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弟弟的眼泪像珍珠糖

#短,完结

(一)

弟弟本来皮肤就白,上了妆就显得更白嫩了,活像个透亮的瓷娃娃,站在人群里扎眼得很。

洋哥轻轻哇了一声,不由自主地露了微笑。

弟弟故意问他,“洋哥,我好不好看?”

他从前在老岳面前就经常问,“我好看还是洋哥好看?”

老岳觉得弟弟在钻牛角尖,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嘲笑拍照像拍证件照,因此产生了好胜心还是怎么的。

“你最近怎么老在纠结这个问题?”

弟弟很不情愿地说,“洋哥老说我是小孩,没有魅力,还总捏我的脸。”

老岳摸了一下弟弟的脑袋,“那是他喜欢你。”

 

(二)

弟弟长得好看,尤其抚着脸傻乐的时候特别软甜。

他大概真的是只鹅子,有修长的颈脖和轻柔的羽毛,淘气的时候扑哧煽动下眼睫毛,就惹得洋哥一把又捏上了他的脸。

因为你好看,因为你可爱,所以我特别喜欢圈在怀里死命地揉你。

洋哥虽然心里头这样想,可这样的话哪里会当着弟弟的面说。

弟弟问他好看吗,他硬邦邦地回,“丑!”

可对着别人死命地夸赞小弟真白,可俊了,恨不得吹到天上去。

 

(三)

弟弟一点都不相信老岳说什么洋哥喜欢自己的话。他还记得洋哥为了一只鸡腿就差点跟自己翻脸的事。

虽然说吃独食是有那么点点不好,可不也买了薯片做补偿了吗?怎么几包薯片都堵不住他们的悠悠众口,尤其是洋哥。

别人都消停了,就只有洋哥还在他耳边和尚念经。他都躲到宿舍的床上去了,洋哥居然还跑过来掀了盖住他脑袋的被子,抓了他反抗的爪子,伸出手指弹了他的脑门。

“知道错了吗?嗯?以后还敢不敢瞒着你洋哥了?”

故意逗着他呢!

“不了……”弟弟如绵羊咩咩。

“小坏蛋!”洋哥的口吻有那么点无奈。

弟弟可不是个小坏蛋么,偷了洋哥的心,搁在自己那儿,害得洋哥难受得很。

 

(四)

“岳岳,洋哥对我家暴。”

老岳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哭笑不得地问,“他怎么……家暴你了?”

“我和凡哥出去吃东西,他捏了我的脸强迫我给他带外卖。你瞧,脸都红了。”弟弟十分委屈地控诉。

五分钟前发生的事儿,洋哥下手也不重,什么红印子早看不见了。

老岳还是仔细端详了弟弟的脸,心里想着该怎么向弟弟解释打是亲骂是爱的真谛。

“其实这世界上有一些人在一块,虽然喜欢就是不大好意思说出口,小孩子脾气嘛,越是喜欢越是要上手。”

弟弟很努力地听着,然后蹦跶了一句,“以爱的名义实施非常手段,这还是家暴!”

真是天大的误会!

老岳只好私下里把洋哥拉到一边低声说,“你那种疼爱的法子弟弟有点接受不了。”

洋哥叹口气,“我也有点受不了自己,一看到他欠嗖嗖的在我面前晃啊晃的,就很想……老岳,你懂吧。”

老岳摇头。

就很想踹他的屁股,捏他的鼻子,揉搓他的脸蛋,拨乱他的头发,在他脑门上吧唧吧唧多亲个几下。

今天,洋哥依旧托着腮帮,一眨不眨盯着在沙发上独自瞌睡的弟弟,咬上自己的大拇指发起了呆。

 

(五)

在弟弟的心里,洋哥刚开始给他的印象是很坏,蔫坏蔫坏的,但镜头里的洋哥贼吧帅气。洋哥和自己是不同的,是成人式的独特魅力,用凡子的话讲,走路和定点都散发着高冷男性荷尔蒙。

弟弟一直摸不透高冷是个什么感觉,但他很努力地想要赶上洋哥的身高,每天都非常自觉地站到洋哥旁边比划一下。

“等我到洋哥那么高了,我一定比他更酷。”

弟弟喝着牛奶,信誓旦旦地说。

小孩子就这点好,什么都还没定型,能够朝着不可预计的方向变化。

洋哥时常会想到二十多岁的弟弟,也许真的会如他所希望的那样,长高抽长,渐渐散发出不同以往的男性魅力。但在洋哥眼里,他还是那个小弟,依然想长长久久地喜爱着他,眷恋着他。

就像有些人的喜欢是会欺负对方一样,有些人的喜欢是希望自己变得更像对方一些。

 

(六)

洋哥第一次见到弟弟就问他怎么来的。

弟弟从兜里掏出票子说,“我自己一个人过来的。”

眼睛里是藏不住的少年意气。

那张票子后来被弟弟珍藏了起来,说是要给自己留个纪念。洋哥后来每次想到那张皱巴巴的票子,就觉得应该谢谢它,因为是它把弟弟送到了自己的跟前。

洋哥问过弟弟,“第一次单独出远门怕不怕?”

弟弟那时心里还挺忐忑的,可是他觉得自己不能被看扁,于是拍着胸脯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成其志必先累其筋骨……”

弟弟的嘴皮子麻溜得像要飞起来。

他挺想听洋哥夸他的,仿佛被洋哥夸了就是得到什么天大的奖赏似得。

大概在喜欢的人跟前,总是想显摆一下。

然而洋哥始终没如他的愿,一把夹了弟弟送到自己胳肢窝里。

“看把你能的,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撒个娇有什么大不了的。说!往后还硬气不?”

弟弟捶着洋哥的胳膊,嘴巴吐了个“还”,马上改口,“不了。”

“这才乖。”洋哥亲了亲他的脑袋。

 

(七)

洋哥在车里和老岳聊着天,然后被告知弟弟哭了。

洋哥愣了神,想到昨天他给弟弟买了一堆吃的,弟弟还不停地说,“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吃香的喝辣的去。”

话语里透着点羡慕和不舍。

他到底还是个小朋友呀!肯定是等他们都走了以后才倔强地吸了吸鼻子,肯定也低着头一点都不想别人看到他红着眼眶的样子。一定是的。

洋哥手里捏着临行前弟弟塞给他的软糖,心里腾地牵肠挂肚起来。

他从前离开家,总会被叮嘱个没完没了,生怕漏了什么没注意到的,啰嗦得不行。他想着让人安心,忙不迭地说,“我会照顾自己,会好好的,你们别操心。”

他明白离别的心情。

忽然就有点后悔了,临行前应该老老实实地对弟弟说一句,“我会很想你的。”

 

(八)

老岳在喝果汁,洋哥凑上去也抿了一口。酸甜味的,有点像他现在的心情。

下午和弟弟他们连线,洋哥和老岳两个人眉飞色舞地炫耀他们住豪宅吃海鲜,看星星看月亮吹海风纵情玩乐的惬意。

弟弟没有气得直跺脚,嘴巴倒是翘得老高,吊了眉梢嚷嚷着,“你们太坏了!以后不跟你们玩了!”可谁又看不出,他眼睛里藏着的点点笑意。

“弟弟,等我们出了大厂,理都不要理他们,偷溜出去玩也不带上咱俩,太不人道了!”凡子拉着弟弟,打算一起同仇敌忾。

弟弟用力点点头,“必须的!”

没想到出了大厂,弟弟前脚刚跨进门,后脚早乐呵地蹦到洋哥身上去了。

“弟弟,那个……说好的……尊严呢……”

凡子觉得自己的面子哐当掉地。

 

(九)

弟弟和凡子出厂的那天,在车上没说上几句就困得睡着了。结果梦到自己在抄英文单词,特别苦还不能作弊,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誊写。

洋哥在旁边看他唉声叹气,一个劲撸自己的头发,愁眉苦脸得很。于是凑到他身边小声提议道,“我帮你抄吧。”

那一瞬间,洋哥对弟弟来说宛如救星降世,其高大伟岸的光辉形象在弟弟心中立刻树立了起来。

弟弟美滋滋地笑了笑,又哭丧了张脸,“老师说了,不许找哥哥帮忙……”埋头继续苦哈哈地奋笔疾书。

忽然,嘴里被喂了颗糖,弟弟一下子觉得可甜。

弟弟醒了,心里觉得有点空落落的,很想现在就一头扎进洋哥怀里撒撒娇。

 

(十)

弟弟牵着洋哥的手,眼泪慢慢从眼角淌下来,滚到脸颊上,滴落了下来。

弟弟没有说话,哭得悄无声息。他不好意思地低了头,不愿洋哥看到他现在的神情。

洋哥只看清了弟弟的眼泪,灯光打下来,好像透明的,像珍珠似得带了光泽,在他脸上闪烁着。

 

(十一)

洋哥用拇指擦拭着弟弟的眼睑,弟弟还躲了躲。哭的时候伤心得想要人安慰,可真要安慰他,又害臊起来。

洋哥看了眼被沾湿的手指,趁弟弟不注意用舌头舔了一下。

人类的眼泪是咸的,因为泪水中99%是水,1%是固体,而这固体一半以上是盐,可弟弟的眼泪倒像是甜的,跟他的人一样,直接甜到了人的心里。

 

(十二)

弟弟的眼泪像珍珠糖,又亮又甜。

洋哥抱紧了弟弟,贴了他的面颊。

湿漉漉的,是融化的珍珠糖。



评论(5)
热度(360)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