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灵】BOSS恋爱中

#现代au,短,完结

律师*学生


阿妹是木子洋的第三个秘书,听说前两个秘书因为都想做他的女朋友,所以被炒了鱿鱼。

阿妹的资历一般,在一众年轻女孩中唯一的优势大概她是个已婚妇女。

木子洋在面试的时候毫不避讳地说,“这是你最大的加分项。”

可是,BOSS大概不知道即使是已婚妇女,也会存了觊觎他的心思。

阿妹讪笑着说,“谢谢夸奖。”

木子洋经营着一家快递公司,一家小饭馆,可他的本职却是律师。

阿妹有一次看到木子洋戴着金丝边眼镜,和顾客谈case的样子,约莫可以理解为什么前两个秘书都会对他想入非非了。

这种身材这张脸,即使BOSS在镜头里只露半个脸,估计也会吸引无数的镁光灯。阿妹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木子洋穿西装的样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个词:high fashion。

一日,阿妹拿着资料去木子洋的办公室,就见自家BOSS靠在玻璃窗前。她叫了两声,对方都没有反应,阿妹只得走近。

木子洋手指搭在百叶窗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窗外,大拇指含在唇边,似咬非咬的样子,一脸怀春。

阿妹顺着BOSS的眼神望过去,街上人来人往的。他到底在看什么呢?哎呀,他居然还笑了?

阿妹在木子洋身边工作也有半年了,这大半年里从未见他笑得那么开心过。哪怕官司赢得再大再漂亮,木子洋最多包场请吃饭,客套地寒暄几下,就是没见他欢喜地脸颊都快挤出酒窝来。

阿妹咳嗽了一下,喊道,“BOSS!”

木子洋被他吓了一跳,匆匆回身,有点尴尬地问,“什么事?”

阿妹把资料放到他面前,“这是您让我整理的东西。”

木子洋点点头,“行了,我知道了。”顿了顿又说,“等会儿外卖到了你替我多给点钱,最近天气热,你……你叮嘱下那个送外卖的,别中暑了。”说到后面声音有点虚。


阿妹狐疑地想BOSS何曾关心过一个送外卖的?而且之前BOSS还苦口婆心地跟底下的人说少吃外食,多油多盐,天天只带自己做的简食吗?

她边想着边下了楼,不到几分钟一个穿着白色T恤衫的小年轻就走了进来。

一头热汗也顾不得擦,把东西放到吧台上说,“这是您点的鸡肉饭。”

阿妹按照木子洋的吩咐多给了钱,起初对方还不肯要,拗不过阿妹的好意只得收了,很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

眼睛弯弯的,让阿妹觉得挺可爱,像邻居家小弟弟似得。不对,邻居家弟弟也没他长得那么好看精致,仿佛是个小水晶人。

阿妹忍不住问道,“看你年纪轻轻的,不会是勤工俭学吧?”

“姐姐真聪明,我就在附近的学校上课。暑期打点零工。”孩子虽小,嘴巴倒是很甜。

阿妹又问,“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灵超。”

那个叫灵超的小孩隔天又来了,还是鸡肉饭。规矩地叫了声姐姐,用胳膊擦了擦汗。

他虽然汗津津地站在阿妹的面前,可阿妹觉得他滴下来的汗大概都是甜的。真是奇怪,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这种让你光看着就觉得水灵的瓜娃子。

送走了灵超,阿妹上了二楼。木子洋站在百叶窗前,扒拉着瞧着外头。阿妹好奇地又凑上去看。

外头的梧桐树荫下,灵超戴着头盔,垮坐在小机车上,看了看手机后又塞回裤子兜里。他仰起头的时候阳光打在他脸上,在白嫩的脸上折射出明晃晃的透亮。

阿妹脱口道,“灵超弟弟长得可真好。”

木子洋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阿妹扭头去看木子洋,猛地像见了鬼似得张大了嘴巴。

木子洋居然笑了?!还笑得特别温柔,温柔得让阿妹都快有点不认识他了。

小心翼翼地道,“BOSS?”

木子洋呵呵笑着去看阿妹,接触到眼神的刹那收敛了笑容,冷了张脸说,“明天买点冰淇淋放冰柜里。……天气热。”

后面的话有点多余。


阿妹买的花色还挺多,什么巧克力甜筒啊赤豆冰棍啊,事务所的小伙伴们边说着BOSS开恩边一个个把手伸进了冰柜里。阿妹悄悄窝藏了两根,兴许是她看到BOSS那双紧盯着冰柜虎视眈眈的眼睛。

“BOSS,我给留了两根牛奶口味的。”

木子洋抬抬眼,“年底我们该加薪了。”

阿妹心花怒放。心花怒放地看到灵超走了进来。还是鸡肉饭,感觉BOSS吃不腻似得。

木子洋举着牛奶冰棍递到了灵超的面前,对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阿妹,犹豫着该不该拿。

阿妹解释道,“这是我上司,你送饭的对象。”使了个眼色。

小朋友礼貌地鞠躬,接了过去,然后把装着盒饭的塑料袋亲自递给了木子洋。

木子洋下午将最后一根冰棍拆了外包装,小心翼翼地舔了舔,想到灵超的脸,咧嘴笑了。

木子洋是在一个十分偶然的机遇下看到了灵超,对方穿着校服,蹬着脚踏车,从他车窗边蹭了过去。少年人那股清新稚气的脸庞吸引了木子洋的注意。

他调转了车头,尽可能地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开在小巷子里。


木子洋忽然想谈恋爱了。可他不知道该怎么表白也不知道该用一个什么状态什么语气跟他说。毕竟,对方还是个小孩。

有一次阿妹去给他送资料,他忽然眼神飘忽地问,“你当年是怎么和你先生谈恋爱的?”

问完后叹口气,摆摆手让阿妹出去了。

阿妹和闺蜜聚餐的时候把她BOSS奇怪的举动当做谈资描述了一番,

闺蜜说,“你那位老板八成恋爱了。”

木子洋尝试着用一种长辈的语气和灵超打招呼,微笑的时候微微露出一排牙齿,尽可能让自己显得无比得和蔼可亲。灵超对他很是客气,每次见到都会主动打招呼。

有一天木子洋就大着胆子问,“能请你喝一杯……奶茶吗?”

灵超喜欢甜的东西。奶茶,自然也不会抗拒。他骑着小机车,后面载着木子洋。木子洋扭扭捏捏地搂了他的腰。路上还被辅警拦了下来,两个人只好乖乖下了车,灵超推着,木子洋走在他身边。

木子洋上班不是没有开车,他那辆洋气的四驱车子现在还泊在停车场里。可是,他愿意坐灵超的电动车,愿意和他肩并肩走着,即使现在他的心激动得仿佛要从自己的器官里跳出来。

木子洋是灵超认识的大朋友,他从前总以为自己和这种人谈不到一块去,但是木子洋很好玩,在他面前显得很孩子气,会为今天该吃点什么和自己喋喋不休地争论。

只有给木子洋去送外卖的时候灵超会觉得不那么枯燥无聊,推开门的时候阿妹会开朗地叫他灵超弟弟,而木子洋会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塞糖果到他手心里。


自从第一次邀约后,两个人的接触慢慢变得频繁起来。灵超暑期打工结束后,一到周末会跟着木子洋到处溜达。他感觉木子洋很宠他,对他是那种心照不宣的喜欢,他便仗着这份喜爱无端耍赖。

木子洋也不怕他闹腾,只是有时候玩笑得厉害,灵超垮坐到他腿上,他圈着对方的手有些慌乱地拉开些距离。这种时候总是有点糟糕,他不得不想点理由来安抚灵超。

给糖,被丢开。说好话,被捂了嘴巴。他捏了对方的耳朵,咬了上去,对方疼得直跺脚。

“哎,疼死了!你太坏了!我再也不跟你玩了!”灵超气鼓鼓的。

木子洋轻轻地去揉他的耳朵,万分诚恳地赔礼道歉。灵超哼哼了几下又扑了上去,“只准你咬我可没不准我咬你。”

木子洋的脖子上留下了一排浅浅的齿印。

阿妹看到他脖子上的创可贴,好意提醒道,“BOSS,我这里有透气型创可贴,你要不拿着用。”

然后,她破天荒地看到BOSS冲着自己莞尔一笑,说,“谢谢。”

阿妹怀疑自己在做梦,铁树也能开花?呸呸,是BOSS终于开了恋爱脑!真的是喜大普奔,该去买碗红豆饭吃吃。


第二年暑假,灵超又开始那份送外卖的零工。木子洋也重回每天吃鸡肉饭的日子。一到饭点就站在百叶窗前,安静地等待灵超的到来。

灵超虽然迟钝了点,也开始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某天就问木子洋,“洋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木子洋想着小朋友终于开了窍,回道,“我喜欢你,想和你谈恋爱,你愿意么?”

灵超慎重其事地想了想,说,“你像大哥哥一样照顾我,对我很温柔,我觉得很开心。我喜欢开心又温柔的事情。所以……你不会欺负我,不会再让我疼吧?”

他说这话实在有点让木子洋想歪,不由臊红了张脸说,“我发4……”

灵超不待他说完就凑上去吧唧了一口,木子洋抚着被亲过的地方恍了下神。

再过几个春天灵超就成年了,到时候再为所欲为吧。木子洋心里边盘算着边在灵超的脸颊上亲了又亲。


评论(4)
热度(185)

sakuraam

©sakuraam
Powered by LOFTER