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郭】第一醋王楚恕之

#短,完结

楚恕之不喜甜也不喜酸,人生五味早几百年就尝了个遍。现如今吃东西随便得很,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也没什么特别讨厌的。

林静说两处都不沾的叫中庸,楚恕之觉得在对待口腹之欲上他便是如此。

郭长城不一样,郭长城天生嗜甜,标准南方人的传统口味,一日三餐吃得都是家常,韩餐日料连碰都没怎么碰过。祝红都说他是年轻人的嘴,老人家的胃。

无锡人做菜那糖都是大把大把地撒,比起杭州人丝毫不见吝啬。有次他们点了家无锡人开的小饭馆子,谁知老板实在,菜品都没做什么改良,地道的无锡风味。特调处上下就郭长城一个人吃得频频点头,还竖了拇指说正宗。

大庆第一次点菜就失了手,正懊恼着。祝红光闻了闻味道就放了筷子,饶是赵云澜这种爱吃棒棒糖的人,也在吃了几口熏鱼后做了罢。

楚恕之倒是跟着郭长城吃了个底朝天。

林静忍不住感慨:“老楚和小郭真是什么马配什么鞍,什么驴子拉什么磨。我从前怎么没看出来老楚原来号的是甜口。”

楚恕之没兴趣听他唠叨,转头对郭长城说,“我们下回在家里自己做酱排骨好不好?”

郭长城头点得如同拨浪鼓,忙不迭地嗯。郭长城高兴,楚恕之自然更高兴。他虽然不会做什么无锡酱排骨,但他这人,有的是恒心毅力。

之前没牵过郭长城的手,也没亲过他的嘴,这不一年的光景,手也牵了,嘴也亲了,还住同一个屋了,整日间的腻歪来腻歪去,真应了那句皇天不负有心人。所以,酱排骨这种低级别的挑战对楚恕之来说完全是小case。

大庆浑身打了个哆嗦,倒不是冷气开得太凉,而是他头回见楚恕之笑得如此肉麻。

祝红蹭蹭林静的胳膊,低声问,“你说老楚不会是‘妻管严’吧?”

特调处三个剩男剩女纷纷把目光扫向了楚恕之,在和对方的视线胶着了三秒后迅速回头。

“老楚这目光看小郭像春天般的温暖,看我们如严冬般残酷无情。”

“老楚从前就喜欢小小的,可爱的东西,你没看他天天把个布娃娃带在身上嘛!”

“老楚这冰块居然谈起了恋爱,这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天方夜谭。”

三只脑袋瓜子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谈论个没完。


 

下午一点沈巍拿着资料来到特调处,就见赵云澜抱着方便面桶呼啦呼啦地吃着。

赵云澜看到沈巍,舔舔嘴唇说,“下午茶下午茶。”

“这才一点多就吃起下午茶了?还是……龙城牌方便面?”

赵云澜默默合上盖子,冲对方尴尬地笑笑。

沈巍把资料放到桌上,问,“晚饭想吃点什么?”

赵云澜的脑海瞬间浮现出沈巍系着围裙的样子,祝红那时还酸不拉几地说什么沈教授贤惠。

他又想到五大三粗的楚恕之系着围裙替郭长城做菜的场景,禁不住就乐了。

沈巍问他笑什么,赵云澜撇了眼办公室外的郭长城,说,“我在想不解风情的老楚是怎么让小郭答应同居的。”

沈巍回,“大概是出卖色相吧。”

赵云澜口水呛了气管,咳咳咳地涨红了脸色。

沈巍不以为然地说,“我不就是靠出卖色相才爬上了你的床。不仅要照顾你上面这张嘴,还得照顾你下面这张,你是不是哪天该好好补偿补偿我?”

赵云澜此刻恨不得有个地洞让他给钻下去,你你你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光面堂皇的话来。

“你可是老楚心中的英雄,地星的黑袍使大人。”

沈巍扯了嘴角,“我遇见赵处长,就只想做个色胚。”


 

赵心慈偶尔会来特调处,明面上说是来视察,其实就是来探望赵云澜。每次来还偷偷给他带一包的棒棒糖外加城西最好吃的蛋糕。

赵云澜喜欢叼棒棒糖,那是因为嘴巴寂寞,哦,不,是糖分缓解压力,他真没那么热爱甜食啊!可瞧自家老爹一副慈父面容又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只能把棒棒糖塞抽屉里,蛋糕随后给了郭长城。

这抽屉里的棒棒糖是越塞越多,郭长城则是从一个人吃蛋糕变成和楚恕之一起吃蛋糕。他们俩吃蛋糕还非得躲到档案室,害得汪徵每回都要被吓一跳,也不知是不是鬼魂的记性特别差,老是会忘了特调处档案室又名偷鸡摸狗处。

到了年末,按理说是要办年会的。赵云澜早早就安排了人布置和采买,结果这事转来转去最后都到了郭长城手上。

楚恕之知道郭长城向来存了好心好意,人家求他帮忙他是半点犹豫都没有立马答应。祝红说蛇要冬眠这个理由已经相当离谱了,林静更好,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套说词都搬了出来,合着郭长城这个最适合做镇魂灯芯的人才是积了几辈子的助人为乐啊!

楚恕之看不过眼,就跟郭长城两人忙前忙后终于在年三十之前搞了个妥妥当当。晚上回去的时候,郭长城从裤兜里掏出把钥匙交到楚恕之手里。

“房子是我租的,备存的钥匙给了一把给姑父,倒是忘记给你打一把了。楚哥,你老是随我跟进跟出的,怎么就没觉着不方便。”

楚恕之自然没觉得不方便,反正郭长城的方便就是他的方便,可当郭长城亲手把钥匙递到他掌心里,楚恕之的心情是很难表述的。这就跟没家的人从此有了归宿一样,他是郭长城的,郭长城是他的。

郭长城当然不知道一把钥匙也能让楚恕之感动地差点落了泪,他哼着歌想着明天要和沈教授赵云澜他们第一次在特调处过大年。手刚要摸上电灯开关就被楚恕之拽住,他整个人被楚恕之扑倒在地。楚恕之趴在他身上,悉悉索索地扯他的裤子。

静谧的房间里他听着楚恕之低沉的喘息声,急不可待地和他啄着嘴儿。明明四周黑漆漆的,楚恕之看他的眼神却贼亮。郭长城张开双臂搂住了楚恕之的后背,默许了对方的进入。

郭长城的反应很直接,因此显得十分孟浪。他觉得舒服就说舒服,想快点就嚷着要快点,双腿蹭着楚恕之,眼波流转像极了烟雨青湖,搞得楚恕之把持不住一注注灌了热烫。


 

过了个年,特调处的人都发现楚恕之有点不太对劲,每天拿着把钥匙坐在位置上傻笑。赵云澜叫了他三回,没一次是主动应声的。

大庆就偷偷把郭长城拉到档案室,和颜悦色地哄着他,希望能从郭长城嘴里套出些话来。这不问不知道,一问还真……刺激……

大庆这张嘴,哪有不漏风的道理,不到一个小时,祝红也知道了。

她哎呦了一声,“小郭那小胳膊小细腿小身板的,哪经得住老楚这种糙汉子折腾啊……难怪我今天看小郭黑眼圈和眼袋都泛出来了。”

这消息最后传到了赵云澜的耳朵里,马上感同身受地把小郭叫进办公室,一番的嘘寒问暖,末了还来了个革命同志的深情相拥。然后……然后就被闯进来的楚恕之一个冷眼缩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楚恕之没怎么说话,晚饭也就煮了个西红柿鸡蛋面。

郭长城见他呆呆地像在想事情,就问,“楚哥,你怎么了?”

楚恕之问,“赵云澜今天干嘛抱你?”

郭长城一脸莫名地说,“我也不知道,他只跟我说小郭啊,我知道你的难处,你也不容易啊!”

楚恕之心里酸得很,即使郭长城已经向他解释了,那股子酸味还是越冒越多,味儿也越来越重。

他一把揽了郭长城,折腾去了。

次日,林静找郭长城改良电击棒,再次日,大庆请郭长城吃小鱼干,再再次日,祝红拉着郭长城出去买烤红薯,再再再,汪徵和郭长城说了几句悄悄话。之后的每个人都遭到了楚恕之拉长着脸的严厉警告。

林静咔嚓咬了口仙贝,“我看老楚不是什么傀儡师,他是个醋精吧!”

大庆叹口气,“何止是醋精,他现在天天都泛着醋味呢……”

祝红紧跟着道,“他那么喜欢吃醋,我看哪天送他一箱子醋好了!”

郭长城突然插嘴,“楚哥原来喜欢吃醋吗?”

三个人腾地站了起来,和郭长城保持一段安全距离后,祝红抢先说,“你家老楚根本不喜欢甜的东西,爱吃醋才是他的本性。”

大庆和林静跟着频频点头。

郭长城没有接话,掏出手机自己捣鼓起来。


 

周末休息日,楚恕之正在做午饭,门铃响了几声,郭长城去开门,不一会搬了两箱镇江陈醋进来。

楚恕之探头看了看,问,“怎么买了那么多醋啊?”

“大庆他们说你特别喜欢吃醋,所以我就……”

郭长城还不太好意思起来,这还是他头一回买东西送人。

楚恕之解了围裙,过来瞅了瞅两箱醋,又瞅了瞅一脸期待的郭长城。

他一边慢慢走近郭长城,一边去解自己的衬衫扣子。

“对,我喜欢,我可爱吃醋了。”

郭长城退到了墙角,“楚……楚哥,最近你说的饭前运动有点……有点太频繁了点……”

他自己也搞不明白,好像是从赵云澜抱了抱他以后,但凡当天有人找他单独聊天办事,楚恕之晚上就会拉着他嘿咻嘿咻。

楚恕之捏着他的下巴,眯着眼说,“等这两箱醋喝完了,我就放过你。”

“啊??”

郭长城又被拖着酱酱酿酿去了。

楚恕之,真天下第一醋王也!


评论(22)
热度(276)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