于在浴缸里看到正枕着胳膊昏睡的李希侃。

皇冠还戴在他的头顶上,薄衫贴着他细瘦的身体,脚掌交叠的姿态宛如刚出生的小婴儿。

毕雯珺试图唤醒李希侃,可对方丝毫不为所动。任凭毕雯珺喊破喉咙,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就在这时,毕雯珺听到有什么声音在呼唤他,他寻着呼唤声找过去,在阁楼间发现滚落在仆人脚边的溜溜球,而溜溜球迸裂的碎片在一旁隐隐地发着银白色的光芒。

这只溜溜球是他第一次夺得冠军时父王送给他的礼物,说是蕴藏了魔法,只要不离开身边便会一直保护他。

毕雯珺拿起溜溜球,一边叨念着怎么坏了一边把碎片拾起来嵌进缺口处。

耳边传来叮地一声巨响,碎片和溜溜球紧密地贴合,迸裂的缝隙在刺眼的白色光芒中逐渐消失,一只完好无损的溜溜球被捏在毕雯珺的手掌中。

魔法的力量已经被收回,荆棘开始迅速地枯萎。全国的人从沉睡中一个接一个地醒来,他们涌向城堡,期盼着看一眼拯救他们的英雄。

皇宫的仆人们也陆续苏醒,当他们看到毕雯珺陌生的面孔时纷纷上前问,“是您将我们唤醒的吗?”

毕雯珺急于回到李希侃身边,随口说,“我是溜溜球国的王子,是特地过来解除魔法的。”

女佣们围着浴缸,怎么叫王子殿下李希侃都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又翻身睡了过去。

毕雯珺来到浴缸边,女佣们哭诉道,“为什么王子殿下还是没有醒过来呢?”

毕雯珺去摇他的肩膀,叫他奶狐狸,李希侃只是动了动眼睑。

女佣说,“我听说曾经有个公主,被纺锤戳了手指也陷入了沉睡,后来是王子吻醒了她。如果您是位高贵的王子,请您大发慈悲拯救我们的殿下吧!”

毕雯珺吞了下口水,掰过李希侃的脸,噘起了嘴巴吧唧亲了一下。

女佣在一旁鼓劲道,“再试试,尊贵的王子,我看到殿下的眼皮子动了。”

毕雯珺于是又凑上去啾啾地亲起来,到后来做食物的厨子,洗衣服的大婶,皇宫的侍卫长,就连国王皇后都赶过来翘首以盼。

毕雯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第十次趴在浴缸边上贴住了李希侃的唇瓣。

王冠从李希侃的头顶上滑落,他起身搂住毕雯珺的脖子,勾了嘴角。

这是一股难以拒绝的奶香味,诱惑着毕雯珺张开嘴巴,缠住小巧的舌尖,在口腔里衔弄。

女佣欢快地唱道:快看,他们亲得难分难舍。

厨子唱:他们或许已经相爱。

国王唱:危机已经解除,他拯救了我的孩子。

皇后唱:这是个奇迹!奇迹!

众人唱:王子吻醒了王子,这是个奇迹!奇迹!

或许童话故事里大部分都是骗人的,没有水晶鞋没有南瓜车没有纺锤没有恶女巫,可是王子喜欢王子在童话故事里是真实上演的。


评论(9)
热度(211)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