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听说,你想我啦?

#短,完结

(一)

和弟弟分开才不过两个礼拜,洋哥觉得浑身不太舒服,似乎少了点什么,比如去超市买东西,看到各种糖会忍不住回头问,“小弟,你吃这个吗?”

再比如他和老岳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吐槽,会想起弟弟在附近抖着小腿哩哩啦啦唱歌。

以前洋哥和人去唱K,点过一首《我愿意》。

“思念是一种很玄的东西,如影随形。”

洋哥那时没想过特别思念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像歌里唱的那样,不管做什么事或者说什么话,都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对方。

现在,他终于明白,还真的会。

“你说小弟他……”

“哎,你说小弟他……”

三句话离不开弟弟,老岳听得烦了,直接拿螃蟹塞了他的嘴巴。

 

(二)

网上曾经流行过一个段子:书桓离开的第一天,想他,第二天,想他想他,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洋哥当时觉得还很肉麻,浑身起了阵鸡皮疙瘩,结果后来他慢慢变成了一个能讲各种土味情话的boy。可奇怪的是他虽然喜欢弟弟,却从来没对弟弟说过什么贴己的话。

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可能有些话反而更难说出口。

他唯一一次赞美弟弟,是说小弟也甜。

弟弟是什么味的?奶香味。

时常没心没肺地吐槽,笑起来又格外清甜,又乖又听话的时候完全就想搂进怀里可劲儿地亲亲。

洋哥叹口气。

想他了,很想他啊……

 

(三)

弟弟和凡子通视频,弟弟很委屈地说,“就你俩出去放飞旅行,住好的吃好的,乐不思蜀了都,一点都不惦记我……和凡哥……”

弟弟啰啰嗦嗦发了一堆牢骚,意思就是我要哄哄才会好。

洋哥的坏习惯又冒了头。炫耀地说酒店有多好,过得多精致,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弟弟皱了眉头,不断哼唧。

显摆完了,洋哥觉得自己对着弟弟该诚实一下,刚想说句我挺想你来着,弟弟那边却忽然断了视频通讯,弄得洋哥差点抓狂。等老岳再接通时,洋哥已然丧失了方才的勇气。

哎,断什么线啊!

洋哥抚着脑门子,有点无奈。

 

(四)

弟弟回来的那天,洋哥隔几分钟看看手机。

“你说这小鸡子都出大厂了,怎么还不给我发个消息。”

他不知道弟弟在车里睡了个天昏地暗,连个梦都没做。一下车就风似的冲了进来,兴奋地喊,“岳岳妈妈!洋哥!”

洋哥这边还在给自己做思想建设,是说你回来啦好呢,还是说我很想你好,结果他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蹦出口,弟弟已经一下跳到他身上,搂了洋哥的脖子问,“我饿了,有什么好吃的?”

洋哥小心翼翼地抱住弟弟,生怕他从自己身上跌下去。

搂了弟弟的小窄肩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事,怎么今天又觉得他小了点,瘦了点,真的就跟只小鸡子似的,在他肩头叽叽喳喳。

 

(五)

弟弟心满意足地坐在沙发上,揉了揉吃饱的肚子。

“你怎么跟小鸡啄米一样,也没见吃了多少东西。”

洋哥叨念着又去洗了碗草莓放到他跟前。

“洋哥!”弟弟忽然叫他。

“怎么?”洋哥挑了个好的,摘了蒂儿。

“你好得有点肉麻……”

“嗨,怎么说话的你!”洋哥朝弟弟扬了扬手,还是没舍得揍他的小屁股。

这小坏蛋一定不知道自己有多想他,就连在大屏幕上看到弟弟唱歌跳舞的时候都在感慨:我很想他啊!

站在台上抹着弟弟的眼泪时候也在暗自嘀咕,我可真想念他啊!

这迟钝的傻鸡子!

洋哥把摘了蒂儿的草莓一下塞进弟弟嘴里。

 

(六)

弟弟说草莓好甜,问在哪里买的。洋哥随口说下次再买了给你吃。

弟弟晃着头,开心得很。洋哥自己愣了下神,不对不对,之前他和弟弟的对话不应该是……

“洋哥,这东西真好吃。”

“发了工资自己买去!”

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洋哥对自己的转变有点没缓过劲来,一时无语,直到弟弟把草莓吃了个底朝天,很识相地说了句:谢谢洋哥!

洋哥这才恍惚过来。

喜欢一个人当然会拼命地宠他啊!这是哪个傻瓜说的话,好像是凡子?哦,这不是傻话,这估摸着真的是至理名言!

洋哥看了眼一个不剩的空碗,弟弟憨憨的笑,喃喃道,“不客气。”

 

(七)

弟弟光着脚丫子,在沙发上蹦来蹦去,偏他那双脚丫子长得嫩生生的,跟他的脸一样好看。洋哥瞅了好一阵才咳嗽了下,把弟弟拉坐下来,“老这么折腾,这沙发迟早要被你蹦坏了。”

弟弟哈哈一笑,紧接着打了个喷嚏。洋哥悄悄去凡子房里拿了条毯子过来,披在了弟弟肩上,见弟弟正在手机上玩游戏。

“又玩吃鸡?”洋哥问。

弟弟头也不抬,“才不呢!”没再理会洋哥。

洋哥凑到弟弟身边看了一会儿,刚要走开,弟弟忽然将毯子一边盖了他的肩头,“再呆会儿,看我帅气地拿下这关!”

弟弟想在洋哥面前彰显一下自己,哪怕只是通过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游戏。洋哥很听话地贴紧了弟弟,盘了双腿,猫了腰,为了不让毯子滑下去,配合着弟弟的高度。

凡子洗完澡出来就看到弟弟和洋哥身上盖着他的新毯子,窝在一起也不知看什么东西,全神贯注的。他上前直接掀了毯子,玩闹着说,“咋又用上了我的,我要控诉!”

洋哥很不客气地扯了回去,两个人即时展开了一场拉锯战。

弟弟不管凡子,在一旁鼓劲道,“洋哥!加油!把毯儿给我夺回来!”

被弟弟期待着,洋哥觉得那毯子似乎就是小弟的,小弟就是我的,怎么着也要把毯子夺过来。

哎,奇怪的理论……

 

(八)

弟弟被赶着去睡觉,边嘟囔着不困边用毯子裹住自己。

“别仗着明天休息就不听话。”洋哥在一边规劝道。

弟弟说,“洋哥,你现在变得比岳岳还鸡婆。”

洋哥就问他,“你要怎么样才会乖乖听话?”

“哄哄我呀~”弟弟笑得可贼。

他大概有阵子没被洋哥揍过屁股和捏脸了,有点皮痒。

真的是忍字头上一把刀啊!洋哥在反复调整自己的呼吸,心里头暗暗给自个儿说,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小弟这才刚回来,他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多想他呀!怎么还不多亲亲搂搂抱抱,反而要数落他还要踹他屁股,不行不行!他现在应该就对弟弟坦白,我想你啦,你以后乖乖听我的话,别让我再担心啦才对。

弟弟忽然用毯子蒙了洋哥的脑袋,然后踮起脚尖凑过来。

毛毯的温度和弟弟嘴唇的温度是一样的,带着某种熟悉的让人感到暖和的感觉。

然后,弟弟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孩,嬉笑着跑开了。徒留洋哥一个人站在原地,毯子从头顶滑落下来却浑然不觉。

 

(九)

“你现在最想见什么人?”

“想见我洋哥。”弟弟毫不犹豫地说,“他给我买的东西都吃完了,能再给我带点不?”

语毕咧了嘴,笑得有点可爱也有点没心没肺。

在电视机前,洋哥边看边恨不得冲进去捂了弟弟的嘴。

“这熊孩子说的那是什么话?他把我当什么了?”

“自动提款机。”老岳在一旁挖苦道。

洋哥整个人凑了过去,将老岳杯子里的果汁喝得个干干净净,喝完后又砸吧了一下嘴巴以示意犹未尽。老岳低声说了句幼稚,招呼侍应生又点了一杯。

洋哥:囧

大概一牵扯到和小弟有关的事他都会变得挺幼稚的。

 

(十)

洋哥回大厂那天,和凡子一车去演播室。

凡子和他絮叨了一番后,正儿八经地说弟弟哭了,洋哥啊了一下。

“弟弟想你想哭了。”

“不能吧?”洋哥表示深度怀疑。

“真的!洋洋。抹着眼泪在那儿呜呜呜,还一个劲问我洋哥怎么没来。”凡子有模有样地抚着脸,憋笑。

洋哥气得想揍他。

“你当小弟自来水龙头啊!哪来那么多眼泪好流的。”

洋哥懒得再和凡子唇舌。

“想你倒是真的。”凡子最后说了句老实话。

洋哥猛地有些荡漾,一下车就撒欢似的跑,跑着去见弟弟。

弟弟说想他了,他也是。

 

(十一)

“听说,你想我啦?”

洋哥这句话问得很软,很酥,很甜,问得人骨头都要麻了。

弟弟抖了抖,“洋哥,能正常点说话吗?”

感情他屁颠屁颠乐呵呵像中了彩票似的跑过来,这小崽子就这幅面孔对他?

“小鸡子!说!想你洋哥没?”

弟弟拖了洋哥的胳膊说,“想,特别想!”

忽又觉得不好意思,多啰嗦了一句,“想你给我买糖吃。”


评论(6)
热度(341)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