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830出道贺文】弟弟是睡在他上铺的小孩

#短,完结

#祝洋哥弟弟830出道快乐!(*^▽^*)

希望拙劣的词句能够描绘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一)

还没搬家之前,弟弟是睡在他上铺的小孩。

刚开始没大没小的,三天两头你你你,我我我地也不叫哥。小孩子贪玩,成天就在洋哥不生气了,生气了的边缘小心翼翼地试探。

弟弟太皮不听话,洋哥就故意虎了张脸,扯了嗓门喊弟弟的大名。弟弟立刻老老实实地立定,动也不动地盯着洋哥。

弟弟的眸色是浅褐色的,看起来很是稀奇,就跟带了色泽的玛瑙又亮又透彻。

洋哥起先以为弟弟带了美瞳,抠着额骨想看个分明,痛得弟弟在那里嗷嗷直叫唤。之后有一段时间内,只要洋哥一冲他伸出手,弟弟马上下意识地逃之夭夭。

“知道错了吗?”

“嗯。”弟弟点点头。

态度倒是挺端正的,又问,“知道错哪儿吗?”

弟弟眨巴着眼睛,挺无辜地回,“不知道……”

刚进公司的弟弟没打耳洞,顶着一头呼哇呼哇软软的黑色短发,简洁的服饰和装扮让十五岁的他看起来特别小,轻轻叫洋哥的时候完全是世界第一乖小孩的模样。

至于弟弟后来为什么越来越捣蛋,洋哥承认有一半自己的责任。

因此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带着一副家长的口吻说,“孩子大了,见过世面了,不好唬了。”

俨然已经忘了不久前指着自己的脸颊对弟弟说“来,啾一个”,弟弟特别听话地踮了下脚尖啾啾。

对于洋哥的要求,弟弟基本不会拒绝的。

 

(二)

弟弟家里没养过猫,所以一看到棉裤他就觉得新鲜,非要逮住抱在怀里不可。那猫初时怕生,并不肯跟他亲近,弟弟就经常拿小鱼干喂。

棉裤见着小鱼干就喵喵亲热得很,任凭弟弟摸他搂他都不介意,没有小鱼干就直接把自己蜷缩起来,眯眼打起了瞌睡。弟弟想摸一下它的猫屁股,都被它喵呜一声严厉拒绝。

“这都什么被宠坏的臭脾气。”弟弟蹲在一边无可奈何地说。

洋哥打趣道,“你以后天天喂它小鱼干,把它喂得白白胖胖呼哧呼哧跑不动了,就随便你为所欲为了。”

弟弟居然还当了真,每天空闲下来就见他挽了袖子蹲在棉裤跟前,手里晃悠着小鱼干引得棉裤发嗲似得叫唤。

洋哥瞧着那露出来的半截胳膊,白白嫩嫩没一点赘肉,堪比得上白瓷美玉。看得洋哥心里荡漾来荡漾去,方觉得什么瓷娃娃,粉雕玉琢这种形容词套在弟弟身上一点也不为过。

后来……后来弟弟就没给棉裤经常塞小鱼干了,老岳说多吃鱼干猫咪容易引起肠胃不适。

他觉得洋哥老捉弄他,气鼓鼓地。

 

(三)

棉裤是只傲娇的猫。

你天天给它小鱼干,天天按摩它的猫脖子,隔几天你叫它的名字,它依旧不理不睬只顾睡回笼觉。可你不给它小鱼干不和它亲热了,它会时不时溜达到你身边甩甩猫尾巴以示交好。

弟弟抚着猫下巴,忽然灵机一动,他决定一段时间内不理睬洋哥了。

头几天洋哥好像没觉出什么异样,又过了两天才发现有点不对劲了,虽然觉得不对劲洋哥也没任何表示。搞得弟弟就很懵逼。

他不是老幺吗?换做老岳和凡哥,早就过来逗逗他,哄哄他了,可洋哥不,洋哥偏要他着急。

弟弟就这样跟洋哥僵持了八九天,直到他们飞韩国那晚,还处在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的状态。

下飞机的那刻,弟弟还在想洋哥真的太能忍了。

为了顺势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弟弟跟上去主动扯了洋哥的衣袖子。他也不言语,就跟个迷路的孩子拽着洋哥乖乖走在后面。

洋哥摸上他的后脖子把弟弟拖曳到自己身边,嘟囔了句:傻鹅子。

弟弟伸长脖子眼巴巴看着他的时候真像只鹅,还是只白天鹅。

洋哥这招故情欲纵真的是伤敌一千自损一百,这几天可把他给憋坏了。

此刻只想捧了弟弟的小脸,么么么地亲上几口。

 

(四)

洋哥怕螃蟹却爱吃螃蟹,这是人人皆知的事儿。因为这还被凡子吐槽过,说一个男人怕什么软壳爬行动物,但洋哥从心理上抗拒。甭管它是活的还是死的,即使煮熟了端上来,也渗得洋哥浑身要起一层鸡皮疙瘩。

客厅里堆放的礼物中,偏有人不怕死地送了一套螃蟹玩偶。弟弟老早就看上了那坨玩意,想着哪天洋哥呛他了,他就穿上吓唬吓唬洋哥。

这就好比在太岁爷头上松松土,捋一捋沉睡狮子的胡须,遭到反扑的系数极大。但弟弟本着大不了雷声大雨点小地让屁股遭回罪,也要和洋哥玩来而不往非礼也的游戏。

在弟弟看来,折腾人也是种喜爱的表现。我喜欢你,所以我想跟你玩闹,我若不喜欢你,多看一眼多说一句都会厌烦。

弟弟当然不知道,自己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在洋哥看来是可爱的,可爱到想捏捏脸,抱起来转圈圈,干点不可告人的事儿。

洋哥对弟弟总会生出些坏心眼。

 

(五)

洋哥枕着胳膊侧卧在沙发上打盹。

弟弟不是头一次见洋哥睡觉的样子,从前他们上下铺的时候,他就偷偷探出脑袋窥视过洋哥。

洋哥好看,不管睡着还是醒着都一样好看。

洋哥是个万人迷,无论男女都喜欢他。弟弟曾经亲耳听到有个男粉高声叫着洋哥的名字,偏洋哥还对着他笑了。

弟弟很吃味,跟着凡子学耍帅好像也是那个时候开始的。经过一个礼拜的仔细揣摩,弟弟自认为掌握了精髓,便有意无意地在洋哥面前演练学习成果。

洋哥楞了二分之一秒后,一巴掌招呼了上去。

“小屁孩!”

弟弟揉着被搓乱的头发,很不甘心地瞪着洋哥。他都学得十成像了,怎么对洋哥一点都构不成吸引力。

在洋哥的印象里,弟弟是颗软糖,光看着就心里泛了甜蜜。可现在弟弟每天都致力于成为跳跳糖,弄得洋哥酥酥麻麻,可把他难为坏了,谁受得了弟弟成天使了浑身解数的撩拨啊!

 

(六)

洋哥似乎还没醒,弟弟套着螃蟹玩偶蹑手蹑脚地靠近他,拿戴着螃蟹钳子的手轻轻碰了碰洋哥。

洋哥没有动弹,他又戳戳洋哥的手指。

在韩国,他看到凡子偷偷牵了老岳的手,笑得跟中了千万奖金似得。

牵手肯定是件让人觉得很高兴很开心特别雀跃的事,于是他也去拉了老岳和凡子的手。

开心是开心,高兴也很高兴,但好像没有中了奖金的兴奋感。

然后他捏住了洋哥的手指,这仿佛是小孩子独有的牵法,带着依恋的童趣。洋哥觉得欢喜,反手将弟弟裹在了自己掌心里。

弟弟抬眼去看他,洋哥本来挺龟毛一人,弯了眉眼冲他笑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觉得洋哥看上去很甜,就像自己吃了糖一样的甜。

弟弟不敢再去牵洋哥的手指了,他怕自己会得蛀牙。

 

(七)

两年前他们的住宿条件还没现在那么好,两个人一个小房间,还是上下铺。

弟弟和洋哥被分了一屋,让弟弟先挑位置。他也不懂得客套,更不言语,直接呲溜一下爬了上铺。洋哥很自然地就先替他收拾起被单来。

弟弟刚来北京的第一天也是洋哥带着,就像带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问他什么,他都小声回答,你冲他笑,他也腼腆地笑。

洋哥带他去吃晚饭,他就一蹦一跳地走在前面,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等着他。北京那时刚刚立秋,天气还很闷热,弟弟索性就将连帽衫半耷拉着,洋哥见了心里暗暗想:是个小窄肩。

那顿饭吃了洋哥最爱的西红柿炒鸡蛋,他说北京最好吃的压根不是炒肝和卤煮,而是西红柿炒鸡蛋,弟弟还点头嗯了嗯。

第二天洋哥还在宿舍躺着就接到了弟弟的来电,咋咋呼呼地说自己饿了。

弟弟这人还挺逗的,隔上一天就不跟你生分了。

洋哥那时只觉得弟弟有趣,未到特别可爱的地步。他以为那个年纪的男生多多少少都稚气可爱些,后来才渐渐明白,弟弟那哪是可爱一些,那是可爱到想天天把他搁自己身边。

跟他玩笑,听他啰嗦,到后面甚至什么都不干,真的,只想亲亲他。

 

(八)

这是弟弟来北京的第一个年头,第三天的夜晚。行李还没来得及打开整理,暂且放在了一旁。

来北京第一天带着他的人,他第一次喊了对方洋哥。

洋哥就睡下铺,弟弟则成了睡在他上铺的小孩。

房间虽然狭小,但透过窗子能看到外面亮堂堂的月亮。弟弟故意不拉窗帘,一边侧身瞧着窗外一边跟洋哥聊天。

“洋哥,过中秋节我们这儿给发月饼吗,我想吃鲜肉味的。”

“洋哥,今天给我洗头的姐姐好温柔,让我想起妈妈。”

“洋哥……”

说着说着声音渐小,弟弟最终入了梦乡。洋哥却没有睡意,他想着隔了层床板弟弟正躺在上头。

弟弟乐呵呵地叫他洋哥,还问他要帽子戴,对帽子的款式还挑三拣四的。洋哥不禁发笑,也不知是笑那句天真烂漫的洋哥,还是对方自来熟地向他讨要帽子。

或许连洋哥自己也没有料到,此后的某天,连他的衣柜都开始无条件地向弟弟敞开。

忽然,弟弟的一只手顺着床沿滑了下来。

他还未曾好好看过弟弟的手,即便借着皎洁月光,那掌心的纹路也辨不真切。他只依稀记得弟弟拿筷子的指头,指甲盖修剪得整齐干净,小巧地跟他的人似得。

弟弟是个好小孩,一个很好很好的好小孩。

洋哥抬起胳膊牵住了弟弟的手,第一次感受到不为外人所知的温暖厚度。

 

(九)

他们没多久就搬出了拥挤的小房间,搬进了两室一厅,又过一年有了更大的房子,各自都有了独立的卧室,再也不用两个人挤在一处睡觉。

但那一晚的记忆时常会浮现在洋哥的脑海里,连垂下来的手腕都像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月白色。

今时今日他再次牵住了弟弟的手,听到不断涌向后台的欢呼声,承载着无数人的期待也对自己充满希冀。

弟弟,永远就做弟弟好了。被他逗弄,被他呵护,是此间的少年清姿,一尘不染。

 

(十)

在洋哥心里,弟弟永远是那个睡在他上铺的小孩。


评论(9)
热度(340)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