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侃】绿水青山图

#短,完结,古代au

#【北京卷】

生态文明建设关乎中华民族的永续发展,优美生态环境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期盼。请展开想象,以“绿水青山图”为题,写一篇记叙文,形象展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好图景。



桌上放了二两竹叶青四斤卤牛肉。

李希侃早已饿得肚子咕咕叫,一手端了卤牛肉的盘子狼吞虎咽起来。卤汁沾了嘴角,丝毫不想浪费地伸舌舔了舔。

毕雯珺瞧着他很没身份的吃相,懒懒地在碗碟里倒了酒。李希侃嘟囔着说了声谢谢,一把接过来咕咚咕咚灌下肚去。

抹了把嘴巴后不等毕雯珺开口,李希侃拱手道,“恩公,我要以身相许!”

一口竹叶青从毕雯珺嘴里喷了出来,李希侃急忙改口道,“哦,不是,我愿意做恩公的仆从,伺候恩公。”

毕雯珺擦拭着嘴角,仍然不能相信地问,“你真是新任魔教教主李希侃?”

李希侃点点头,“没错啊,前教主钦点的。”

他摸着后脑勺不太好意思地说,“前教主弥留之际把教众叫到大殿说要讨论下任教主之位,左右护法四大堡主七大暗卫彼此谁都不服谁,我刚好端了茶水给前任教主,他忽然抓了我的衣领说这人就是你们的新教主然后就咽了气。”

李希侃顿了顿很为难地说,“我就一烧火房打下手的小子,被烧火房大厨子顺手捡回来的,既不会武功也没家室,天知道教主看中我什么了。教里的人还猜测我可能是前任教主在外面的私生子,传得神乎其神。”

毕雯珺忽然有点同情李希侃,这倒霉孩子接任教主之位还不到七天,武林盟就一窝蜂上山围剿魔教,逼得他只能仓皇从密道逃命,然后就被毕雯珺截了胡,哦,不,是搭救。

“魔教左右护法怎么不在你身边?”

“自从教主之位落到我身上后,左护法心灰意懒去青楼寻花问柳,右护法怒气攻心病了,现下正四处寻访名医救治。四大堡主七大暗卫不是推说年事已高就是家中琐事缠身,我……我也没能力威慑他们,只好没辙……”

李希侃越说越小声,到最后觉得自己颇是丢人,干脆耷拉了脑袋。他这一教教主,不过挂了个名头罢了。

光是听着就觉得有点惨,再看那张小脸都拧巴在了一块儿,着实可怜。

毕雯珺想自己虽然出自武林盟,但也不能欺负手无缚鸡之人。撇了眼李希侃,眉眼细长,眼型丹凤,倒是有种说不出的风流韵味来。

他立刻在自己心里打了自己一耳刮子。


 

入夜后毕雯珺很尴尬地和李希侃躺在了一张床上,他自己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好像李希侃眼泪汪汪地叫他恩公,说要寸步不离地跟在他身边,说武林盟还在找他要他的小命,反正李希侃信誓旦旦地说,“我要与恩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

毕雯珺就心软了。

他撑着手肘看着酣然熟睡的李希侃,暗自嘀咕道:若阿爹知道我和魔教教主躺在一张床上,估计要气昏过去吧。

忽然,透过窗子缝隙飘了股迷香进来,虽不是一般迷香,但在毕雯珺眼里仍是不足为道。他起身跃上屋檐,来人见迷香不管用,便上前与他过了几招。虽蒙着面,功夫路数却藏不住。

毕雯珺冷笑道,“魔教现在已羸弱到不惜用迷香了吗?我记得前任教主可不是这样的小人做派。”

那蒙面人见瞒不住,便摘了黑布,赫然是魔教西屏堡主。

“废话少说,把绿水青山图交出来!”

“绿水青山图,那是何物?”

西屏堡主呸了一声,“武林至宝,绿水青山,你堂堂武林盟的人会不知晓?”

毕雯珺哦了一声,才忆起些片断来。

听说绿水青山图藏着琳琅阁的秘密。

琳琅阁是一个极神秘的教派,不知从何处来也不知藏匿于何处,那阁中出来的人个个都身怀绝技来无影去无踪,但他们从未干预江湖中事。至于这图怎么到了前任教主的手上也是个谜,据他曾经宠幸过的一个小妾说是琳琅阁的人不小心遗失的,恰好被捡了去。可这番话谁又肯轻信。

“你若识相便和我一起去绑了那李希侃,逼他说出绿水青山图的下落。你们这些所谓的武林盟,这几年不也因为绿水青山图一直找魔教的麻烦吗?”

毕雯珺对绿水青山图没有兴趣,可他也不能让别人伤了李希侃,于是和西屏堡主大战了一场,第二日战败逃命的西屏堡主就放了话:武林盟盟主之子勾结魔教教主,私吞绿水青山图。

毕雯珺好心饶他一命,谁诚想事情愈发变得难办了。


 

回武林盟的一路上,不管是正道还是魔教,天天都有人找上门。

“雯珺啊,你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怎么跟魔教妖人走到一起了呢?”

“毕雯珺!我劝你乖乖交出我教教主和绿水青山图!”

真是吵得毕雯珺脑壳儿疼,不是向这个解释就是和那个拼命。

李希侃一见这种场景就直往他身后缩,说自己生是毕雯珺的人死是毕雯珺的鬼,简直越描越黑。毕雯珺都不知道他哪里知道的这一套套说词,李希侃回他都是戏文里学来的。

毕雯珺也曾经把他一个人丢在客栈自己开溜,行了三里后又急匆匆地回来。

李希侃坐在屋内,憨笑着对他说,“毕雯珺,我肚子饿了。”

毕雯珺见自己放不下李希侃就给远在南疆的姑姑写了封书信,打算求姑姑收留李希侃。

李希侃是个极爱啰嗦的,一路上风餐露宿也止不住地和他叨叨。夜晚风凉,还总是要挤到他怀里贴着,弄得毕雯珺不知该搂了还是推开,只得干干地咳嗽几声僵在原处。

一日,毕雯珺下水捞鱼,李希侃就在岸上喊,“捉条大的!大的!要大的!”

摸上来的皆是小鱼,插在树枝上烤熟后很香。

李希侃盯着烤鱼直吞口水。没办法,刚才喊太大声了,喊得肚子都饿了。

毕雯珺见他这样,问,“看起来有那么好吃吗?既没什么油水还很柴。”

李希侃眯了眼睛说,“你看起来更好吃。”

李希侃是烧火房的帮厨,从小到大尝遍了各种味道。他喜欢什么便说什么好吃,他喜欢毕雯珺便也说他好吃。

趁毕雯珺愣神的当口凑过去亲了他的脸颊,啧啧两声道,“味道真好。”

毕雯珺立刻红了脸,摸着李希侃亲过的地方结结巴巴地说,“你……你……”

毕雯珺是个正人君子,长到那么大也没江湖儿女的你侬我侬,更别提去什么风月场所,未经人事宛如未曾晕染的宣纸。如今被这李希侃撩拨来撩拨去,心里头一波波的荡漾。

他也不是看重颜色之人,只觉得李希侃似孩童天真,又乖觉讨人欢喜,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应该是动了春心。

一边由着李希侃软甜香吻一边暗呼糟糕。


 

还没等两人到达南疆,他姑姑派了手下送来书信,让毕雯珺千万别去找她。原来武林盟盟主已经在南疆吹胡子瞪眼睛准备随时揍他了。

毕雯珺不是拘泥小节的人,既然南疆呆不得,他就带李希侃去山清水秀之地。江湖广阔,总有容身的地方。

毕雯珺这边寻思完一回头,就见李希侃屁股对着自己,蹲在地上不知看什么东西,后脑勺发髻松垮地散落下来。许是他蹲得累了,自发地扭了扭屁股。

毕雯珺一张俊俏脸孔顿时飞得通红,急忙绕到他身边,待要扶起来却见李希侃面前铺着一卷画轴,画中有青山,有绿水,有人家,有一少年也蹲在地上看画。

毕雯珺道,“这不会就是绿水青山图吧?”

李希侃抬头问,“绿水青山图是什么东西?”

毕雯珺忙问他这东西打哪儿来的,李希侃老实说,“就挂在前任教主闭关的房间里,他那房里挂了好几副,就这副画里的人与我模样颇似,我就收起来一直带在身边。前几天不老下雨嘛,怕受潮了就拿出来看看。”

毕雯珺一拍脑门,道,“对啊,谁都没见过真正的绿水青山图到底长什么样啊!”

他拾起画轴看了半天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忽然觉得那画中少年眼眸亮闪闪的,遂伸手摸了一下。只听得一声怪响,那画轴突然折射出光影人像来,毕雯珺被吓了一跳,迅速撒了手,李希侃跳起来抓了他的手臂。

一个打扮奇怪的女子开始絮絮叨叨,说了一通话后画轴突然迸射零星火花,,咔叽几下后画轴冒了黑烟,影像随之消失。

“那女子说的话怎么奇奇怪怪的,什么沙化,什么水缺失?”

“我猜想那琳琅阁是来自很久很久以后,青山绿水对那时候的人来说都成了稀罕东西。”

“哦,然后呢?”

见李希侃仍然一头雾水,毕雯珺换了个易懂的讲法。

“就是河里的水,山里的树木,对我们来说都很重要。没水喝要渴死,没木材没办法生火煮饭。”

“嗨,那不就跟你对我一样重要嘛!”李希侃笑着说道。

毕雯珺忽生了某种错觉,李希侃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


 /

公元3008年

“博士,这个时代的植被和土壤标本已经全部采集完毕,我们可以启动琳琅号,进行下一次时空跳跃了。”

安博士在研究所授予了琳琅号启动的密码,然后关闭了通讯器。

他还记得小时候和父母去市内博物馆参观,其中有一副叫做绿水青山图的画作虚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因为画中人物和周身环境看起来相得益彰,后来他进入研究院就提议用这副画作为生态环境教育的宣传仪。

 

三个月后江湖又发生了许多事情,听闻绿水青山图又到了魔教左护法手里,也有人说真正的绿水青山图被武林盟的人抢走了。总之,出现了很多的绿水青山图,而人人都以为自己手里的那副才是真的。

而真正作画的人此刻正被群山环绕,绿水包围,鸟语花香,到了晚上还有清甜软嫩的身子暖床,自认神仙都没自己这般逍遥快活。



评论(2)
热度(57)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