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离】小白蛇报恩记又一则

#短,完结

【扮猪吃老虎执明王*傻白甜慕容小白蛇】

从前有一条小白蛇,已经修炼了将近五百多年。某天在林子里晃荡,正碰着天权皇子狩猎。那天权皇子名曰执明,十三四的年纪,穿着上等的玄衣,发冠上扣着血色宝石,通身的气派非凡。小白蛇曾听说皇帝都是真龙天子的化身,那皇子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于是就好奇地溜过去看。

哪知道,被狩猎用的老鹰都盯上了,一下子把他叼了起来。他急地哇哇直叫,舌信子一个劲儿地吐着,“救命啊!别抓我!把我放了吧!”

人听不懂蛇语,自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执明瞧着那捕获回来的小蛇,手下的副将提议道,“做蛇羹吧。”小白蛇听了急地大哭起来。

执明上前摸了摸他的头,“这小白蛇看起来怪可怜的,本皇子才不喜欢吃什么蛇羹呢!”说完,就将他放回地上,“去吧!”

小白蛇蜿蜒着朝前爬走了。待回到洞中,惊魂未定。狐狸莫澜跳着进来,看他的样子就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瞧你脸一阵红一阵白的。”

小白蛇就将此事告知了莫澜,莫澜一听,哎呀了一声,“你既然被那个皇子给放了,这下子可得报恩了。”

小白蛇一听,傻了,“什么?报恩?”

莫澜点点头,“我们狐狸一族碰到这种事,都要以身相许还了对方恩情的。你们蛇族难道不该如此吗?”

小白蛇和莫澜一块在这洞中修炼,莫澜如今已修得人形,小白蛇却还没有。他有点不服气地说,“等我修成人形,我……我就报恩去!”

大约又过了好几年,小白蛇褪了好几次蛇皮,终于变化成了一个白白嫩嫩的少年郎。他给自己取名慕容离,欢欢喜喜地开始琢磨起报恩的事情来。

山下的天权皇宫,执明正端坐在案台前批阅奏折。内侍进来已劝他歇息过几次了,他并未理睬。烛台的火苗忽明忽暗地摇曳着,执明刚想唤人添些灯油,不知怎地,眼皮一重,趴到了案桌上。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面有一个白衣少年,笑着去拉扯他的衣摆。那少年长得眉清目秀,煞是动人。他刚想问对方的名字,那少年却冷不防地抱住他,笑得如沐春风地说,“王上,我……”他一下子就醒了,摇摇头,觉得自己怎么如此荒唐,竟做起那样的梦来。

瑶光浮玉山洞中,莫澜敲着慕容离的头,“你是不是傻?你怎么进到那天权王的梦里就想成其好事啊?”慕容离有点委屈地说,“那天权王可是真龙天子,他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贵气非凡,如今他做了皇帝,我这种小蛇精怎么可能亲自到他跟前?恐怕十丈之外我就要瑟瑟发抖了。”

莫澜摸了摸下巴,“你说得倒也是。”

他就走过来走过去走过来又走过去,忽然一拍大腿,“有了!我听说有种仙草能去妖气,而且也能保那天权王精气不会外泄。我现在就去与你寻来。”

小白蛇还想说些什么,莫澜已经化形走了。

“怎么我的事,他如此殷勤?”

小白蛇不知,莫澜已经是修炼千年的老狐狸了,这一千年当真是无聊啊……如今好不容易一起修炼的妖友碰到了这种可能成为千古佳谈的美事,他自然格外卖力。

慕容离吃了仙草后,和莫澜一同下了山。莫澜使了些手段,变成了天权王身边宫中第一红人莫县主,时不时地逗那天权王开心。那天权王自从接了王位后就励精图治,哪有一天是享过清福的。听说此前天权内乱,他失了自己最信赖的太傅,心中一直苦闷。

莫澜寻思那天权王想必这天下的美色也看过不少了,他就对小白蛇说,“你要装地冷清些,孤高些,要……要像个神仙似的,他才会动心。”

慕容离哦了一声,就天天吹箫,也不过多言语。自打他住到莫澜的府邸后,莫澜就开始漫天散播谣言。说他是天下第一好的乐师啊,容貌如何地清丽呀云云。然而,天权王没来,倒是把王爷和其他幕僚给引过来了。

那王爷看着也不像什么好人,登徒浪子的模样。慕容黎刚吹了一曲,就逼着他喝酒。慕容黎假意喝酒,倒让众人跟着斗起酒来,莫澜还在一边帮腔。当众人都东倒西歪之际,那天权王却来了。

慕容离有点慌,他此前见过执明一面,此刻真要相见胸中像在打鼓一般。莫澜劝他莫乱了阵脚,自己先拜见了执明。

执明定睛一看,在莫澜身后的,好像是之前在梦中出现的少年。不由得又多看了一眼,分明是那少年没错。然天色已晚,他只好先让王爷等人回去,第二日打算再好好细问。

就这样,慕容离终于进了皇宫。他听从了莫澜教他的方法,凡是天权王说是他都说不是,凡是天权王要送他什么,他都说不要。天天冷着脸,偶尔笑一下,保持适当的距离,隔三差五还要吹个箫什么的。

执明刚开始对他有些好奇,后来见他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又无丝毫谄媚之意,便有些动了心思,想讨他开心。就问莫澜,莫澜见事情总算有了点眉目就说送些什么好东西之类的。执明就将上好的血玉磨了个发簪送他。

慕容离接了那发簪,“王上送我的,总是好的。”

这一来两去的,慕容离觉得时机该差不多了吧。可是这天权王虽然极宠爱他,可就是没对他怎么动手动脚过。

他便有些急了,问莫澜,“那天权王不会不喜欢我吧?怎么都到这份上了,他也就搂过我的肩,拉过我的手,其他什么都没做呀?”

莫澜在一旁想了想,“大概你装仙人装得太好了,他真把你当谪仙一样的人,所以不敢动手了。”

慕容离瘫坐下来,“那怎么办?我一日不以身相许,岂不是一日都要在这里?”

莫澜劝道,“既然他不主动,那你便主动好了。”

慕容黎只得依着莫澜的法子,对着执明多笑笑,有意无意地替他批个披风,再不然就亲自送个羹汤。

执明见他这样,就说,“这种小事何须阿离替我烦心。难道本王寝殿里的内侍都死了吗?阿离你莫要操劳。”

这……这个傻子,简直快把慕容给气死了!连自己对他的好意都看不出来吗?白痴!

这一计不成,慕容有点吃瘪,只得问莫澜,“这执明,会不会太正人君子了?你不是狐族吗?狐族应该最擅魅惑人心之术吧?”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蹦跶到莫澜面前说,“你快教教我勾引之术吧!”

莫澜咳嗽了一声,心里暗想,什么勾引之术啊,我们狐狸哪里真会什么勾引之术,还不是那些个怪谈小说里胡诌的。想我那么清纯的狐狸,哪里哪里……

他想不下去了,只得道,“你给我几日,我把狐族的精髓都讲与你听。”回府后,他偷偷去买了些艳色无边的志异来看,挑了最精炼的几段说与了慕容离。慕容听完后,脸上就跟开了牡丹花似的。

执明洗澡,慕容跟着去泡,还说要给执明擦背。执明,惊!执明喝酒,慕容跟着要喝,喝完后倒在执明怀里,执明,惊!执明在寝宫睡觉,慕容摸上了执明的床,直挺挺地躺在了执明身边,执明,惊!

执明觉得阿离好像病了,不仅喜欢喝酒还患上了梦游症。就请了太医来,说梦游症能不能治好。太医就开了几贴药方子,慕容可怜兮兮地,没病也得把那些苦到皱眉的汤药给喝了。

莫澜想着,之前的装清高冷淡是不是太成功了,以至于这种色诱反倒不成了!两只妖怪顿时苦恼了起来。

又一日,执明拿了些酒要与慕容一起喝。慕容就规规矩矩地坐下来。金器打造的酒壶和酒杯啊!

慕容想着这天权王当真是有钱。执明倒了一杯递与慕容,慕容一尝,怎么以前好像没喝过,味道还挺不错的。执明见他笑的很甜,想那酒大概和他胃口,就又倒了些给他。

慕容又喝完一杯,忽然感觉浑身燥热。急忙问,“王上,这是什么酒?”

执明说,“我也不知,只听说里面加了雄黄。”

酒杯一下子掉落在地,慕容扶着额头,整个人眩晕在执明怀里。执明不知他出了什么事,只能一把抱起来大喊,“来人啊!快来人啊!”

执明将慕容抱到了寝宫的床榻上,一挥手说去请太医。慕容迷迷糊糊间拉了他的手,“王上,我休息……休息一下就好了。”

执明见他脸颊一片绯红,好看的紧。心下难免一荡,缓了口气说,“那你好生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谁知慕容硬拉着他不肯松手,“王上就在此陪陪我嘛。”他语含撒娇,听起来很是悦耳动人。执明就喝退了一众内侍,在他床边坐下。

慕容喘着气,双眼有些涣散,手倒是不规矩了起来。竟急急地去解执明的腰带,执明一头雾水,直褪到里衣也滑了下去,才有些惊慌失措。慕容骨感的一双手紧贴着执明的侧腹,执明禁不住抖了一下。慕容从喉头发出轻笑,双手在执明的身上游移,仿佛在描绘着对方身体的轮廓。

执明到底年轻,自是经受不住这般的撩法,急吼吼地去扯慕容的衣服,提了腰就动作起来。慕容起初还因为雄黄酒的劲道闷哼哼。哪知执明这般地横冲直撞,当下只有断断续续地哭,哭了一忽儿就呻吟起来。

执明抓着慕容的手腕,用力抱起慕容,支撑着他的背部,让他迅速地跨坐在自己身上,慕容只能死死地抓着执明。大概是雄黄酒催情得厉害,慕容的肌肤开始淡淡地泛出银白色的鳞片,他感觉自己的脚快要化成蛇尾了,急忙喊,“不!不行!”

执明瞧见了慕容的变化,到底还是没有停下来,他初尝情动的滋味,对慕容又早就倾心。即便此刻知道对方是个精怪,又哪里能遏制住身体的躁动,沉醉地摇晃着慕容,直到一股温暖的感觉在腹部缓缓扩散开来。

第二日醒来,慕容从床上爬起来,感受到腰际闷闷地疼痛,忽然想起了昨日的种种,立刻捂住脸。

完了完了,昨天因为喝了雄黄酒自己完全丑态百出,不仅主动缠上了执明,还……还现出了真身。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

他一脚跨了出来,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鼻头直接嗑了上去,痛得他鼻血都流了出来。执明一下子从身后抱住了他,“哎呀,你怎么如此粗心大意的。”然后拿了自己的里衣,便用袖口去擦他的鼻子。

慕容感到万分吃惊,结结巴巴地说,“王上,昨夜……”执明擦完后,搂住他的腰,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只记得我小时候放过一条小白蛇。它当时看起来又小又可怜,人家不过当它是条畜生,我却起了稀罕之心。”

慕容离懵懵懂懂地说,“原来……原来你知道我是小白蛇呀,那,我恩也报完了,我……我该走了……”说到走,他自己都觉得虚了。

执明却死扣住他的腰,“你吃了本王的东西,就该知道吃别人的手短。还说要走的话,信不信本王天天办了你。”

天天办啊?慕容黎砸吧了一下嘴,执明见他这样,就去刮他鼻头,“你这小色鬼!”

慕容离红了耳廓,“我……我才不是……”

执明不与他争辩,凑上前去亲他,直亲得他再不敢多言。

后来,听说莫澜出了个馊主意。让慕容将自己的内丹给了执明。修炼就从一只妖,变成了一只妖,一个人一同修炼。再后来,莫澜又寻来了什么采补之术,搞得夜夜笙歌的。慕容苦着张脸,执明倒是开心得很。

再再再后来,莫澜这只千年狐狸飞升了。反正,就乖乖地在天上等着他的两位好友吧。


评论(9)
热度(97)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