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笙】夜系列之《夜宴》

#短,完结

一个人到底能为另一个人付出多少?

牧云笙淡淡地说,“乃至性命吧。”

盼兮有点哀伤地看着他,“牧云笙,你真是个傻瓜。”

前几日牧云德来找他的身后,呵斥道,“你连你自己的性命都要枉顾,又何谈其他人的。”

牧云笙关上了屋门,对方仍喋喋不休地吼道,“你当真如此软弱?心甘情愿地将自己的性命奉于他人之手?”

他坐下来开始研磨。

奉上性命?何人可以让他心甘情愿地奉上性命?

牧云笙笑了笑,沾湿了毛笔,一挥而就。

外头虞心忌来催,说是宫里的轿子已摆在外头了,牧云笙揉皱了纸张,回,“我知道了。”

入宫的路再熟悉不过,可这次抬轿的下人脚程似乎格外得快。他想起和寒江同坐一车的光景。

寒江用剑尖撩了车帘子。

他问,“你在看什么?”

寒江道,“反正不是看你。”

牧云笙点头,“也是,我并不好看。”

寒江放下寒彻,好像对刚才脱口而出的话有丝后悔,无措地说,“不,是我舍不得。”

他后来才明白寒江口中的舍不得是什么意思。

多看一眼便多一分不舍,看得越多越是不舍,那是世人口中不得的牵挂。

他曾经为了见母亲一面等了很久,在他兴冲冲满怀希望扣响那道门后,母亲拒绝了他。

母亲该是什么样的呢?他还是个婴孩时应该见过母亲吧?那时候真应该把母亲印在尚不记事的脑海中。

牧云笙问寒江,“寒江,你见过自己的母亲吗?”

寒江赌气道,“我不想见她。”

“谎话,有哪个孩子不想见自己的母亲的。”

寒江将牧云笙的脑袋拽到自己胳膊底下,与他打闹。牧云笙知道,寒江想安慰他,可他不会温柔的安慰人的法子,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些体贴的话。

他想起太子的侍从奉命要打他,他自以为逃不过,慢慢朝后缩,是寒江挡在了他面前。

“他是我护着的,我看谁敢动一下。”

牧云笙有点羡慕寒江。当那个少年站到自己面前时,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慢慢龟裂,那些腐朽的,可怜的,伤感的在慢慢褪去,生出些新的,鲜活的东西出来。

牧云笙挣脱寒江的胳膊,“我记不得她的模样了,但我感觉她应该很温柔吧。”

寒江陪牧云笙等了一个晚上。然后,牧云笙睡着了,等他醒来时寒江正躺在他身边。兰钰儿说,是寒江背他回来的。

他以为这辈子寒江都会陪在他身边。可后来,因真自己的原因,对寒江闭门不见。此后时常想起,对年少轻率的举动有点儿懊恼。故再见时,寒江虽对他冷言冷语,牧云笙仍总是笑脸相迎。与他同坐一处,喝同一盏茶,甚至共用一盏杯子。

兰钰儿离开的时候对他说,“我虽服侍了笙殿下数年,你提到那人的次数却远比吩咐我办事多得多。”

兰钰儿是个极聪慧又敏锐的人,她既如此说,牧云笙便悟了。

原来惦念,不舍,牵挂都是喜欢的缘故。

他憨憨地对寒江说,“原先我以为自己乃毁九州星命之人,不会喜欢上什么人。如今我方知晓,其实都是错的。”

牧云笙笑起来恰如少年般赤城。寒江瞧着他这模样,忽然只想问他,你喜欢的,是谁?

半个月后,寒江从兄长的口中得知牧云笙和苏语凝的婚事,不知为何,心中郁结,问,“为何不告知与我?”

兄长说,“父亲……父亲不让我告诉你,你对那苏家丫头可是……”

寒江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骑了快马便扬鞭而去。

他想到前一日牧云笙来找他,说要与他喝酒,寒江回必定舍命陪君子。

两个人絮叨了一番,天色渐渐沉了,下人来点了烛火,一坛子酒空了又换了一坛子来。

寒江问他,“我少年时最后一次来找你,你为何让我吃了闭门羹,真是让我好一阵难受。”

牧云笙回他,“我初次用了魅术,那力量太过强大伤及了父亲,我害怕也会伤了你。”

话及此,他将手中酒盏一饮而尽。

两人俱沉默,一坛子慢慢又见了底,寒江的眼神变得不太清明。耳畔只听得牧云笙的声音飘忽。

“从前所谓的家宴,我都不敢前去,怕见到父亲,可这次我却必须去。寒江,你说一个人到底能为另一个人付出多少?”

酒杯从寒江的手中滑落,发出清脆的崩裂声。

寒江喃喃道,“乃至性命吧。”

模糊间,他看到牧云笙的眼神异常明亮,像闪烁着巨大的惊喜。牧云笙凑了过来,一股子桂花酿的酒气喷在他脸上。他亲了寒江,像故意蛊惑似的,咬了下对方的舌尖。激得寒江将他抱坐在案桌上,伸手去拉扯他的衣裳。

寒江眼中的牧云笙渐渐变了样,脸上一阵飞红,张开两条腿无辜地喘着气。

寒江本就带了几分醉意,现下更觉得似在梦中心神荡漾。扣了牧云笙的肩膀腰下一挺,那柔嫩内壁含了物事后,随着他的动作一下下吞吐起来。牧云笙的手臂搂了寒江的脖子,两条长腿缠上他的腰主动喂送。

那是场极致夜宴,将所有感官的愉悦攀升到了顶峰。

大殿上,灯火通明,各人心中怀揣着不同心思。随着月色渐浓,酒香也愈发香甜起来。

牧云笙接过酒杯,想起与寒江抵足相缠的那晚,不由低声道,“为了他,我应该喝一杯。”

那是要他性命的酒。

这世间的情爱虽美好,可有时也如毒药。

牧云笙拿起木剑,一边舞动一边吟诗。

那年春宴,谁都没有在乎他有没有去,父亲也没问过关于他任何的只言片语。他和寒江从白日等到深夜,都未求得见母亲一面。他犯了困,便趴在寒江的背上,迷糊间竟哭起了起来,一边抽泣一边喊着母亲。

“母亲,我很想你。”

寒江,我很想再见你一面。再见,再见,想说一万遍。

“牧云笙,答应我,不要走,不要去到我看不见的地方。”他抱着他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恳求。

像是要发下誓言,牧云笙和他勾了手指头。

寒江被拖下了马,父亲扣住他的寒彻,他大声高喊:牧云笙!!

牧云笙好像听到寒江在叫他,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逐渐微不可闻。他忽然放声大笑,一把将头上的帽冠丢在了地上。

“你们这群疯子!”

我也是……

评论(3)
热度(52)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