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郭】郭长城真特么可爱

#短,完结

郭长城刚进特调处那会儿楚恕之很是嫌弃。没能力没眼力劲更没胆子,但凡这种三无人士搁楚恕之这里,那是必须差评加退货。

赵云澜却笑呵呵地收了下来,上岗第二天就把人带去了案发现场。不知道的以为他是要给关系户来个下马威,其实那是赵云澜让新人尽快体验特调处办事特色,干什么事都得亲力亲为。

郭长城头一回见尸体,尸体自然不是个好玩意,吓得郭长城头晕目眩不说,胃里整个翻江倒海。他昨晚就被祝红的蛇尾弄得当场昏倒,今天二度刺激直接蹲到一旁吐了个七荤八素。

完事后抹了嘴巴脸色刷白,大庆觉得好笑哇得大喊一声,郭长城腾地跳进赵云澜怀里。

等楚恕之出完外勤回来,赵云澜就交代郭长城归他带了。

楚恕之是拒绝的。

他瞧不上郭长城,讨厌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户,暗自恼怒赵云澜这个烂好人。

“特调处又不是收容所,怎么随随便便就往这里塞人?”

赵云澜从座椅上站起来,亲热地搂了楚恕之的肩说,“老楚,这小郭看着看着不也挺可爱的嘛,你就当友爱同事锻炼新人。”

楚恕之不为所动地瞪了眼赵云澜的手,赵云澜很识相地松开,微笑着冲一脸冷硬的楚恕之挤挤眼。

 

可爱?可爱个屁!赵云澜怕是眼神不太好。

这小鼻子小眼睛小脸蛋长得跟只土拨鼠似得小子到底哪里可爱了?

“哎呀老楚,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本正经了。”

不待楚恕之回话,赵云澜板上钉钉地说,“行,就这么说定了!老楚,你别推辞,千万别推辞啊!”

赵云澜拐着楚恕之出了房门口,然后把人一推即刻关上了门。

楚恕之有时候真的想狠狠揍赵云澜一顿。可黑袍使下了铁令,任何人都不能动赵云澜。

不让动只好不动,楚恕之无奈地叹口气。

 

郭长城畏缩地叫了声老楚,被恶狠狠地撇了一眼后改口叫了楚哥。

他后来再也没往赵云澜怀里跳过。

楚恕之瞧着挂在他身上的郭长城,用手捏了对方的脸颊左右看了看。

这瘦得跟猴子似得家伙到底哪里可爱了?

楚恕之还是深深觉得赵云澜审美有问题。

再者,一个第二性征那么明显的成年男子,怎么着都和可爱两个字沾不上关系。

楚恕之放开郭长城,语带嫌弃地说,“你还要抱着我多久?”

郭长城很不好意思地跳了下来,然后下定决心说,“楚哥,我发誓,我下回一定勇往直前,视死如归,本着特调处大无畏的精神……”

郭长城还在那儿诚恳地表态,楚恕之很不耐地掏着耳朵嘀咕:聒噪。

 

郭长城这个人真的是啰嗦,见着什么都忍不住好奇地提问,动不动就长吁短叹地感慨。天天在包里揣了个小本子,随时随地把赵云澜的话记下来,指不定哪天会出本特调处经典语录或者郭长城鉴证实录什么的。

楚恕之捶了他的脑门,“一天天地动脑不动手,你还跟着我出什么外勤。”

“可……可我害怕呀……”

郭长城一想起之前怪模怪样的地星人,腿就开始不听使唤地打颤。

“瞧你这点出息。”

郭长城虽然一直被楚恕之数落,却从来没有临阵脱逃的念头,有一次还拼命挡在楚恕之的前头。楚恕之很是生气,把他结结实实训了一顿。

“你是质疑我身为傀儡师的能力吗?自己没个几斤几两的,就别往枪口上撞。是不想要自个儿的小命了?”

郭长城被他说得一愣楞的,好半天反应过来说,“楚哥,我救你倒还成了我的不对了?赵处不是说我们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郭长城说起大道理那是一套套的,腿也不抖了,人也挺直了,满满都是慷慨陈词的劲头。

“哎,行了,算我怕了你。”楚恕之急匆匆地打断他的话,又再次叮嘱道,“有件事你必须记得,菜鸟就该有菜鸟的样子,以后别老想着挡在我前面,知道没?”

郭长城哦了声,盯着楚恕之的侧脸可劲儿地瞧,瞧得楚恕之浑身不自在,低吼一声,“你老看着我干嘛?!”

郭长城冷不防被他吓着,垂了眼眸老实交代。

“楚……楚哥,其实……其实你是个好人。”

 

他不是好人,也不想做什么好人。一个害死自己亲弟弟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个好人!

楚恕之一把揪起郭长城的衣领,郭长城一句无心之话无端让他发了脾气。

他原就是个不好相与的人,此刻睁着双怒眼喝道,“这样的话不准再说第二次!”

郭长城被他勒得生疼,一双细胳膊细腿不停晃荡,几经挣扎未果后终于抓了楚恕之的手,卡着喉咙说,“楚哥,我……我疼……”

郭长城是暖的,暖得跟冬日里的一撮火苗,小小地在眼眶里跳跃着。

楚恕之一下把他丢在地上,茫然地不知该在他面前摆出什么神情,凶也不是温柔也不是。楚恕之觉得自己心里的那点东西被郭长城触到了,害得他有些许着急。

郭长城摸着脖子拼命咳嗽,咳得眼角都泛了湿。他像是某种受了惊吓的动物,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郭长城喘着气抬头去看楚恕之,对方木然地回望,在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居然透露出了一丝无措。

郭长城笑了,跟平常一样轻轻唤他,“楚哥。”

郭长城还是笑起来可爱。

这个原先觉得荒唐而可笑的想法忽然闪现在楚恕之的脑海中。

 

自从林静把电击棒交给郭长城后,郭长城一刻都没敢耽搁,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埋头苦练。然而控制不当,十次里有五次会误伤楚恕之,搞得他这个陪练很是窝火。

虽然窝火也就口舌上骂个几句,然后看着那张脸上鼻子眼睛嘴巴都皱到一起,鞠着躬说,“对……对不起,楚哥。”

楚恕之从前嫌弃郭长城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笑起来像个傻子,比哭还难看。现在那些不好的地方在楚恕之看来全都变得可爱起来。因为害怕而颤动的脑袋瓜子,偶尔摸一下就会露出被抚慰的喜悦。每次只要一喊长城,他就会啪嗒啪嗒地跑过来,一脸期许地望着。

“只要大家幸福,我就幸福了。”

听着那样的话语,被那样的眼神凝望着,楚恕之坚硬冰冷的部分就会消融,露出原本的软嫩来。他没料到郭长城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钻进自己心里,还在里面筑了个安乐窝。赶也赶不走,忘也忘不掉,享受着抚摸后脖子带来的温热,楚恕之笑得很温柔。

自愿戴上功德枷已百年有余,从未想过快活是个什么滋味,一日日地任凭岁月蹉跎。他从别人的世界里经过,看着一个又一个的生老病死,而生命的流逝对他来说,仿如蝴蝶掠过眼前般轻盈。

在他体会生命的价值和沉重时,是他以为自己要失去郭长城的时候。

楚恕之大声喊着对方的名字,紧紧抱着他,就像口渴的人饮尽最后一滴水,黑夜中燃尽最后一支烛火的绝望。

当郭长城睁开眼睛看到泪流满面的楚恕之时,他喃喃地问,“楚哥,你怎么高兴地哭了?”

他不知该说点什么好,只是抚摸郭长城苍白的脸。

幸好,他是暖的。

 

 

楚恕之这个人向来爽利,但在郭长城这个问题上却显得十分扭捏。

他想告诉郭长城,自己舍不得他。在魇公子给与的梦境里,他所能想到最安逸幸福的事是和郭长城一起在地星生活。可对着郭长城他墨迹了半天,只挤出一句“你好好休息”。

然后在郭长城的注视下一溜烟地跑了。

楚恕之问赵云澜,“你是用了什么法子才让黑袍使大人念着你想着你,足足找了你一万年的?”

赵云澜左顾右盼了一下,贼兮兮地冲楚恕之招招手,楚恕之听话地凑了过去。

赵云澜低语道,“自然……靠的是嘴上功夫。”

饶是见惯了大风浪大场面的楚恕之,也忍不住踉跄了下,狐疑地指了指自己的嘴巴。赵云澜用力点点头,目光灼灼。等楚恕之若有所思地离开后,赵云澜再也绷不住那张故作正经的面孔,趴在桌子上大笑起来。

“老楚这家伙一定是想歪了,哈哈哈哈哈!”

楚恕之的确是有点想歪,但这也真不能怪他。谁叫祝红有事没事就唠嗑赵云澜和沈巍,他们俩同居的秘密早已在特调处传得人尽皆知。

祝红刚开始还挺义愤填膺,说世界上好男人那么多,他怎么就看上他了。

最后无奈地叹口气,说,“只怪现代女性太过优秀不够可爱,才会让男人怯步。”

“你那股子泼辣劲儿,和可爱半毛钱关系都没吧。”

祝红气地扑上去要撕了大庆那张嘴。

 

楚恕之凶巴巴地拽了想去当和事佬的郭长城,不管对方乐不乐意,直接拖去了洗手间。

郭长城自然被吓了一跳,自从大伙有惊无险地回来后楚恕之对他一直很温柔,除了上回他瞒着众人偷偷去相亲,被楚恕之当场抓了包。

郭长城都没来得及跟相亲的姑娘解释,就被楚恕之牵着走出了餐厅。他当时瞧着楚恕之有些愠怒的侧脸说,“楚哥,我没想着离开特调处。”

说他傻吧有时候又挺聪明。这样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黑溜溜的眼睛跟只小稚鸟似得,倒叫楚恕之心里头痒痒,觉得他怪可爱的。

哎,郭长城怎么越来越特么可爱了!

楚恕之狠狠啐了一口。

郭长城不知自己哪儿惹了楚恕之不痛快,满脸疑惑地瞅着他,寻思着自己最近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做得不太妥当。

楚恕之闷声道,“闭眼!”

郭长城哦了哦,听话地合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有什么湿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嘴巴,在郭长城意识到这是楚恕之在亲他时,楚恕之已经涨红脸放开了他。

郭长城呆呆地问,“楚哥,你……你亲我干嘛?”

“那黑袍使大人还亲赵云澜呢!”楚恕之慌不择言。

“那是沈教授喜欢赵处。”

“我也喜欢你。”

 

郭长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嘴角含了甜甜的梨涡。楚恕之从来没觉得郭长城这样可爱过,傻乎乎的可爱。于是又忍不住低头去亲他,亲得郭长城直哼哼,一口气差点回不过来。

郭长城被自己亲得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也可爱。真奇怪,郭长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可爱的?就好像可爱这个词天生就衬了他。

“你喜欢我亲你吗?”楚恕之问他。

郭长城被亲得发了懵,晕乎乎地说,“我……我不知道。可我喜欢红姐,喜欢大庆,喜欢林静哥,还有……还有……”

把特调处的人挨个说了一遍,最后才道还有你。

楚恕之又问,“那他们亲你,你也乐意?”

郭长城抿嘴想了想,吞吐道,“不……我不怎么情愿……”

楚恕之心头一热,捧了那张脸又吧唧起来。

不知道在床上的郭长城是不是更可爱?暖和的一块软糯嫩肉,恨不得一口就吞下肚去。

楚恕之仿佛壮了熊胆,手掌不规矩地插进裤子里,揉搓对方的臀瓣儿。

听着郭长城不断发出的求饶声,楚恕之叹道:

哎,郭长城真特么可爱。


评论(17)
热度(364)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