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白/白空】大诗人和小和尚不得不提的一些事儿

#短,完结

1)

白乐天:空海,你是四大皆空的局外人,何故来蹚这浑水。

空海:你可知人皆有劣根性,而我的劣根性就是好奇。我一旦好奇便会沉迷,轻易不会放弃。

白乐天:你好奇的是皇帝和贵妃的爱情还是贵妃陨落的秘密?亦或是幻术?

空海:我好奇的是你,白大人。

 

2)

白乐天:你若抓住了那只猫该如何惩戒他?

空海:自然是先耐心规劝,他若顿悟,当然最好。他若执意不肯收手,打他几下小屁股,收在身边好好拘束。

白乐天:就这样?

空海:就这样。出家人以普度众生为首任,杀伐决断并非我等可以为之。

白乐天:小和尚,你这等慈悲,那可否度我?空海:白大人生而一双慧眼,拥有一颗慧心,又何须我来度。

白乐天:小和尚,你心悦我便是对我的慈悲,便是度我。

 

3)

白乐天:空海,我要和你打个赌。

空海:赌什么?

白乐天:赌你心里眼里只会有那么一个人,赌你明天睁开眼睛后会爱上什么人。

空海:这不公平,我是出家人,心里眼里只有我的佛祖,睁眼闭眼爱的都是我的佛。

白乐天:我佛慈悲,不还普渡众生,爱这世间所有的一切。所以,你也可以爱上什么人。

空海:你分明在逞口舌之辩。

白乐天:你若赢了,我便给你看我写的长恨歌!再不然,我陪你天天去胡玉楼喝酒看舞。你允是不允?唔-??空海!你干嘛亲我?!

空海:白大人,你现在眼里心里可只有我一人白乐天:废话!我眼前就你一个,你方才做的事我现下可都记着呢!

空海:哦,那你有没有爱上我?

 

4)

空海:白大人,你总是对我动手动脚干嘛?

白乐天:空海,你这可就冤枉我了。我不就搂了你的肩,摸了把你的腰嘛,我大唐素来豪放不羁,对待远道而来的客人,惯以身体接触表示友好。对了,你不也扶过玉莲的胳膊了吗?空海:我与玉莲姑娘共舞与你对我做的那是两回事。

白乐天:我倒觉得并无分别(酸唧唧)

空海:哦~~

白乐天:唉!空海,你摸我屁股干什么?!

空海:入乡随俗。我也应该表示一下对白大人的友好。

白乐天:摸就摸,你捏我臀瓣干吗?

空海:白大人,你人长得一般,屁股倒是生得很好。

白乐天:你这不要脸的小和尚,吃我豆腐干耍流氓!

 

5)

大诗人背对着小和尚滔滔不绝地越说越兴奋,耍了一阵嘴皮子后,回头冲小和尚微微一笑,小和尚客气地点了下头,以示我正听着呢!

小和尚跟着大诗人从书架的这头跟到了那头,基本就看着大诗人的后脑勺。

大诗人发完一连串的感想又冷不丁回过头来喊,“空海啊!”

小和尚挤出一个最佳聆听者的笑容,“继续。”

直到大诗人第三次转过身高呼,“空海啊,你明白我刚才说的话吗?”

小和尚顿了顿,“白大人刚才所言不就是盛世之唐,极乐之宴,贵妃之爱,李白……之放浪。”

大诗人清清自己的喉咙,感觉有点干,然而好像白费了这许多唇舌,小和尚那个木鱼脑袋愣是没被敲响,遂吞了下口水道,“倘若我身在盛唐,那爱一个人大可尽情去爱,愿作深山木,枝枝连理生。”

“现在难道不可以吗?”小和尚凑过去道,“你方才那一番话不就犹如鸟禽求爱叽叽喳喳,废话连篇。”

大诗人:囧

 

6)

白大人略微噘嘴(我的地盘我做主,老子无情无义无法无天,哼唧╯^╰)

“听不听话,乖不乖,不听话不肯乖小心我壁咚你啊!哦,书咚你,哦,书柜咚你。”

空海:傻得可爱(*╹▽╹*)

 

7)

大诗人想勾搭小和尚谈个恋爱,悄悄把小和尚拐到藏书阁,从诗词歌赋谈到世间哲理,小和尚佯装不知听他口若悬河。

大诗人一手搭在书架上,一边笑着说,“小和尚,若我生在李白那个时代,必定也能成为盛唐第一诗人。”

小和尚在他身后问,“你现在难道不是全长安第一诗人?”

“我现在遇不到绝世的美人,没办法做出云想衣裳花想容那样的绝句。”

大诗人叹口气,忽又想到什么似得,嘴角露了微笑,“不过不打紧,我现下碰见个妙人。”

小和尚生了好奇,问,“你说的妙人是春琴还是玉莲?又或者是其他善舞貌美的姑娘?”

大诗人即刻眉飞色舞,语调轻快地说,“空海,你真是个糊涂蛋。这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可不就是那个妙人嘛!”

 

8)

白乐天:喂喂,空海!

空海:嗯?

白乐天:那个,好有趣啊!

空海:哦……

白乐天:你这是瞌睡了?

空海:谁叫白大人昨天拼命灌我酒来着。

白乐天:灌你酒我才好说胡话呀!

空海:说什么胡话?

白乐天:喜欢你的胡话。

 

9)

白乐天:猫呢?猫在哪儿?不是明明来叫我捉猫的吗?

空海:白大人,你怎么如此聒噪。嘘---

白乐天:哦。

 

白乐天:我们这样偷窥是不是不太好,不然你与我出去一块和他们饮一杯酒如何?

空海:白大人,你怎么如此性急。酒,我等会儿与你喝。嘘---

白乐天:哦。

 

白乐天:空海,你说那个瓜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想了大半天都没想明白,害得我连诗都荒废在一边,你快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告诉我。

空海:白大人,有瓜无瓜你不照样会做长恨歌。有些事想得太明白了不就少了点彼此的情趣。嘘---

白乐天:哦。

 

白乐天:空海,和尚也会去妓馆?你且在长安一日,今后怕是也要常来常往了。

空海:白大人,我不过是想领略些大唐风韵罢了。如果白大人乐意牺牲小我成全在下,那我实在是感激涕零。

白乐天:哦,嗯?

空海:嘘---

 

白乐天:空海,空海,月影灯下,良辰美景,有上好的人和上好的酒,不如即兴赋诗如何?空海:白大人,你是上好的人也是上好的酒,待我取一瓢饮,如何?

白乐天:你?!

空海:嘘---

 

10)

白乐天:空海,这世间最让你觉得开心的事是什么?

空海:探寻未知的秘密,在虚幻中寻求真实,能够找到不再痛苦的秘密。那对白大人来说,作诗是不是最开心的事?

白乐天:不,脱你衣服的时候最开心。


评论(3)
热度(83)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