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尘】棒棒糖

#短,完结

杨好那根棒棒糖在兜里揣了好几天了,一直没舍得拿出来吃。

那是某天他和肖尘经过小卖部,他缠着肖尘买给他的。

他知道肖尘看起来冷淡实则心软,只要自己死皮赖脸一些,肖尘终会无可奈何。

他他故作可怜状,说,“你是好人,好人是不会让一个小孩子孤身犯险的对不对?”

肖尘拿很复杂的眼神看他,这眼神里暗藏些差异,有不忍还有点暧昧。

杨好知道肖尘一直拿他当小屁孩,不管他说什么权当是玩笑。所以在肖尘面前,他就真把自己当小孩。觉得唯有,他才能毫无顾忌地跟在肖尘身边。

小孩子说的话无心无意又残忍,有时候伤人伤得毫无知觉。肖尘知道,他明明知道还放任杨好。

从答应杨好做自己小弟的那天起,他便有...

【杨尘】片恋

#短,完结

杨好是苏万介绍给肖尘的,他头一次向苏万要人,只说要个耐打的,苏万答非所问地回,“这事有意思吗?有意思的话,现下就有一个。”

两个人去了条老旧的胡同,胡同里正在干架。苏万见怪不怪地扬了扬头,“喏,中间那个打得最狠的。”

大约十六七岁的模样,虽然出手没什么章法但是干脆利落,不见犹豫。一拳挥下去,旁人的半张脸立刻变得红肿。血污溅到他手指上,被他嫌弃地皱了皱眉。

那打趴下的人没了气力,抱着他的小腿一个劲地求饶,“好哥,别打了……别打了……”

别人越是叫他别打,他越是喜欢唱反调,一脚又揣在人肚皮上,贴着后背的垃圾桶,发出哐嘡的刺耳声。

他脸虽生得白净,眉宇间透着股玩世不恭的痞气,...

【杨尘】定数

#短,完结

杨好的身手出色,关于这点,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会否认。用苏万的话说,那是老天爷赏饭吃。杨好天生就不是读书的料,要过脑子的复杂问题他从来不屑。辍学后开始四处打点零工,过着只知今日不知明日的日子。

可他爱打架,也会打架,久而久之成了那一片小混混的头。他们都恭敬地称呼他一声好哥。少年人便是这样,没几下就变得飘飘然,觉得自个儿的命从此只捏在自个儿的手掌心里,不免狂傲了些。 

那天晚上飘着细雨,杨好没有打伞,贪图路近就抄了条小胡同。一盏路灯年久失修,忽明忽暗地闪烁着。在他快要踏出胡同的当口,被人一把拽了回来。冷不防一拳打在他面部,嘴角刹那迸出鲜血。

在杨好的字典里,只有赢,没...

【堂仙】《剑与味》番外 其之五

#短,完结

金陵城鲜鱼口天下第一贵酒楼

白贾点了份金玉满堂,不出一炷香的时间,菜上来了。他翘着二郎腿,夹了一筷子塞进嘴里。恩,果真名不虚传,担得起这天下第一贵的牌匾。他搁下银子和字条,匆匆离去。

內厨,一个看起来约莫三十不到的青年,体型偏瘦,头被布巾包着,手拿大勺站在炉灶前煎鱼。伙计将只尝了一口的金玉满堂端了回来。

青年皱眉,“都是他出的馊主意,这菜,又给剩下了。”他口气虽然不悦,眼神却极致温柔。那话,是说给伙计听的。眼神,却是给靠在墙角嗑瓜子的人看的。

嗑瓜子的嘴巴停了下来。那靠在墙角的年轻人撒气似得把瓜子壳撒了一地。他的脸生得白净,个子高挑,秀气斯文得很。倘若不是他身上一袭白色劲...

【堂仙】《剑与味》番外 其之四

#短,完结

大师傅离开的第二年,小师弟忽然上山,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难得露出张苦瓜脸。

他原先一向和许小乙不对盘,可这次一上来就扯了许小乙,可怜兮兮地喊,“二师兄……”

许小乙倒一脸淡定地问,“何事?”在小师弟面前,他自然要这般端着。从前有大师傅管束着小师弟,如今他老人家仙逝了,这山上也就是他的天下了,那小师弟的事也就成了自己的事了。

不是有句俗话叫长兄如父嘛!

小师弟毕恭毕敬地说,“我吃了闷亏。”话音刚落,肚子骨碌碌地叫起来,这才觉得饿了,他连着赶了好几天的路,既没吃饱又没睡好,现在可惦念着张敬堂的手艺,眼神慢悠悠地飘过去。

张敬堂道了句,“我去做饭。”

大火快炒了几个小菜...

【堂仙】《剑与味》番外 其之三

#短,完结

路知佳再看到许小乙的时候,对方穿着身素色长褂子,正靠在墙角嗑瓜子。路知佳觉得有点失望,在他的记忆里,许小乙就该是五年前的模样,一身白色劲装,束着额发,看起来精神又干练,从四平街走回鲜鱼口引来无数目光。

他该是个大侠,就该站在太阳底下,享受一派风光。可许小乙没有,他安于在天下第一贵酒楼,做个默默无名的英雄,解决所有人的问题,就连芝麻绿豆的小事都可以掺和上一脚。不问缘由,只看对错,甚至抛弃一些世俗的原则。

可他依然是这世间最快的剑,他使出剑招的刹那,漂亮地让路知佳心跳加速。这就好比看见一个美女,虽好看得很却也危险地很,可你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去爱上她。

路知佳叹口气,“只在江湖的边...

【堂仙】《剑与味》番外 其之二

#短,完结

许小乙最近碰到个棘手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他又不大好意思去问大师父,怕被指着鼻子耻笑,于是厚着脸皮去找账房先生。

账房先生在房间里算账,见是许小乙来访,忙请了进屋。两人寒暄了几句,许小乙就吞吞吐吐地向账房先生请教。账房先生听完后表情变得十分微妙,看着许小乙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账房先生今年顶多三十来岁,年少时就只热衷于拨打算盘整理账目,哪里懂什么风花雪月情情爱爱。他家里那位夫人也是自小定的娃娃亲,到了十七八岁红喜帕一盖就过了门,此前他连对方的脸长得如何,是扁是圆都不清楚。

但他身为这山上最博学多闻,最会算账对账的的先生,对着许小乙求知的眼神,只得违心地用啊,哦,嗯来糊弄过去...

【堂仙】《剑与味》番外 其之一

#短,完结

他第一次受伤,第一次流血,他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痛的。许小乙皱着眉,磨磨蹭蹭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对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问,“怎么样?服不服?”

许小乙颇为不屑地朝地上呸了一口,随手用衣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对方看他一脸我怕你啊,你再打我啊,我倔着呢的表情,又向他伸出了手。

许小乙暗道不妙,扑通一声跪下喊,“师父饶命啊,徒儿再也不敢了!”

大师傅瞧他那瞬间没出息的样,丢下一句,“以后不准吃肉了!”便拂袖而去。

又不给吃肉啊!许小乙撅嘴,委屈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从前大师傅骗他,说要练成绝世高手必须戒荤腥,结果张敬堂偷偷做吃的给他,他还不是照样把第三层的内功...

【堂仙】剑与味(拾)

#完结

(壹)(贰)(叁)(肆)(伍)(陆)(柒)(捌)

(九)

小提示:之后会有5篇番外,交代一下后续。


过了立冬,张敬堂掰着手指头算日子,许小乙也该回来了。这几日越发地冷,想着是不是该包点羊肉饺子,搞点羊杂汤给许小乙吃了暖暖身子。

睡到这日的后半夜,大厨子忽然来敲他的房门,急呼出事了!他批了件外衣匆匆跟着大厨子去了前院。

这个时辰,前院一片灯火通明。大师傅,大师兄,账房先生,就连小师弟都在。大师傅见了他,一把拉他过去说,“许小乙这个瓜娃子现下谁的话都不肯听。你去劝劝他吧!”张敬堂未来得及问清缘由,就被大师傅推上了二楼。

许小乙卧房的门窗不知被什么人砸得稀巴烂,屋内只一盏微...

【堂仙】剑与味(玖)

#连载中

(壹)(贰)(叁)(肆)(伍)(陆)(柒)(捌)

大师傅觉得许小乙是时候可以可以去山下多多历练历练了,于是把他叫到跟前说“我给你大师兄写了信,你下山跟着他做一阵子镖师吧!”

许小乙张大嘴巴啊了一声。

大师傅板着脸问“怎么,不愿意?”

许小乙急忙挥手,“不不不,师傅安排得那都是极好的!”话刚说完,违心地咬了下唇,“哎,张敬堂的叫花鸡,鱼头汤啊……”要好一阵子吃不到了,苦啊!太苦了!他从前对于去山下是很雀跃,可现下若没了张敬堂的吃食,抱抱,亲亲,度日如年啊!

许小乙无精打采地去了后厨,才一只脚跨了进去,就见小师弟缠着张敬堂要吃糖酥。许小乙更怨念了,以后是要便宜小师弟了吗?这怎...

1/4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